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級設定: 最小字 一般字 最大字

交會的燦爛火花-創新製作

在傳教士與中西方人士直接或間接的積極推介下,十七世紀晚期至十八世紀初,中法雙方經由直接模仿,進而各自發揮創意,在文化與藝術方面分別孕育出嶄新的風貌,呈現出東西雙方經由密切的交會後所迸發出的燦爛火花。

路易十四時代,法國的玻璃工藝以Bernard Perrot(1640-1709)所燒製者最負盛名,本次展覽中借自法國的七件玻璃器,或由其親手製作,或出於其工坊。這些玻璃器有吹製的,也有模製的,更有吹製加模製的,不一而足。

當時法國先進玻璃工藝吸引著康熙皇帝的目光,遂在造辦處建置玻璃廠,並且成功的燒製出單色玻璃、套玻璃、刻花玻璃、灑金玻璃、玻璃胎琺瑯彩等品類。當時燒製的成品不但供皇帝自己玩賞,也作為賞賜大臣的禮物,以示榮寵。此外,皇帝也曾將玻璃胎畫琺瑯器皿賞賜西洋人士,以展現內廷研製這項工藝的成就。

除了玻璃工藝,西歐的畫琺瑯工藝也曾深深吸引康熙皇帝的目光。此時除了開創出華麗的金屬胎畫琺瑯工藝外,匠役們也將琺瑯釉彩繪在瓷胎與宜興陶胎器表,成為後人稱頌的琺瑯彩陶瓷器。

千年來,中國瓷器的燒製馳譽國際,傳教士遠來中國傳教,也肩負介紹在中國的所見所聞,有關中國人燒製與使用瓷器的情形當然也在報告聞見之列。歐洲陶工經由實物的觀察與模仿,加上傳教士的報告,對於中國的青花瓷器的紋飾,從模仿到創新;路易十四時期發展出的垂帷紋飾,精緻而華麗,甚具特色。

在繪畫藝術方面,經由傳教士的推廣與教導,當時滿漢畫家都曾創作出具西方透視法的畫作,甚至有油畫作品傳世,顯示出當時中西繪畫技法交會、融合的時代意義。

青花垂帷紋香具(另開新視窗)

青花垂帷紋香具
約1700-1715年
法國 聖克婁工坊
軟質瓷 釉下彩
高21公分 徑16公分 口徑11公分
高19.1公分 直徑16.3公分 口徑10.5公分
Inv. 12625 & 12626 1906年購
巴黎裝飾藝術博物館藏

聖克婁工坊在展現出其製作品質後,便致力創新。這兩個香具即為最佳範例。在此,聖克婁未模仿中國瓷器,而是進行改造,特別採用工坊經常使用到的突起卵形圖飾。兩器物中其一為出現此類圖飾的首例,另一個則無,然畫師以珍珠飾帶來仿效卵形圖飾。

清 康熙 玻璃胎畫琺瑯藍地牡丹膽瓶(另開新視窗)

清 康熙 玻璃胎畫琺瑯藍地牡丹膽瓶
高12.6公分 口徑3.1公分 底徑3.8公分
故瓷17588
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侈口,長頸,垂腹,底部看似外撇的圈足,卻係實足。全器以藍料為地,間飾彩繪纏枝牡丹花卉紋樣,口與足各留有一圈白邊,白邊上下又各加塗一圈金彩。底部無款,除因傳世隨附有乾隆朝為之配製的木匣,透過匣蓋上所刻「康熙年製玻璃胎畫琺瑯花卉藍地膽瓶一件」,而得知該件作品產燒於康熙時期。依據官書和傳教士書簡的敘述,也得知康熙三十五年(1696)清宮造辦處下設有玻璃廠,產造的玻璃胎畫琺瑯不僅被康熙皇帝用以賞賜羅馬教皇特使,同時透過高士奇《蓬窗密記》記載,也瞭解康熙皇帝在清宮督造西洋工藝的產造,其背後亦深具「遠勝西洋」的政治意圖。

清 康熙 銅胎畫琺瑯花卉方盤(另開新視窗)

清 康熙 銅胎畫琺瑯花卉方盤
長17公分 寬15公分
故琺376/列-360-36
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銅胎方型淺盤,器緣呈波浪狀,口沿、四角與底邊鍍金。盤內由四組綠色縱橫曲線分為二十五格,每格內繪折枝花,有連枝並蒂者,亦有兩種花卉或植物相搭配者,計有梅、蘭、荷花、芝蘭、水仙、海棠、牡丹、茶花、玉蘭、秋葵、石竹、芙蓉等十餘種。中心格內為正倒兩朵纏枝番蓮花。內壁四面環繞碧藍地轉枝花卉紋,與外壁之黃地花卉紋作不同方向之律動。口沿鑲邊處飾以白地褐紫色卷草紋。此盤之背面同樣以四組縱橫曲線分為二十五格,但圖形為左右正倒相疊之侈口鼓腹瓶形器。瓶身有盤螭紋、蕉葉紋、花葉紋、渦卷紋等裝飾紋樣。盤心有“康熙御製”四字雙行楷書款。每格內分別以白地與淺藍、淡黃、淺綠、淺紫、桃紅五種暈染色調繪飾於紋樣上作搭配,並有二處以點狀虛線為飾。深淺暈散的色彩與倒正交錯的弧形紋產生一種虛實相生,帶有重疊反影與多面稜鏡互映的視覺意象。

此件淺盤之造型,異於一般花口或多角形盤碟,弧狀起伏的邊緣線條使金屬胎質產生有如囊袋弛張的柔軟質感。琺瑯釉層勻整緻密,色彩配置豐富,盤心與背面紋飾略見工筆細繪,與淺勾輪廓暈染施色的差異,在康熙朝琺瑯製器中是設計特殊,製作精美的成品。

清 康熙 銅胎畫琺瑯玉堂富貴瓶(另開新視窗)

清 康熙 銅胎畫琺瑯玉堂富貴瓶
高13.4公分 口徑4.2公分
故琺384
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銅胎玉壺春式瓶。鎏金侈口下方以黃地花卉圖案裝飾,頸飾一圈蕉葉紋。器腹白地繪折枝牡丹、臘梅、辛夷及湖石景致。器內施淺藍色釉。圈足有白地黑色轉枝花,底有白地「康熙御製」雙行雙方框隸書藍料款。

花卉描繪細膩生動,富於光影明暗變化,透露出受到西洋寫實畫風的影響;圈足的黑色轉枝花,亦是西洋式的邊飾。牡丹等花卉嬌嫩的粉紅色,應是以發展於歐洲、由廣東工匠新近傳入的氯化金紅所繪;而描寫湖石的釉上藍料,也是此際調配出的新顏色。此件銅胎畫琺瑯瓶有青花五彩瓷器之裝飾效果,但因為皆為釉上彩繪、火侯較易掌控,使得繪畫之精緻有過之而無不及,不僅為康熙朝、更是清代畫琺瑯佳作。

清 康熙 瓷胎畫琺瑯花卉盤(另開新視窗)

清 康熙 瓷胎畫琺瑯花卉盤
高2.6公分 口徑19.6x18.9公分 底徑11.5公分
故瓷8808
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折沿盤,口作八瓣菱花形,弧形壁,平底,淺圈足。盤內淺劃暗花茶花紋。足內平底無釉,中心畫雙圈,內書「康熙御製」款。盤心以黃料為地,中心畫紅色番蓮花,間飾粉、藍、紫三色小花與花苞,內周壁畫紅、藍、粉、紫四色番蓮花,折沿以紅料彩繪卷枝紋。外周壁裝飾藍、紅、紫、黃四色番蓮花,外折沿以淡紫料彩彩繪串枝葉紋。

依據蔡和璧研究,盤子本身為永樂朝製品,磨掉足內底釉後所添加的康熙年款,反映出康熙朝使用清宮庫藏白瓷彩繪畫琺瑯的例證。此外,因裝飾紋樣多半運用雙鉤技法完成,故從清晰可辨的輪廓線中,也展現出類似於銅胎掐絲琺瑯以銅絲圈填紋樣的特色。

清 康熙 宜興胎畫琺瑯萬壽長春海棠式壺(另開新視窗)

清 康熙 宜興胎畫琺瑯萬壽長春海棠式壺
高6.9公分 口徑6.5公分 足徑6.5公分 通蓋高9.3公分
故瓷16977
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四瓣瓜棱形壺,曲把、短流,蓋作四瓣菱花形,捲唇邊,蓋面繪黃色秋葵與紫色雛菊,緣邊飾綠彩。壺身兩面彩繪粉色桃實與桃花,流與曲把周緣則裝飾黃、粉兩色月季花,壺身於紋飾之外,且加施一層透明釉,底以黃料勾描雙圈,內書「康熙御製」四字宋體款。

使用進口琺瑯料在宜興胎上彩繪紋樣,或可視為是康熙皇帝推廣瓷胎畫琺瑯所衍生而出的另一項創意。從道光十五年登錄完成的《琺瑯、玻璃、宜興、磁胎陳設檔》中,可以明顯地觀察出宜興胎畫琺瑯主要產造於康熙朝,且因桃實與月季花象徵「萬壽長春」,故能呼應檔案中對於當時所見關於「宜興胎畫琺瑯萬壽長春海棠式壺,壹件,蓋有缺」的記載。

清 班達里沙 人葠花(另開新視窗)

清 班達里沙 人葠花
軸 紙本設色
縱136.1公分 橫74.2公分
康熙御題:熱河產人參,雖不及遼左,枝葉皆同,命畫者圖繪,因戲作七言截句記之;舊傳補氣為神草,近日庸醫悞地精,五葉五枝含洛數,何斟當用在權衡。鈐印三:中和、康熙、稽古右文。
故畫002507
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班達里沙(活動於康熙、雍正年間),為滿洲或蒙古族人,擔任「畫畫護軍」,為郎世寧(Giuseppe Castiglione, 1688-1766)的弟子之一。據《造辦處活計檔》雍正元年(723)〈記事錄〉記載:「班達里沙、八十、孫威鳳、王玠、葛曙、永泰等六人,歸在郎石寧(世寧)處學畫。」雍正元年至十年之間〈畫作〉亦有多筆記錄顯示,栢唐阿班達里沙與其他宮廷畫畫人於圓明園合繪通景畫、年節畫。「栢唐阿」或「柏唐阿」,皆是滿文的音譯,為匠役的意思。〈人葠花〉是本院藏品中較為罕見之油畫作品,設色方式採平塗法,受光面保留白色,背光面塗成黑色,但仍有中間色調,與中國傳統設色技巧略有區別。清宮有以油彩作畫的記錄,但並不使用畫布,改以光滑堅韌,不易暈染的高麗紙為材質,以油彩落墨則成半滲化狀態。畫中花盆侈口折沿,深腹、上豐下斂,矮圈足。通體罩施粉色釉,口沿天藍、紫彩相間,外壁局部出現葡萄紫釉彩,或欲摹仿鈞釉瓷盆。花盆表面光影變化細膩,具有明暗層次和退暈變化,因年久畫面上泛起白色。安放盆栽束腰帶托泥朱漆花几,三彎腿弧線優美。構圖採透視法融入光學現象,光線被器物遮住而在几面及地面投下灰色陰影。

人參多年生草本,莖直立具長柄,莖端掌狀複葉,先端漸尖,邊緣有細尖鋸齒,葉片暗綠或紫綠色。三年生開花結果,果實腎形,初為淡黃綠色,熟時鮮紅。畫家深入觀察植物自然生長生態,以俯視法處理葉片,使之平面依次伸展,而不是柔軟自然垂下,盆景內另繪雜卉。畫上方康熙泥金行楷書題云:清勁剛健,整齊劃一,屬早期仿唐人及趙孟頫書風。人參是名貴藥材,具有補氣增強免疫功效東北長白山脈一帶,吉林、遼寧、黑龍江皆是著名人參產地。康熙四十七年(1708)法國耶穌會士杜德美(Pierre.Jartoux, 1668-1720)奉康熙皇帝之命,與法國籍傳教士雷孝思(Jean Baptiste Regis, 1663-1738)、白晉(Joachim Bouvet, 1656-1730)被派往遼東、北直隸一帶長城測量經緯點。杜德美在長白山接觸到人參並親自服用,對它的功效有直接體驗。康熙五十年(1711)將所見人參的形態、藥性、生長環境、分佈區域詳細記錄繪圖,寄往法國耶穌會和英國皇家學會,並刊載在《耶穌會士通信集》,引起歐洲科學家對人參功效的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