In order to view this page you need FlashPlayre8+support!
:::

歷史之鑑

中華民國的肇建,與清朝末年國勢不振,列強侵壓息息相關。 國父孫中山先生於所著《建國方略》中指出:「予自乙酉中法戰敗之年,始決傾覆清廷、創建民國之志」;在《遺囑》中仍以「廢除不平等條約」期勉國人。

 

外交部珍藏有清季重要條約、協定、合同及章程共一百七十三件,特展中除一一列表介紹外,並擇出最具代表性者,如最早的不平等條約《中英江寧條約》(1842)、促使 國父孫中山先生立下革命之志的《中法越南新約》(1885)、簽約國最多且賠款最巨的《辛丑和約》(1901)及由美國人代訂的《中美蒲安臣條約》(1868)等,共展出二十五件條約、檔案及十二幅相關地圖。

 

有清一代所簽條約及協定絕大多數為不平等條約,簽約國包括:俄國、德國、法國、英國、美國、日本、荷蘭、葡萄牙、西班牙、義大利、奧匈帝國、比利時、瑞士、瑞典、秘魯、丹麥、巴西、墨西哥、剛果、韓國等國,說明中華民國外交起始十分艱難,必先解除歷史枷鎖,方能開展外交新局。


中英江寧條約(南京條約)(另開新視窗)

中英江寧條約(南京條約)
簽約時間:道光二十二年七月二十四日
簽約地點:南京 
縱33.7公分 橫21.7公分

《中英江寧條約》簡稱《南京條約》,是清廷被迫簽署的第一件不平等條約。

 

道光二十年(1840),清廷雷厲禁止國人吸食及販售鴉片,引起了中英衝突,英國派軍艦入侵廣州,爆發鴉片戰爭,清廷失利。道光二十二年七月二十四日(1842/8/29),清廷派欽差大臣耆英(1787-1858)與伊里布(1772-1843)和英國全權大臣璞鼎查(Henry Pottinger, 1789-1856)在停泊於南京的英國軍艦「汗華囇(Cornwallis)」號上簽訂《中英江寧條約》,清廷賠償英國兩千一百萬洋銀圓,割讓香港島給予英國,並開放廣州、福州、廈門、寧波、上海五處通商口岸,允許英國設領事管理貿易。

 

選展為中英文合璧互換本,約文最後有耆英及樸鼎查簽字畫押,鈐英國國徽火漆印,另附英國維多利亞女皇肖像蠟製封泥,置於鑄有英國國徽銅製封印盒內。

中英續增條約(中英北京條約)(另開新視窗)

中英續增條約(中英北京條約)
簽約時間:咸豐十年九月十一日
簽約地點:北京 
縱32.3公分 橫20.4公分

南京條約簽訂後,五口開放通商,惟廣東人排外風氣仍盛,未能達到英國全面開放通商的要求,終引爆咸豐六年(1856)英法聯軍之役。咸豐八年(1858),清廷與英、法分別簽訂《天津條約》,清廷被迫同意公使駐北京及覲見中國皇帝不得行有礙他國國體之禮。一年後,又因換約之爭,再度引爆衝突。

 

咸豐十年(1860),清文宗(1831-1861)避走熱河,英法聯軍攻陷北京,火燒圓明園。清廷派恭親王奕訢(1833-1898)與英國額爾金(James Bruce Elgin, 1811-1863)議約,於是年九月十一日(1860/10/24),簽訂《中英續增條約》,清廷被迫將九龍地方割讓予英國,賠款增加為八百萬兩,並增開天津商埠。

 

本約有奕訢及額爾金簽字畫押中、英文本,末了有奕訢關防及英國國徽火漆印。

中法續增條約(中法北京條約)(另開新視窗)

中法續增條約(中法北京條約)
簽約時間:咸豐十年九月十二日
簽約地點:北京 
縱31.8公分 橫21公分

《中英北京條約》簽訂次日(咸豐十年九月十二日,1860/10/25),清廷與法國簽訂《中法續增條約》,又稱《中法北京條約》,主要內容為清廷批准《中法天津條約》生效,賠款增為八百萬兩,歸還從前沒收的法國天主教產。中文本條約第七款明定准許法國傳教士在各省租買田地、建造自便。法文本卻未載此款。簽約人恭親王奕訢(1833-1898)與法國全權大臣葛羅(Jean-Baptiste Louis Gros, 1793-1870)分別在中法文約本中畫押簽字,鈐總理各國事務衙門關防及法國國徽火漆印。

中美天津條約續增條款(蒲安臣條約)(另開新視窗)

中美天津條約續增條款(蒲安臣條約)
簽約時間:同治七年六月九日
簽約地點:華府 
縱36.7公分 橫27公分

美國駐北京公使蒲安臣(Anson Burlingame,1820-1870)離任後,接受清廷邀請擔任外交使臣,同治七年六月九日(1868/7/28),蒲安臣率志剛(1819-?)與孫家穀(1825-?)到達美國華府,與美國國務卿西華德(William H. Seward, 1801-1872)簽訂《中美天津條約續增條款》,又稱《蒲安臣條約》。依據約文,兩國人民可以自由往來居留,美國准許清廷派學生赴美國留學,美國可在中國設立學堂,中國人亦可在美國設立學堂;在不干預中國內政原則下,清廷若有意興辦電線與鐵路等,美國願意提供技術上的協助。此約是當時清廷與外國所簽的第一件平等條約。

 

本約有美國總統安德魯‧詹森(Andrew Johnson, 1808-1875)簽字的英文批准本,以及中文草約本,草約上有蒲安臣與西華德的簽名,因字跡相同,應非本人所簽。另附有中英文換約憑據等檔案。

中俄續增條約(中俄北京條約)(另開新視窗)

中俄續增條約(中俄北京條約)
簽約時間:咸豐十年十月二日
簽約地點:北京
縱35.8公分 橫23公分

第二次英法聯軍之役,俄國藉口調停有功,要求針對兩國之前所簽訂之《璦琿條約》與《天津條約》部分爭議內容,另議新約。恭親王奕訢(1833-1898)為求息事,只好照允,與俄國全權大臣伊格那提耶夫(Nikolay Pavlovich Ignatyev, 1832-1908)在北京簽訂《中俄續增條約》,亦稱《中俄北京條約》。此約使清廷喪失黑龍江以北、烏蘇里江以東大片土地。

 

條約第二條規定:西疆尚在未定之交界,此後應順山嶺大河支流及現在中國常駐卡倫等處,及雍正六年(1728)所立沙賓達巴哈(Shabing Dabakha)之界牌末處起往西,直至齋桑淖爾(Zaisan-nor),自此往西南順天山之特穆圖淖爾(Temurtu-nor),南至浩罕邊界。第三條則規定兩國應派出大員查勘沙賓達巴哈至浩罕(Kokand)間邊界線並設立界牌。

 

本約有中、俄文簽字正本,中、俄文和約禮節具文、俄皇詔文,以及滿、漢譯文抄本。

中俄交收伊犁條約(里瓦幾亞條約)(另開新視窗)

中俄交收伊犁條約(里瓦幾亞條約)
簽約時間:光緒五年八月十七日
簽約地點:里瓦幾亞
縱34.5公分 橫22.3公分

同治十年(1871),俄國以新疆回亂為由佔領了伊犁,清廷多次與俄國交涉,希望能收回此北疆重鎮。俄國則以回亂未平暫行代管為由拒絕歸還,然允諾亂平後奉還。光緒四年(1878)新疆回亂平定,清廷派遣崇厚(1826-1893)為出使俄國全權大臣,辦理收回伊犁事宜。光緒五年八月十七日(1879/10/2),崇厚與俄國外務大臣格爾斯(Nikolai Karlowitsch de Giers, 1820-1895)及駐北京公使布策(Eugene de Butzow, 1837-1904)簽訂本約,因為簽約地點在俄皇的里瓦幾亞(Livadia)行宮,故亦名《里瓦幾亞條約》。約中除規定清廷賠款外,並將霍爾果斯河以西及特克斯河(Tekes River)流域土地割讓俄國,以交換俄國將伊犁交還清廷。

 

崇厚簽約後攜回中、法、俄文本草約,清廷認為喪權辱國,損失過巨,拒絕承認。本約另附中、俄文行船貿易專條與中、俄、法文兵費及恤款專條。

西北邊中俄二次定界圖(另開新視窗)

西北邊中俄二次定界圖
光緒五年八月十七日
縱115公分 橫80公分

本圖係《中俄交收伊犁條約》之附圖,圖左上方有「中俄兩國在黎洼邸涯(Livadia)定約第七、第八兩條內分界圖」中文及俄文的說明,圖上有崇厚的官銜職章及滿、漢文簽名,以及俄國兩位談判大臣親筆簽名,簽訂時間為光緒五年八月十七日(1879/10/2)。圖上俄文翻譯:「根據(俄曆)一八七九年九月二十日中俄里瓦幾亞(即黎洼邸涯,此地位於雅爾達西邊約三公里處)條約,第七、第八兩條內分界圖。」本圖應是崇厚與俄國談判代表簽訂的「正式」分界圖。此圖繪製精細,兩國分界的重要山嶺、河流、地名均以中、俄文標示,其餘則以俄文標示。依據此約,清廷僅能收回伊犁,失去霍爾果斯河以西土地及伊犁河南方的特克斯河流域。清廷認為此約喪權辱國,拒絕承認,並將崇厚治罪。

中俄改訂條約(聖彼得堡條約)(另開新視窗)

中俄改訂條約(聖彼得堡條約)
簽約時間:光緒七年一月二十六日
簽約地點:聖彼得堡
縱33.6公分 橫21.5公分

清廷拒絕承認崇厚(1826-1893)攜回之《伊犁條約》草本後,即另派駐英公使曾紀澤(1839-1890)出使俄國,重議新約。光緒七年一月二十六日(1881/2/24)簽訂《中俄改訂條約》,因簽約地為俄國國都聖彼得堡(St. Petersburg),故亦稱《聖彼得堡條約》。曾紀澤在此談判中力爭失地,終爭回特克斯河流域土地及部份利權。這是清季對外交涉中被認為成功的例子,曾紀澤因而受到清廷嘉許。

中英滇案條款(煙臺條約/芝罘條約)(另開新視窗)

中英滇案條款(煙臺條約/芝罘條約)
簽約時間:光緒二年七月二十六日
簽約地點:煙臺
縱32.7公分 橫19.7公分

同治十三年(1874),英國派考察隊前往雲南邊境地區,翻譯官馬嘉理(Augustus R. Margary, 1846-1875)遇害,英國駐北京公使威妥瑪(Thomas F. Wade, 1818-1895)向清廷提出抗議,要求清廷道歉、賠償及給予商業上的利益。光緒二年(1875)七月,清廷派直隸總督李鴻章(1823-1901)及海關稅務總司赫德(Robert Hart, 1835-1911)與威妥瑪於山東煙臺芝罘山簽訂此約,亦稱《煙臺條約》,或稱《芝罘條約》。在英國強力要求下,清廷同意簽約,內容計分三端一則。第一端:昭雪滇案,規定清廷必需向英國正式道歉、懲處失職官員、賠款等;第二端:規定駐京公臣及各領事官等與清廷往來禮儀平等,及兩國審辦案件各官交涉事宜;第三端:通商事務,清廷須增加通商口岸、訂立通商章程以及鴉片稅則等。另議專則:英國得派員由北京經四川入藏至印度,清廷須妥為照料保護。

 

本約有英國批准本,附銅製封泥印盒,內置刻有英國維多利亞女皇肖像蠟封印;中英文互換文憑及中文畫押本。

中英煙臺條約續增專條(另開新視窗)

中英煙臺條約續增專條
簽約時間:光緒十一年六月七日
簽約地點:倫敦
縱38.3公分 橫48.6公分

依據《中英煙臺條約》,清廷對英國開放的商口免洋貨釐金、劃定洋人居住地及鴉片進口等問題,須另行商議。光緒十一年(1885)六月,清廷派駐英公使曾紀澤(1839-1890)與英國首相兼外務大臣沙爾斯伯利侯爵(Robert Arthur Talbot Gascoyne-Cecil, 3rd Marquess of Salisbury, 1830-1903)在倫敦議訂《中英煙臺條約續增專條》。本續增專條規定,凡鴉片運抵中國口岸,每百斤須完納進口稅三十兩及繳納釐金最多八十兩,此後在中國各地行銷不再收取任何稅捐。

 

本約中、英文本末頁,有清廷欽差大臣兵部右侍郎曾紀澤的英文簽名及關防與英國首相沙爾斯伯利侯爵的簽名及火漆印。

中法會訂越南條約十款 (中法越南新約)(另開新視窗)

中法會訂越南條約十款 (中法越南新約)
簽約時間:光緒十一年四月二十七日
簽約地點:天津
縱36公分 橫22.7公分

法國於同治元年(1862)與越南(清代稱為安南)簽訂《西貢條約》,取得貿易、傳教及控制越南對外關係之權利。同治十三年(1874)再簽訂新約,越南實際上已由法國掌控。越南是清廷屬國,清廷因而拒絕承認《西貢條約》。光緒八年(1882)清廷與法國開戰,光緒十年(1884)法國海軍攻打福州,繼而封鎖長江要塞港口,並攻打臺灣,佔領澎湖。其後法國在諒山失利,氣焰稍減。清廷即派直隸總督李鴻章(1823-1901)與法國駐北京公使巴特納(Jules Patenôtre des Noyers, 1845-1925)談判簽訂本約,清廷被迫承認法國與越南所締結的全部條約,法國則撤出在臺灣與澎湖的軍隊。

 

本約除中、法方批准本外,另有法文全權畫押本、法文換約憑單及法文批准文譯文。

中法滇越界約(另開新視窗)

中法滇越界約
簽約時間:光緒二十二年九月十九日
簽約地點:保勝
縱31.7公分 橫22公分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清廷與其周邊諸國並無明確的邊界,所有者多屬沿河依嶺的自然習慣線,況且清代的安南(越南)、緬甸與暹羅(泰國)均被清廷視為屬國。隨著英法殖民勢力進入東南亞與南亞後,原有的邊境秩序也全然被破壞。光緒年間,當法國勢力控制越南後,數度要求清廷派人勘定滇越邊界。

 

光緒十三年(1887),清廷勘界大臣周德潤(1832-1892)、岑毓英(1829-1889)兩人與法國使臣狄隆(Charles Dillon, 1842-1889)會勘滇越邊界,因對如何訂界無法達成共識而告罷。光緒二十年(1894),法國派督辦西威儀(生卒年不詳)與清廷所派雲南臨安開廣道湯壽銘(1856-?)議訂勘界辦法,光緒二十二年七月(1896/8),法國派副將白諾賽(生卒年不詳)與清廷所派總辦滇越界務雲南開化府知府劉春霖(1872-1942)議界,最後同意滇越邊界分為四段勘界並設立界碑,並於同年九月十九日(10/25),在安南保勝訂立《中法滇越界約》,雙方派員前往各段邊界勘界立碑。滇越界務在光緒二十三年五月十四日(1897/06/13)辦理完竣,從龍膊河至傜人寨,共設立界碑六十五座。雙方各繕約文兩份,地圖六張並畫押據執為憑。

 

展出的是中文本界圖約文,以及雙方勘界簽押本。

中葡通商和好條約(中葡北京條約)(另開新視窗)

中葡通商和好條約(中葡北京條約)
簽約時間與地點:光緒十三年十月十七日
簽約地點:北京
縱41.2公分 橫26公分

葡萄牙曾於明嘉靖年間(1522-1567)要求租借澳門,明萬曆年間(1573-1620)明廷准葡人在澳門居留。清康熙(1662-1722)、雍正(1723-1735)、乾隆(1735-1795)三朝,將澳門歲租降低,頒訂澳門葡籍船數;至道光二十九年(1849)葡人片面不再繳納租金。為解決此僵局,清廷派慶親王奕劻(1840-1918)、工部左侍郎孫毓汶(1833-1899)與葡萄牙全權大臣羅沙(Thomas de Souza Roza)於光緒十三年十月十七日(1887/12/1)於北京簽訂《中葡通商和好條約》,亦稱《中葡北京條約》,清廷被迫允准葡萄牙永久管理澳門,惟未經清廷允許不得將澳門讓與他國。

 

本約有清廷欽差大臣李鴻章(1823-1901)與葡萄牙全權大臣羅沙簽押中、英、葡文換約本,附銅製封泥印盒及中、英、葡文換約憑據。

葡人越界影射圖說(另開新視窗)

葡人越界影射圖說
宣統元年
縱63公分 橫41.5公分

清朝末年葡萄牙欲展拓澳門界址,特派使臣與清廷商議勘定澳門界址,並頻遣兵船於澳門海域巡弋,意在威脅。部份澳門民眾,對葡萄牙行徑不滿,將葡萄牙欲侵佔澳門土地情形詳細繪成本圖,圖中藍色部份為「舊租界」,「舊佔界」與「新佔界」地區均以文字標示,拱北島與小橫琴、大橫琴兩島均標示為葡萄牙索界地區。本圖是「南海吳技生」所繪,另附有香山怡雲潤餘主人著〈澳門勘界紀略〉及〈中葡勘界澳門與全粵之關係〉。

澳門圖(另開新視窗)

澳門圖
宣統元年十二月十日
縱79.4公分 橫64.1公分

光緒十三年(1887)清廷與葡萄牙簽訂《中葡通商和好條約》,清廷被迫同意葡萄牙永遠居管澳門。光緒十五年(1889)葡人欲將澳門界址拓展至關閘以北地區,清廷拒絕承認。光緒二十三年(1897),葡人又企圖侵佔澳門附近海域島嶼,包括大、小橫琴島及十字門洋面,均遭清廷拒絕。直至宣統二年(1910),葡萄牙派使臣瑪喀多(生卒年不詳)與清廷所派雲南交涉使高而謙(1863-1918)會商勘定澳門界址,經四個多月交涉仍無結果。本圖應是清廷與葡萄牙談判時所繪地圖,圖中橘色部份是原租界;淡紫色部份包括青州、龍田、潭仔、西洋台、荔枝灣、過路灣等地方為葡人已佔之界;九澳及雞頸是葡人將佔之界;大、小橫琴是葡人圖佔之界。本圖將葡萄牙展拓租界之地標示甚為清楚,並有文字說明。

澳門海島界址圖(另開新視窗)

澳門海島界址圖
清末或民初
縱102.4公分 橫57公分

本圖所繪內容與「澳門圖」類似,本圖下方載有澳門明嘉靖年間(1522-1567)至光緒二十三年(1897)界線及發展史。依據圖繪內容及圖說,葡萄牙原佔澳門舊界:三巴門、水坑門、新開門等地;舊佔地:西沙、潭仔、過路灣、塔石、沙崗、新橋、沙黎頭、石塘街等地;新佔地:龍田、旺廈、荔枝灣、石澳、青州、西沙、東沙等地;光緒二十三年,葡人欲在小橫琴島建造兵房,並欲將大橫琴島洋船灣、十字門洋面納為所屬,均遭清廷駁覆,並將其兵房門牌撤銷。清末,葡萄牙與清廷商議勘定澳門界址,經四個多月交涉無結果,後因葡萄牙發生革命而告終止。

藏南察勘疆域界址圖(另開新視窗)

藏南察勘疆域界址圖
光緒十三年
縱94.5公分 橫188.3公分

清代橫亙在藏印邊域的錫金與布丹(清代稱為哲孟雄與布魯克巴),在文化與信仰上受西藏影響極深,均奉達賴喇嘛為宗教領袖,西藏則視之為屬邦,因此當十九世紀末英屬印度勢力吞併錫金與布丹時,不但藏人不滿,駐藏大臣及四川總督也一再奏請清廷,力保藏域。本圖即光緒十三年(1887)英國政府指控藏兵越界進入錫金駐紮時,駐藏大臣文碩(1837-?)以六百里傳遞本圖,說明藏兵設巡卡處隆圖(又譯作隆吐)仍屬藏域,並未越界。

 

光緒十三年(1887),英屬印度財政官員馬科蕾(Colman Macaulay, 1848-1890)取得清廷所發入藏護照,帶領衛隊進駐大吉嶺,準備由錫金與西藏交界處天然隘口隆圖進入西藏。為了防止英人入藏,駐藏大臣文碩默許藏兵在隆圖山增設東路巡卡,引起了英國政府向總理衙門提出抗議,聲稱藏人越界駐戌,清廷若不斥令撤退,英軍即強行驅逐。清廷為息事寧人,令文碩撤退駐防,文碩則回奏曰:「地既藏境,人即藏民,撤亦無從再撤」;並呈遞本圖,說明隆圖巡卡位置及藏南與錫金、布丹交界形勢,請求清廷據理力爭。文碩拒不奉命撤軍,終導致英軍強行進入,摧毀巡卡,文碩被清廷撤職,改由升泰(1832-1892)駐藏,赴印與英國交涉,最後簽訂《中英會議藏哲條約》。

 

圖上未載圖名,文碩奏中稱「藏南輿圖」,於光緒十三年十一月二十八日(1888/1/11)以六百里傳送總理衙門,「藏南察勘疆域界址圖」可能是總理衙門登錄名稱,外交部沿用至今。本圖右北、左南、上西、下東,繪西藏與錫金、布丹交界處,黃色為藏域,紅色屬錫金,粉紅是錫金被英屬印度政府侵占或租用地,藍色是布丹,赭色線紋是通道;界址圖南起大吉嶺-日納嶺-隆圖隘口至帕克里,是由印度經錫金入藏重要通道。

中英會議藏哲條約(中英藏印條約)(另開新視窗)

中英會議藏哲條約(中英藏印條約)
簽約時間:光緒十六年二月二十七日
簽約地點:加爾各答
縱60.5公分 橫75.7公分

《中英會議藏哲條約》又名《中英藏印條約》,是清廷與英國關於西藏問題所簽訂的第一件不平等條約。

 

西藏位處中國西南邊域,崑崙與喜馬拉雅群山之間,與位於歐洲西陲的英國,原無任何關聯,然隨著大英帝國在印度殖民擴張的腳步,終引發清廷與英國因西藏問題所衍生的衝突與交涉。

 

道光十五年(1835),英屬印度政府自錫金(清代稱為哲孟雄,藏人視之為屬邦)統治者手中取得由印入藏通衢大吉嶺;咸豐十一年(1861)又控制了錫金,引起藏人極度不滿。光緒二年(1876)《中英煙臺條約》另議專條,英國迫使清廷開放西藏,允准外人入藏遊歷探險,然因四川與西藏地方政府強烈反對,條約執行並不順利。光緒十二年(1886),英屬孟加拉政府秘書馬科蕾(Colman Macaulay, 1848-1890)取得入藏護照帶領衛隊準備由大吉嶺入藏,徹底解決印藏通商及錫金與西藏界務問題,爆發光緒十三年(1887)英軍強行進入藏域,拆毀隆圖(亦譯作隆吐)巡卡衝突。清廷為了平息爭端,撤換了反對英軍入侵藏域的駐藏大臣文碩(1837-?),改任升泰(1832-1892)為駐藏幫辦大臣。光緒十六年二月二十七日(1890/3/17)升泰赴印度加爾各答與英屬印度總督蘭斯敦侯爵(Henry Charles Keith Petty-Fitzmaurice, 5th Marquess of Lansdowne, 1845-1927)簽訂《中英會議藏哲條約》,除議定西藏與錫金邊界外,明定錫金受英國保護,並言明藏印通商、游牧與交涉等三項,另行議訂。本約於同年七月十二日(1890/8/26)經使英法義比大臣薛福成(1838-1894)在倫敦互換生效,從此錫金由西藏的屬邦變成英國保護國。

 

本約有升泰與蘭斯敦簽約本及清德宗批准本。

中英會議藏哲續約(中英藏印續約)(另開新視窗)

中英會議藏哲續約(中英藏印續約)
簽約時間:光緒十九年十月二十八日
簽約地點:大吉嶺
縱60.5公分 橫75.7公分

依據《中英會議藏哲條約》西藏與錫金通商、游牧與交涉三項須另行議訂。光緒十七年正月(1891/2),駐藏大臣升泰(1832-1892)依約派遣屬員黃紹勳(生卒年不詳)、張舫(生卒年不詳)及英籍稅務司赫政(James Henry Hart, 1847-1902)三人赴大吉嶺與英方代表保爾, 1847-1912)辦理交涉,會議歷時兩年十月,終於在光緒十九年十月二十八日(1893/12/5)由四川越巂營參將何長榮(1843-1904)與英國政務司保爾簽訂《中英會議藏哲續約》;英籍稅務司赫政於章程上簽字畫押。

 

《中英會議藏哲續約》又稱《中英藏印續約》或《藏印通商章程》,分通商、交涉、游牧三項九款,另續款三條;重要內容有三:
(一)西藏亞東於光緒二十年三月二十六日(1894/5/1)正式開關通商;
(二)自通商日起,五年內免除一切進出口稅;唯印茶五年後方可銷藏;
(三)亞東開關後一年,藏人須依照英人所訂章程在錫金游牧。

 

本約中英對照,中英文末端有議約人親筆簽名畫押。又本約英文條款因洋墨水嚴重褪色,已模糊不清。

中英新訂藏印條約(中英續訂藏印條約)(另開新視窗)

中英新訂藏印條約(中英續訂藏印條約)
簽約時間:光緒三十二年四月四日
簽約地點:北京
縱40.9公分 橫30.9公分

《中英新訂藏印條約》又稱《中英續訂藏印條約》,是英軍入侵西藏首府拉薩,逼使十三世達賴喇嘛(1876-1933)出亡後,清廷為解決西藏問題所簽訂的另一個不平等條約。

 

《中英會議藏哲條約》與《中英續定藏印條約》相繼簽訂,英屬印度政府既納錫金為勢力範圍,又得與西藏互市通商,可謂大獲全勝,然藏人及與西藏密切相關的康川地區都是極度反抗的。光緒二十五年(1899),亞東已開埠通商五年,依《中英會議藏印續約》規定印茶可免稅入藏銷售,引起川藏間強烈反對。於此同時新到任的英屬印度政府總督寇松(George Nathaniel Curzon, 1859-1925)是一位強勢的擴張主義者,他為了徹底解決西藏與錫金的邊界及印茶銷藏問題,於光緒二十八年(1902)六月揮軍侵藏,藏軍雖然不敵,仍堅決抗拒;清廷駐藏大臣有泰(1846-1910)一再協調,但既無力阻止英國侵藏行動,也未能平息藏人抗拒決心,終導致光緒三十年(1904)八月英軍兵臨拉薩,十三世達賴喇嘛出亡庫倫,西藏布達拉宮及三大寺代表被逼與英軍將領榮赫鵬(Francis Younghusband, 1863-1942)簽訂城下之盟《英藏條約》。消息傳回,清廷震驚,隨即向英國提出侵犯清廷在藏主權強烈抗議;英國政府則希望通過正當外交手段,逼使清廷就範,承認英國在藏取得的利益,遂同意與清廷另議新約。

 

光緒三十一年一月(1905/2),清廷議約全權大臣外務部右侍郎唐紹儀(1860-1938)抵達印度加爾各答與英國代表費禮夏(Stuart Mitford Fraser,  1864-1963)展開會談,然因主權之爭,僵持不下,致使會議歷時一年三個月,更換了議約代表與地點,終於在光緒三十二年四月四日(1906/4/27)在北京簽訂《中英新訂藏印條約》,清廷簽約代表仍是唐紹儀,英國代表改為駐華公使薩道義(Ernest M. Satow, 1843-1929)。《中英新訂藏印條約》雖開宗明義將《英藏條約》附入新約,但清廷也逼使英國同意「不佔併藏境,及不干涉西藏一切政治」,確保了清廷治藏主權。該約在光緒三十二年六月三日(1906/7/23)生效。

中日交還奉天省南邊地方條約(遼南條約)(另開新視窗)

中日交還奉天省南邊地方條約(遼南條約)
簽約時間:光緒二十一年九月二十二日
簽約地點:北京
縱32.7公分 橫22公分

《交還奉天省南邊地方條約》簡稱《遼南條約》。

 

甲午戰爭清廷失利,簽訂《馬關條約》,清廷被迫割讓遼東半島、臺灣及澎湖群島予日本。光緒二十一年(1895)四月,俄國聯合法國與德國,要求日本放棄佔領遼東半島。日本迫於情勢,同意由清廷賠款三千萬兩,贖回遼東半島,此即近代史上著名的「三國干涉還遼事件」。同年九月二十二日(1895/11/8),北洋大臣李鴻章(1823-1901)與日本駐北京全權大臣林董(1850-1913)於北京簽訂本約。

 

本約有鈐清德宗光緒皇帝寶璽之中、日、英三種文字批准本、日本明治天皇睦仁簽名及用璽之中、日、英三種文字批准本、中、日、英文議定書及中、日文換約憑據等文件。

中俄密約(另開新視窗)

中俄密約
簽約時間:光緒二十二年四月十日
簽約地點:莫斯科
縱32.3公分 橫21.9公分

清廷與日本簽訂《馬關條約》後,俄國聯合法國、德國迫使日本將遼東半島交還清廷,促成清廷採取聯俄抗日政策,俄國則乘機索取將西伯利亞鐵路經滿洲延伸至海參崴。光緒二十二年(1896),清廷派全權大臣李鴻章(1823-1901)赴俄國參加沙皇尼古拉二世(Nicholas Ⅱ, 1868-1918)加冕典禮,俄國外交大臣羅拔諾甫(Alexey Lobanov-Rostovsky, 1824-1896)、財政大臣微德(Sergei Witte, 1849-1951)與李鴻章密商簽訂本約。此約規定日本若侵佔俄國在亞洲土地或中國及朝鮮之土地,則中俄兩國在軍事上應相互援助;清廷允諾俄國在黑龍江、吉林建造鐵路至海參崴。

 

本約中文批准本首頁載有:「此約早已限滿,並未實行。前清全權王大臣曾答日本大使小村,謂迄未實行,作為無效」等字句。文字裡提到「前清」,說明是民國時期的註記。約文開端鈐有清德宗光緒皇帝寶璽,上押一紅色「准」字;約文最後有羅拔諾甫與微德簽字與火漆印,以及李鴻章的畫押與官銜章。

中德膠澳條約(另開新視窗)

中德膠澳條約
簽約時間:光緒二十四年二月十四日
簽約地點:北京
縱33.3公分 橫21.3公分

光緒二十二年(1896),在俄、德、法三國干涉還遼事件結束後,德國向清廷提出租用海港作為德國在華海軍基地。並藉口兩名德國傳教士在山東被殺害,出兵強佔膠州灣。清廷派總理各國事務大臣太子太傅文華殿大學士一等肅毅伯李鴻章(1823-1901)、戶部尚書翁同龢(1830-1904)與德國駐北京公使海靖(Edmund Friedrich Gustav von Heyking, 1850-1915)簽訂此約。清廷被迫將膠州灣租予德國,膠州灣內沿海岸100里內,德國軍隊得自由通行,允許德國在此地區建築鐵路等。

 

本約附有中德文合璧簽署本、德方批准本、德文換約憑據、中文草抄本等。其中德方批准本最後一頁有當時德國皇帝威廉二世(Wilhelm II, 1859-1941)的簽字及鈐國徽火漆印。德文簽署本上,則有李鴻章、翁同龢畫押及海靖簽字及鈐國徽火漆印,並鈐總理各國事務衙門及德國關防。

膠澳租界圖(另開新視窗)

膠澳租界圖
民國三年八月
縱117.8公分 橫138公分

本圖是民國三年(1914)八月民國政府參謀本部製圖局依據光緒三十二年(1906)德國海軍部於光緒二十八年(1902)發行的《膠澳全圖》內容譯繪。圖右下方有一段文字:「膠州灣界線迄未實行勘測,本圖界線係照德文圖模繪,不足依為確據,合併聲明」。

 

本圖顯示的德租界為:從嶗山口東邊的聚山宮所設立第一號界碑起,租界線往北經嶗山東側至大勞崗南方轉向西至華陰設立第十一號界碑,此段租界線上方寫有「德華界石」等字。再由華陰向西至趙村西邊的港東地方轉往北,沿海岸鹽場至下崖地方再往南至陳哥庄地方往西南沿海岸鹽場至膠州碼頭西邊周家村再往南至大石,租界線由此地再往南至大灣口北邊的第一百五十一號界碑止。如圖所示,德國租界包括:膠州灣內陰島、黃島、薛家島⋯等諸島,以及陸地上的青島、膠州碼頭等地,被德國強佔。本圖亦繪有鐵路,起自北方南灣東側往南直至青島。

中俄旅大租約(另開新視窗)

中俄旅大租約
簽約時間:光緒二十四年三月六日
簽約地點:北京
縱44.8公分 橫33公分

光緒二十四年(1898),俄國掌控了滿洲北部後,又擬擴張勢力至南滿州及旅順、大連等港口,遂派軍艦進入旅順港,俄國駐北京代辦巴布羅夫(Aleksandr Ivanovich Pavlov, 1860-1923)隨即向清廷要求租借港口,修築南滿鐵路,並威脅清廷若不在光緒二十四年三月六日(1898/3/27)前訂約,後果由清廷自行負責。清廷派總理各國事務大臣太子太傅文華殿大學士一等肅毅伯李鴻章(1823-1901)與巴布羅夫談判簽訂此約,清廷被迫將旅順、大連租予俄國,租期二十五年,准許俄國建造南滿鐵路,劃定租界地以北中立區。依據此約,俄國實際上已將東北納入其勢力範圍。

遼東半島租界圖(摹本)(另開新視窗)

遼東半島租界圖(摹本)
民國元年八月
縱49公分 橫295.2公分

依據清廷與俄國訂立《旅大租約》,清廷被迫將旅順大連灣暨附近水面租與俄國,大連灣迤北陸地確切界限,必須派員會勘劃定界線後,另訂專條,劃定租界,歸俄國租用。當時奉派擔任分界委員的福培(1843-1904)、金州府同知涂景濤(1848-?)與俄國勘界官員會勘旅順、大連陸地北界,自金州普蘭店(即亞當灣)起,向東至貔子窩火神廟南山角止,豎立界碑三十一座,並簽訂《勘分旅大租界專條》。但本圖西側所繪第一個界碑是位於亞當灣五湖嘴右側,分界線由此地往北,至亂葬崗再往東至魯家塋正南方的第九號界碑,邊界線由此界碑再往東至火神廟南方的第三十一號界碑。約文上所提普蘭店位置在亞當灣的東南方,圖中未繪有界碑。

 

本圖是民國元年(1912)八月摹繪,右上方寫有「摹本遼東半島租界圖」。右下方寫有「委員等以此圖及載於圖內界線並大小界碑所立之處,確切實在畫押蓋印為憑」,並有分界委員福培及涂景濤的名字,鈐「勘分旅大租界專用關防」印章。

關東半島圖(另開新視窗)

關東半島圖
光緒三十年十一月
縱81公分 橫113.8公分

光緒二十四年(1898),清廷與俄國簽訂《中俄旅大租約》後,俄國將遼東半島租界地,設置關東省,以旅順為首府,派遣總督治理。俄國出版有「遼東半島地圖」,本圖即俄文地圖的中譯本,由管尚平(生卒年不詳)及黃仕福(生卒年不詳)在光緒三十年(1904)十一月譯出,在聖彼得堡印製。依據圖上文字稱「起金州而迄旅順,名曰關東半島圖」。金州位於圖上東北方,右側繪有俄國所築鐵路,從八里庄向西南至大連及旅順港,將中東鐵路從哈爾濱連接到旅順。旅順港週圍黃金山、十字山、龍嶺、鵪鶉山上均繪有俄國所設砲壘。圖上記載:日俄戰爭,日兵久攻旅順不下,非因俄人善守,實因旅順天險也。

中英展拓香港界址專條(另開新視窗)

中英展拓香港界址專條
簽約時間:光緒二十四年四月二十一日
簽約地點:北京
換約時間:光緒二十四年六月二十一日
簽約地點:英國倫敦
縱32.9公分 橫21.3公分

光緒二十三年(1897),清廷與德國廷簽訂《中德膠澳租界條約》後,英國繼而提出擴展香港界址要求。光緒二十四年四月(1898/6),清廷派大清國太子太傅文華殿大學士一等肅毅伯李鴻章(1823-1901)、禮部尚書許應騤(1830-1903)與英國駐北京公使竇納樂(Claude M. MacDonald, 1852-1915)簽訂《展拓香港界址專條》,規定九龍半島北部、大鵬灣、深圳灣以及香港附近兩百多座大小島嶼等地租予英國,期限為九十九年。

 

本約內有英國女王的批准本及鈐有清德宗光緒皇帝寶璽中、英文合璧批准本,並附《租界地圖》一張,地圖白色部份即展拓租界地區,總稱「新界」;藍色為沿海租界範圍。另附兩國互換約本文憑,由駐英國公使羅豐祿(1850-1901)代表清廷與英國首相兼外務大臣沙爾斯伯利侯爵(Robert Arthur Talbot Gascoyne-Cecil, 3rd Marquess of Salisbury, 1830-1903)在倫敦辦理換文,換文中有羅豐祿的畫押及沙爾斯伯利侯爵簽字及火漆印。

廣東省新安縣屬展拓英租界圖(另開新視窗)

廣東省新安縣屬展拓英租界圖
清末
縱67.5公分 橫96公分

地圖北方黃色部份為當時廣東新安縣屬地方,南方紅色部份為香港島與九龍半島,為英國原有租界,白色部份即為展拓新租界,在黃色與白色交界地方繪有一條紅色虛線,此線從東邊大鵬灣沙頭角地方向西延伸至深洲灣東南方,即為英國展拓租界與廣東新安縣的邊界線。本圖將英國原租界及展拓新租界內的村莊、墟市、城寨、山名均詳細的標示。本圖東、西及南三面各繪有一條海界,附經緯度。本圖並非正式條約附圖,可能是當時總理各國事務衙門繪製作為參考用的地圖。

香港海圖(另開新視窗)

香港海圖
清末或民初
縱34.6公分 橫31公分

本圖與《展拓香港界址專條》所附地圖相似,香港島與九龍部份繪成淡紅色為英國原有租界,白色部份(含大濠嶼)為展拓新租界,白色與褐色交接處,即從大鵬灣向西至深州灣繪有一虛線,為英國展拓新租界與中國邊界線。

中英租威海衛專條(另開新視窗)

中英租威海衛專條
簽約時間:光緒二十四年五月十三日
簽約地點:北京
縱32.8公分 橫20.7公分

光緒二十四年三月六日(1898/3/27),清廷與俄國簽訂《中俄旅大租約》,俄國強租旅順與大連兩港口,並將東北納入其勢力範圍。對於俄國在華擴張勢力情形,英國感到威脅,隨即電令該國駐北京公使竇納樂(Claude M. MacDonald, 1852-1915)向清廷提出照會,要求租借威海衛。英國租借威海衛的行動獲得日本與德國的支持,並向清廷恫嚇,若不允租,將派兵進入煙臺。在英國武力威嚇之下,清廷被迫派慶親王奕劻(1838-1917)與總理各國事務衙門大臣兼刑部尚書廖壽恆(1839-1903)與竇納樂於同年五月十三日(1898/7/1),在北京簽訂本約。

 

依據本約規定,清廷將威海衛及附近之海面租予英國,租期為二十五年。英國所租之地包括劉公島以及威海灣羣島、威海全灣沿岸以內十英里地方。另外,在東經一百二十一度四十分之東沿海及附近沿海地方,英國可擇地建築砲臺並駐紮軍隊。

 

本約有鈐清德宗光緒皇帝印璽之中、英文字批准本及英國女王簽字的英文批准本。

山東威海租界圖(另開新視窗)

山東威海租界圖
清末或民初
縱48公分 橫56.3公分

本圖是依據清廷與英國所簽《中英租威海衛專條》繪製。圖上繪有黑色半圓弧的租界線,租界線內的威海衛港、劉公島、日島、楮島等地方均歸英國管轄。本圖上方文字說明:從東經一百二十一度四十分起,即自寧海州養馬島起,迤東直至成山頭沿海暨附近沿海地方,英國均可擇地建築砲臺,駐紮兵丁。英國選擇建築砲臺地方如金山頂北、南邊繪有砲臺的標誌,劉公島與日島以及鳳臨集北方亦繪有英國設置砲台標誌。本圖不是當時繪製的正式租界圖,應是後來清末或民初繪製作為參考用圖。

威海衛租界圖(另開新視窗)

威海衛租界圖
光緒三十三年十一或十二月
縱78公分 橫115公分

依據圖上英文說明,本圖由英國參謀本部製圖部門繪製並公開發行,圖上內容均以英文註記。本圖是依據《中英租威海衛專條》繪製,圖上繪有黑色虛線,東起東豆山,向西至教裡、寧家頭、曹家莊、臥龍子,從此地往西北至許家屯,再從庄海地方出海,此半圓弧型黑色虛線,線內陸地區域及劉公島等島嶼即英國租界區。租界線內地名均有中譯,租界線外之地名則未譯出。這些中譯地名應是清廷或北洋政府拿到英國出版的地圖後譯出。圖上淺藍色線條為地方區域界線,紅色線則為主要道路線。劉公島位於本圖北方,未標示英國所設砲臺。

中法因租給廣州灣互訂條款章程(另開新視窗)

中法因租給廣州灣互訂條款章程
簽約時間:光緒二十五年十月二十四日
簽約地點:廣州灣
縱27.5公分 橫22公分

光緒二十四年(1898),德國租借膠州灣後,俄國也跟進索借旅順、大連,與清廷簽訂《旅大租約》;法國也不落人後,藉口該國海軍軍官在廣州灣遇害,派軍艦直逼廣州灣,逼使清廷派廣西提督蘇元春(1846-1908)與遠東海軍司令高禮睿(生卒年不詳)於光緒二十五年十月二十四日(1899/11/17)在廣州灣簽訂此約。依約,清廷將廣州灣連同其附屬島嶼,以及北緯二十度五十分至二十一度二十五分的海灣週圍陸上的土地一併租予法國。

 

本約有鈐光緒皇帝寶璽的批准本(附有簽約時所繪正式界圖),及蘇元春畫押蓋章與高禮睿畫押簽字用印的中、法文簽約本。

廣州灣租界圖(另開新視窗)

廣州灣租界圖
光緒二十五年十月十四日
縱54.5公分 橫69.7公分

本圖是清廷與法國簽訂《中法因租給廣州灣互訂條款章程》所繪製的正式租界圖,圖左下方有當時清廷簽約代表廣州灣勘界大臣蘇元春(1846-1908)的畫押及法國廣州灣勘界全權大臣高禮睿(生卒年不詳)的簽字,圖上紅色虛線(租界線)由西南方通明港向東北至新墟,再往北至志滿,由此地向東北從福建與赤坎中間穿過出海,再從調神島北邊至兠離窩,再由兠離窩至三柏村向東出海往南至吳川河口,再由河口沿岸邊三海里往南繞過硇州島、東海島至通明港,紅色虛線範圍內,即為法國租界地。。

廣東廣州灣圖(另開新視窗)

廣東廣州灣圖
清末或民初
縱43.5公分 橫57.8公分

本圖與《廣州灣租界圖》所繪內容類似,但較為簡略,紅色虛線所有包含範圍,含東海島、硇州島被法國所佔。本圖左下方有文字說明。本圖應是清末或民初所繪,作為參考用之地圖。

辛丑和約(另開新視窗)

辛丑和約
簽約時間與地點:光緒二十七年七月二十五日
簽約地點:北京
縱35.2公分 橫28公分

清朝末年,因長期受到列強侵壓,清廷與人民仇外情緒高漲,終引爆義和團事件。光緒二十六年五月二十五日(1900/6/21),慈禧太后(1835-1908)發佈詔書向列強宣戰,八國聯軍攻進紫禁城,清廷戰敗,慈禧太后與光緒皇帝(1871-1908)避走西安。清廷派慶親王奕劻(1840-1918)與直隸總督李鴻章(1823-1901)與英國、法國、俄國、德國、奧匈帝國、比利時、西班牙、義大利、日本、荷蘭、美國等十一國代表簽訂《辛丑和約》。依約清廷除須向德國與日本道歉,懲處戰犯,賠款四萬萬五千萬兩,並被迫允准各國派兵進駐使館區及從北京到海口各重要地點駐紮軍隊等,總之約文共計十二款、十九項附屬條款,喪權辱國,至此為極。

 

本約正本封面有簽約十一國國徽火漆印,約文末了有奕劻與李鴻章畫押及十一國簽約代表的簽名。中文約文第六款明載:「大清國大皇帝允定付諸國償款海關銀四百五十兆兩」,法文約文所載賠款數是:「四百五十百萬兩」,兩者間似乎相差甚大;依據康熙字典記載:「數名,十萬為億,十億為兆」,據此換算百萬為兆。所以中文約載「四百五十兆兩」,即是「四百五十百萬兩」(四億五千萬兩),中、法文約所載賠款數額是相符的。另外,約文第十二款,各國要求清廷須將「總理各國事務衙門」改為「外務部」,班列六部之前;再者,附屬條款節略中也明定外國駐京使節覲見皇帝禮儀。

美國退還庚子賠款相關文檔(另開新視窗)

美國退還庚子賠款相關文檔
時間:光緒三十年至宣統元年
地點:北京/美國華盛頓
縱26.7公分 橫21.2公分

光緒三十年底(1905年初)清廷使美欽差大臣梁誠(1864-1917)與美國國務卿海約翰(John Milton Hay, 1838-1905)討論庚子賠款付金或付銀問題時,要求美方同意付銀,以減輕中國負荷,海約翰表示「庚子賠款原屬過多」,梁誠乃建議美國政府考慮減收,並上書清廷請以溢收退款「廣設學堂遣派遊學之用」。光緒三十四年(1908)美國國會同意減收庚子賠款。老羅斯福總統(Theodore “Teddy” Roosevelt, 1858-1919)嗣決定自宣統元年(1909)起減免其所得賠款。宣統三年(1911)清廷運用美國退款設立「遊美學務處」及附設「肄業館」,四月一日位於北京西直門外「清華園」的「肄業館」竣工,改稱「清華學堂」,正式開學(該日適為西曆四月二十九日,是為清華校慶日之由來)。民國成立之後,「遊美學務處」裁撤,「清華學堂」更名為「清華學校」,改隸外交部。民國十七年(1928)國民政府改「清華學校」為「國立清華大學」。

中俄交還東三省條約(另開新視窗)

中俄交還東三省條約
簽約時間:光緒二十八年三月一日
簽約地點:北京
縱34.1公分 橫28公分

光緒二十六年(1900),義和團事件爆發,俄國藉口保護鐵路及其它利權,出兵佔領東三省,《辛丑條約》簽訂後,俄國卻拒不退兵,意圖續佔東三省,紛爭不斷。英國、日本、美國,為自身利益出面與俄國交涉。俄國迫於國際壓力,終於在光緒二十八年(1902),由該國駐北京公使雷薩爾(Pavel Mikhailovich Lessar, 1851-1905),與清廷慶親王奕劻(1838-1917)及外務部大臣王文韶(1830-1908)在北京簽訂本約,俄國將東三省歸還給清廷,十八個月內完全撤出東三省駐軍,並將山海關、營口、新民廳各鐵路交予清廷接管。

 

本約中俄法文合璧簽約本封面有慶親王關防及雷薩爾火漆印,三種文字約文最後均有慶親王、王文韶畫押並蓋關防,以及雷薩爾簽字及火漆印。

中俄蒙協約(另開新視窗)

中俄蒙協約
簽約時間:民國四年六月七日
簽約地點:恰克圖
縱40.1公分 橫29.7公分

宣統三年(1911),在俄國操控之下,外蒙古宣佈獨立,民國元年(1912)外蒙古與俄國簽訂《俄蒙協約》及《商務專條》。俄國是欲借《俄蒙協約》,要脅北洋政府簽訂中俄新約,承認俄國在外蒙古的權利。民國三年(1914)一月,北洋政府派督統銜畢桂芳(1865-?)與駐墨西哥公使陳籙(1877-1939)為議約全權專使,赴恰克圖與俄國駐外蒙古外交官兼總領事密勒爾(Alexandre Miller)以及外蒙古司法副長達木定(Erdeni Djonan Beïse Shirnin Damdin)、財政長察克都爾扎布(Touchetou Tsing Wang Tchakdourjab)舉行三方會議,經過四十八次會議,歷時九個多月,中、俄、蒙三方於民國四年(1915)六月七日簽訂《中俄蒙協約》,中、俄兩國承認外蒙古自治,中華民國在外蒙享有宗主權,外蒙為中華民國領土的一部份;外蒙博克多哲布尊丹巴呼圖克圖汗名號由大中華民國大總統冊封,外蒙公事文件奉行民國年曆等。全約共二十二款。中國在外蒙古僅保有「宗主權」及「冊封權」的虛名,俄國在外蒙卻獲得諸多實質利益與特權。

 

本約有中、俄、蒙、法四種語文條款,末頁有中、俄、蒙三方代表簽字及火漆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