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級設定: 最小字 一般字 最大字

康熙大帝與太陽王路易十四

康熙皇帝名玄燁,生於西元1654年,卒於西元1722年底;太陽王路易十四生於1638年,卒於1715年秋,較康熙皇帝年長,也比較長壽。兩位君王一東一西地分居於歐亞大陸的兩端,幾乎同時建立了各自的輝煌功業。兩位從未謀面的君王,卻有著驚人的相似之處。

首先,兩位君王都是幼沖即位。路易十四即位時年僅六歲,康熙皇帝八歲登基。因為都是幼年君主,路易十四遂由母后—安娜皇后攝政,康熙皇帝則是祖母孝莊太皇太后訓政。因此,路易十四親政前由首相馬薩林樞機主教主持國政,康熙初期的朝政幾乎全由鰲拜主導。

路易十四與康熙皇帝各自在母后與太皇太后的精心撫育與教導下,獲得完整的君王教育。兩位君主各自擅長騎射,並熟悉多種語文。路易十四終身使用優雅的法文,還能說流利的義大利與西班牙語,並理解基本的拉丁語;康熙皇帝精通滿語、蒙古語、漢文與漢學根柢也十分深厚。

兩位君王親政後都夙夜孜孜,勠力國事,因此文治武功同稱顯赫。此外,他二人皆提倡科學,喜愛藝術,更喜愛園林之勝。路易十四擴建凡爾賽宮,修建絢麗的鏡廳與豪華的庭園,使得凡爾賽宮成為法國的政治中心與時尚文化的櫥窗。康熙大帝先後興建暢春園、避暑山莊、木蘭圍場等,尤其後二者,除了怡情健身外,兼具籠絡蒙古王公的政治功能。

路易十四在位七十二年,康熙皇帝也在位有六十一年之久。前者樹立了近代歐洲專制政治的典範,後者開創了康熙盛世。

路易十四肖像(另開新視窗)

路易十四肖像
皮耶•米尼亞爾(1612-1695)畫室
油畫
高129公分 寬99公分
MV 8539
凡爾賽宮暨特里亞農宮博物館藏

此肖像表現出路易十四作為征戰之王,身著甲冑,右手持指揮棒。作為力量的象徵,他憑靠於柱上。路易十四認為榮耀為君王首要美德,並應從戰爭勝利中贏得榮耀。此幅畫作中的國王年約五十歲,正值奧古斯堡同盟戰爭(1688-1697)初期。 法國面對西班牙、英國、荷蘭等國聯合抵禦,戰役艱鉅。戰爭被視為兩段太平期間的一過渡時刻,身為保障人民富庶和幸福的和平君王前,路易十四先成為了征戰之王。

奧地利的安娜、瑪莉‧泰瑞莎與王儲(另開新視窗)

奧地利的安娜、瑪莉‧泰瑞莎與王儲
西蒙.賀納(1613-1677)
高137公分 寬149公分
油畫
MV 6931
凡爾賽宮暨特里亞農宮博物館藏

此畫作圖像別具意義,呈現西班牙國王菲立浦三世之女—奧地利的安娜太后、西班牙國王菲利浦四世之女─瑪莉-泰瑞莎皇后,以及路易十四和瑪莉—泰瑞莎所育之長子。此畫約繪製於1663年,大王儲年約兩歲(他生於1661年11月)。本肖像畫作可和亨利與夏爾.博布龍的畫作相較(藏於凡爾賽宮暨特里亞農宮博物館,MV9157),該畫作以聖人家族方式來呈現三位相同人物:大王儲代表基督、瑪莉—泰瑞莎作為聖母,安娜太后則為聖安娜。此類肖像畫見證兩位皇后為人熟知的憐憫心。人常言奧地利安娜太后永遠在「祭壇桌腳邊」,而瑪莉—泰瑞莎則以無比虔誠之心為人熟知。

本畫作作者西蒙.賀納曾繪製過另一幅呈現兩后牽手之肖像畫作,具有寓言與神話意涵:奧地利的安娜化身為密涅瓦,代表智慧女神,而瑪莉—泰瑞莎則象徵和平,因為路易十四與她於1660年締結婚姻為法國與西班牙兩國間之爭戰畫下休止符(藏於凡爾賽宮,MV 6925)。

凡爾賽市與凡爾賽宮全景(另開新視窗)

凡爾賽市與凡爾賽宮全景
佚名
十八世紀
長52公分 寬34公分
版畫
Inv. 91.1.4
郎畢內博物館藏

1682年5月6日,路易十四頒布諭旨,讓凡爾賽宮正式成為政府與宮廷的所在地。這座小行宮距離巴黎市中心十六公里遠,1631年由路易十三建造,原作為狩獵休憩之用,在君王的決定下,使該地歷經一連串改建。

「凡爾賽市與凡爾賽宮全景」表現出皇室宅邸的景觀,見證此地歷經十七和十八世紀多位法國國王執政期間的階段性轉變。朗畢內博物館典藏此幅版畫展現出城市、宮殿與花園等透視全景,十分壯闊,與其他作品呈現宮殿、花園等入口景觀有所不同。

凡爾賽宮在建築上體現各類元素之巧妙融合,為城市景觀之首例,強調建築和法式花園的調和得宜。凡爾賽宮係皇家意志,加上如安德烈•勒諾特(1613-1700)和儒勒•阿爾杜安-芒薩爾(1646-1708)等多位園藝-建築師努力之成果。

安德烈•勒諾特出生自一個為國王效力的園藝世家。他個人有著廣泛經歷,例如園藝、水利學、數學、繪畫(他曾待過畫家西蒙‧烏委1590-1649)的畫室)與建築領域(他曾與法國古典建築先驅方思華‧芒薩爾(1598-1666)共事),這些閱歷讓勒諾特得以具備能與凡爾賽宮野心勃勃的君王進行溝通對話的程度。他同時以建築師和造景師身份勾勒出皇家寓所的園林景觀,發展出延伸視野的數個軸線,並以城堡為中心向外放射的三個方位,朝向包含大運河在內的壯麗水平面。

為了持續宮殿與園林改建,儒勒‧阿爾杜安-芒薩爾(1646-1708)是為路易十四效力的另一位奇才。他自1678年即構思城堡擴建計畫。他擁有多項尊貴頭銜:1681年國王首席建築師、1685年國王建築總管,接著於1699年成為國王建築總監督。

芒薩爾為凡爾賽宮建造的最後傑作是位於左翼的王家禮拜堂,雖未見於朗畢內博物館的此版畫上,但亦可知本版畫約完成於1699年,該年為教堂動工初期,而建築師於教堂完工前辭世。因此呈現了芒薩爾處在十七世紀「凡爾賽新城鎮」樣貌:通往城堡的路徑圍繞著各式住宅和私人寓所;兩王臣側翼建築連接了勒沃所建造之路易十三風格的狩獵行宮;位於兵器廣場前的大、小王室馬廄(1681-1682)等附屬建築,與南、北(1685)兩翼建築相同,可容納一些親王居住其中,而部分人士則須另覓城堡之外的住所。

本版畫充份展現路易十四的凡爾賽宮作為皇家權力的政治與文化象徵,君王意志造就整個城市、城堡和林園,成為歐洲極致美景:園林與建築之間的調和;在整體對稱不受干擾的情況下,幾何線條佈局把視線引導至無盡之處,所有一切皆是城市景觀的範例。太陽王這樣一個城市和宮殿建造計畫,對於具有中華文化的大眾而言應不陌生,紫禁城的均衡結構和景觀美化等一切亦納入嚴謹的幾何城市規劃之中。

王家禮拜堂由儒勒•阿爾杜安-芒薩爾的學生羅伯•德寇特(1656-1735)於1710年完成

康熙戎裝像 軸(另開新視窗)

康熙戎裝像 軸
佚名
絹本 設色
縱112.2釐米 橫71.5釐米
故6415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圖中是青年康熙的戎裝坐像,頭戴金盔,甲胄,腰懸佩刀,挎弓背箭,表情肅穆。四名侍從分立左右,人物形成三角形構圖,康熙帝正位於三角形的頂端,成為整個畫面的視覺中心。背景蒼松虯勁,雲氣氤氳。畫法以平塗為主,工致簡潔,略帶裝飾意味。侍從形象各具特點而不程式化,應是根據真人所繪肖像。

康熙帝八歲登極,自幼精於騎射,長於用兵,他在位的61年間,平定三藩,統一臺灣,收降外蒙,親征噶爾丹,進兵安藏,正是經過了長時間對內、對外戰爭使清初統一的多民族國家進一步鞏固,拉開了“康乾盛世”的序幕。此幅為康熙傳世肖像中最年輕的一幅,從戎裝中亦可見康熙帝弓馬相伴的尚武精神。

明黃綾裱,藍色花綾圈邊、驚燕,橙色局條,象牙軸頭,仍保持清內府早期原裝潢。黃綾包首外滿漢文黃絹簽題“聖祖合天弘運文武睿哲恭儉寬裕孝敬誠信中和功德大成仁皇帝”。

康熙帝南巡圖卷(第九卷)(另開新視窗)

康熙帝南巡圖卷(第九卷)
王翬等繪
絹本 設色
縱67.8公分 橫2,227.5公分
故6302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巡幸是皇帝重要的政務活動。清朝康熙帝玄燁的巡視較之歷代帝王,次數多,範圍廣。他曾離京到各地省方觀民問俗,視察軍吏,三巡東北、六巡江南,數十次出塞。如此大規模的巡視天下,對他實施治國安邦的策略起到積極的推進作用。康熙帝分別在康熙二十三年、二十八年、三十八年、四十二年、四十四年、四十六年的六次南巡,最重要的目的是臨視河工、處理河務。執政期間,一系列治河工程大都是在他的指示與支持下完成的,多有成效;南巡的另一個目的是為緩和江南地區的民族矛盾,籠絡江南漢族紳商士子,化解百姓們的反清情緒。在南巡途中,康熙帝還推行了蠲免賦稅、截糧賑災等政策,令南方的生產逐年發展,社會秩序日益安定。

《康熙南巡圖》共十二卷,描繪出康熙帝第二次巡視江南的沿途盛況,康熙帝一行由北京的永定門出發,經陸路南行至宿遷,然後換乘舟船順運河而下進入江南地區,由杭州登岸再至紹興,返回時從南京自長江拐入運河,北上直駛天津,最後返抵京城的情形無不畢現。全圖總長度在二百米以上,人物車馬,山川江河,一一進行細緻描繪,實為中國古代繪畫史上的鴻篇巨制,具有較高的藝術價值。其中就康熙帝在南巡途中的重要活動,以及當時的風土人情、山川狀貌、經濟文化繁榮景象的如實記錄,對研究清代歷史與社會風俗有著不言而喻的意義。整套圖卷的繪製由都察院左副都禦使宋駿業主持,內務府曹荃任“監畫”,組織王翬、楊晉以及宮廷畫家合力創作,歷時六年完成。當時著名山水畫家王翬,受聘進宮為此圖擔任主筆,保證了全圖的藝術品質。

康熙二十八年(1689)第二次南巡後,康熙皇帝下旨作《南巡圖》,「閱六載而告成此圖取自第九卷,表現南巡隊伍離開杭州,渡錢塘江,過蕭山縣,抵紹興府的情景。圖中康熙帝在紹興拜祭禹陵,於大禹廟前,接見地方官員與士紳。此卷畫面上的府縣城鎮俱有標示文字,計:“茶亭、西興關、西興驛、蕭山縣、柯橋鎮、紹興府、較揚、府山、望越亭、鎮東閣、大禹廟、大禹陵”。

全卷表現南巡隊伍離開杭州,乘船橫渡錢塘江,過蕭山縣城,安抵紹興府的場面。卷尾描繪康熙帝於浙江紹興會稽山麓的大禹陵,進行拜祭活動後,在大禹廟前,接見地方官員和士紳的情景。玄燁立於華蓋之下,帶刀的侍衛四周環繞,戒備森嚴,群臣與鄉紳在皇帝必經的路旁垂首跪迎,畢恭畢敬。江南勝景於絹素上纖毫俱現,圖中人物大不逾寸,而眉目神情皆有細緻刻畫,顯示出參與創作的畫家們的巧妙構思與精湛技巧。

御製避暑山莊詩(並圖)(另開新視窗)

御製避暑山莊詩(並圖)
清聖祖敕撰
清康熙五十一年(1712)武英殿刊朱墨套印本
框縱19.4公分 橫12.5公分(圖縱28公分橫29.4公分)
故殿029529
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康熙四十二年(1703),清聖祖命直隸總督噶禮監造位於承德北方的熱河行宮,以做為夏日避暑及處理政務的行宮。肇建期間,康熙皇帝不僅關心施工進度,並在視察之餘選出三十六處雅緻景色,為之賦詩作記;又命畫家沈喻(一作崳)繪製三十六景圖,交由雕刻名家朱圭、梅裕鳯刻版。到了五十年(1711),正宮興建完成,康熙皇帝正式將其定名為「避暑山莊」,並且把題記、詩文及配圖,交由武英殿編印出版。次年(五十一年,1712),武英殿奉旨以朱墨套印詩句及釋文。其中,避暑山莊的三十六景,皆以四字題名,始於「煙波致爽」,終於「水流雲在」。每景題有一詩,或七言、五言,或絕句、律詩,詩後另有釋文及出處。詩中敘述每景的地理位置及園林景觀,文字樸拙無華,頗有自然之趣;圖景則係畫家沈喻實地考察後,勾勒出兼具山水畫意及空間配置的地形物貌。在此年八月時,武英殿奉命刷印朱墨套印本的《御製避暑山莊詩(並圖)》已刷印完成,圖版先用絹及木版刊刻。到了康熙五十二年(1713),聖祖因得知義大利籍傳教士馬國賢(Matteo Ripa, 1682-1745)能用銅版製畫,於是首度命其嘗試運用在避暑山莊的三十六圖景上。與此同時,並令武英殿總監造官和素等人尋找西洋紙,等到銅版畫完竣之時,再匯集銅版畫裝訂入冊。馬國賢接到命令後,先以木版畫為基礎,加上實地勘察所完成的銅版畫,強調光線的明暗對比,呈現物景之間的立體感與透視性。康熙皇帝看後極為滿意,並指示將銅版畫裝訂入武英殿本,只印4部妥善收藏。本院所藏《御製避暑山莊詩(並圖)》有漢文本、滿文本,然以此本三十六景圖為西洋紙刷印的銅版畫最為珍貴。根據文獻記載,此部銅版畫插圖是中國宮廷最早製作完成的銅版畫,存世珍稀難得。

圖示為主殿的萬壑松風殿,是康熙皇帝批閱奏章、讀書寫字的場所。而皇太后來避暑山莊時,則居住在西峪的松鶴清越殿,由於松鶴具有「松鶴延年」的吉祥寓意,宮殿四周並種植香草、異花,自然心曠神怡、長壽延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