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級設定: 最小字 一般字 最大字

中法文化與藝術的交會-模倣製作

在耶穌會士與西洋人士直接與間接的引介下,東西方兩大君主與臣民對於彼此各自擅長的學問與藝術,產生了極大的興趣,進而進行學習、模仿與製作。

由於康熙皇帝的個人實際經驗,使他對於西學有著莫大的興趣,萬幾餘暇勠力學習西方天文、曆算、幾何、物理、醫學、解剖學等西學。因為皇帝的需要,來自西洋的傳教士或主動、或被動地一再從西歐帶來各種教學所需的工具、儀器與書籍。為了教與學的便利,並在皇帝的要求下,傳教士多將西方科學翻譯成滿文,以做為教材。為了推廣這些西學,康熙皇帝也曾要求將它們翻譯成漢文後刻版印刷。至於學習西學所需的科學儀器或工具,除了有傳教士直接攜帶來的,或路易十四的贈禮外,也有內廷造辦處匠役的精美仿製品。

除了科學儀器或數學工具,康熙皇帝也醉心於當時西方的玻璃工藝,展品中的康熙款透明玻璃水丞,器底琢刻篆書「康熙御製」款識;從器形看來,應是一件康熙朝內廷研製玻璃工藝初期,仿造歐洲墨水瓶而成的玻璃器皿。

當西方人士透過阿拉伯人看到中國精美瓷器,尤其是白地藍花的青花瓷器,便興起仿製之心。雖然初期還不能掌握燒製中國式硬瓷的配方,路易十四時期法國的陶瓷匠役們仍設法在錫釉陶與軟瓷上模仿中國青花瓷器的裝飾風格,希望能生產出與中國一樣精美的青花瓷器。

清 銅鍍金十位元盤式手搖計算機(另開新視窗)

清 銅鍍金十位元盤式手搖計算機
清宮造辦處 清宮舊藏
長56公分 寬12公分 4.8公分
故141817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這種盤式手搖電腦是法國科學家巴斯加於1642年在巴黎首制成功的,後來由傳教士介紹給康熙皇帝的,受到康熙皇帝的喜愛。

這件手搖電腦是清宮依照巴斯加電腦的原理自製的。利用齒輪裝置可進行加減乘除運算。電腦表面有十個圓盤,表示十位數。每個圓盤分為上盤和下盤,即位盤表示十位數。上盤中央刻有拉丁拼音的數位名稱,周圍按逆時針方向刻著由1到9阿拉伯數字,1與9之間有一空格,在空格中安有上下移動的銅檔片。移動銅檔片,可以看到下盤內刻數的數碼。

下盤周圍也分為十格,裏外又分為三圈,其外圈佈十小孔,用撥針插入小圓孔,可以按順時針方向轉動下層圓盤。

在下盤的十個圓盤之下各安裝一個十齒的齒輪,下盤轉動,齒輪也隨之轉動。當上盤空格的讀數超過9時,如繼續轉盤,齒輪可帶動左邊的齒輪轉動一格,就使左邊的讀數增加1或減少1。明確地說,按順時針方向轉動下盤,讀其中圈的數碼,可體現進位,中圈的數碼用於加法及乘法,讀其內圈的數碼,可體現退位,適用於減法及除法。

故宮所藏的這台電腦,做工精緻,外觀華貴,操作簡單方便,是展現我國科學技術史上的珍貴文物。

清 康熙四十年 銅鍍金半圓地平日晷(另開新視窗)

清 康熙四十年 銅鍍金半圓地平日晷
清宮舊藏
晷盤長14.2公分 寬11.2公分
故141965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晷」古義是太陽的影子,日晷是利用日影測定時刻的計時器。清宮中的日晷從設計原理上可分為地平式和赤道式兩種。地平式是指晷針與晷盤之間的夾角度數等於測時當地的緯度,使用時晷盤面與當地水平面平行,再由晷針投在晷盤的日影求的時刻。這類日晷是由十七世紀傳教士從歐洲傳入中國後開始廣為制做。赤道式則要求晷盤與地球赤道面平行,晷針與地球的地軸方向一致,通過晷針投在晷面日影位置的變化來測定時間。赤道式日晷屬於中國傳統日晷。清代日晷已經採用了西法,即由傳統的「百刻制」改為西方的「九十六時刻制」。

明崇禎二年,徐光啟向朝廷上呈《修議曆法修正歲差書》,提出製造節氣時刻平面日晷三具的計畫,被朝廷所採納,這是西式日晷進入中國的開始。清代初期,傳教士借助改曆這一契機,向清廷展示西方流行的日晷計時器,最終使清代日晷在設計與製造上發生了根本的變革,西方的「九十六時刻制」逐漸取代了中國傳統的「百刻制」。最早向清廷傳播西式日晷製作的是傳教士湯若望,他不僅著有《日晷圖說》、《日晷圖法》和《夜晷圖說》等日晷理論書籍,還親手製作日晷進獻給皇帝。康熙皇帝也曾多次向造辦處降旨,要求製作日晷,這件「銅鍍金半圓地平日晷」就是其中的代表之一。

這件地平日晷的晷針比較特殊,是由一根連接邊框立柱與時刻盤小孔間的絲線構成。在邊框立柱下端設有游標,表兩端有可供照準的立耳。此日晷的時刻盤上鐫刻「康熙四十年夏日御製」九個字。這件儀器除了測時外,還具有測太陽高度的功能。使用時,由指南針先定南北,再視細線在時刻盤上的日影,即是所求的時刻。旋轉邊框上的游標,使之對準太陽,此時游標上端所指半圓弧上的刻度即是太陽的高度。

清 康熙 透明玻璃水丞(另開新視窗)

清 康熙 透明玻璃水丞
高7公分 口徑2.8公分 底徑6.5公分
故107165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水丞為有模吹制,之後再經琢磨加工而成。圓體,器身向上收斂成小口,向下外撇為垂腹。紐式蓋,平底,外底中心陰刻「康熙御製」雙豎行篆書款。腹部一周琢磨成八個等份的縱向的平面,每個平面上弧下尖,上窄下寬,讓器表產生了有轉折的棱面,從而使簡潔的造型精緻化。蓋面磨飾成連鎖的六角龜背紋,每一小的棱面與器身大的棱面都如同切割的寶石平面一般,整體形狀宛若西方的墨水瓶。

康熙時期的玻璃器傳世極少,大概有十件左右,而明確刻有款識的更是鳳毛麟角。就筆者目前所見僅有五件,分散收藏在北京故宮、香港1、英國和美國。其中兩件為玻璃胎畫琺瑯、三件為單色玻璃,可以說件件精良,彌足珍貴,而具篆書款識的是兩件單色玻璃器。該水丞為其中之一。

康熙三十五年造辦處玻璃廠成立,當時的技術來源既有國內的,也有國外的。國內的匠役主要來自山東博山和廣東,這兩處均是我國重要的玻璃產地。特別是山東博山,最遲在元代就已開始生產玻璃。國外的則是來自西方的傳教士和在俗的技師。就這樣東西玻璃技藝在清宮玻璃廠交融,由此開始了清宮玻璃器的製造,掀開了中國玻璃工藝的新篇章。根據記載,玻璃廠創建的關鍵人物是德國人紀理安。紀理安1691年出發來華,除了在宗教領域上宣教外,還在科學領域上,以自身所學從事中西文化交流,將西方科學技術傳入中國2,稱得上是東西文化傳播和交流的使者。清宮玻璃器中的異域風格,就是西洋玻璃技術的真實寫照。這件水丞的裝飾迥異于中國傳統的風格,器表完全是西方刻面寶石的裝飾,棱線筆直,棱角清晰,平面之間富有角度上的變化。由此推測它很有可能是由當時在玻璃廠內任職的西方傳教士或技師燒煉,並按照西法琢磨而成的;也有可能是由玉工按照西方技師的設計要求以砣玉的方法加工而成的,因此具有外來風格,在傳統玻璃器中別具一格。

該水丞玻璃質地十分純淨,是檔案中說的那種水晶玻璃,它無色透明,但玻璃表面析有雲霧狀的小白點,對透明度產生了一定的影響,以手觸摸,有黏澀之感。在矽酸鹽工藝上,這種現象稱之為「泛堿微裂紋」,它與玻璃的配方和存在的環境有直接關係。這種現象在清宮早期玻璃器中有所反映,到乾隆時也偶有存在。即便如此,我們借助放大鏡,仍能窺看出它的晶瑩。

錫釉陶藍地中國庭園人物紋瓶(一對)(另開新視窗)

錫釉陶藍地中國庭園人物紋瓶(一對)
1670年
法國 納維爾
高48.5公分 徑21.7公分 高48.5公分 徑21.3公分
MNC22284、MNC22285
賽佛陶瓷博物館藏

這對產於1670年的錫釉陶瓶,充分顯示出納維爾工坊的匠心。歐洲匠役藉錫釉陶器模仿中國青花瓷器的紋飾,除了技巧上的模仿,也有創意和想像上的仿造。荷蘭Delft地區的匠役追求忠於原樣,納維爾地區的匠役則有所創發。在中國元代已見這類以鈷藍為地、紋飾反白呈現的青花瓷器;在法國,這種藍地反白紋飾的陶瓷器皿則是納維爾地區匠役獨運匠心的成就。

十七世紀,納維爾錫釉陶器的藍地白花風格有「納維爾藍」或「波斯藍」之稱。製作過程中,整個素胚浸在鈷藍釉料中,顏色深度從深藍到幾乎呈黑色。深色地中呈現微凸的白色紋飾,其趣味與中國藍地白花的青花瓷器並不盡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