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 孫祜、周鯤、丁觀鵬 〈陶冶圖冊〉| 清 孫祜、周鯤、丁觀鵬 〈陶冶圖冊〉|
清 孫祜、周鯤、丁觀鵬 〈陶冶圖冊〉| 清 孫祜、周鯤、丁觀鵬 〈陶冶圖冊〉
清 孫祜、周鯤、丁觀鵬
〈陶冶圖冊〉
私人收藏

  
以陶瓷製作為題的繪畫,詳實的紀錄不同的生產步驟,包括「採石、製泥,淘練泥土,煉灰、配釉,製造匣缽,圓器修模,圓器拉坏,琢器做坏,採取青料,揀選青料,印坏、乳料,圓器青花,製畫琢器,醮釉、吹釉,鏇坏、挖足,成坏入窯,燒坏開窯,圓琢洋彩,明爐、暗爐,束草裝桶,祀神酬願」等,在院畫家孫祜、周鯤、丁觀鵬精妙的筆觸之下,完整的重現御窯廠的生產規模。尤其是「琢器造坏」一項,拉坏、修坏與畫坏等一連串的工序,透過圖畫清楚的展現於觀者的眼前。而「圓琢洋彩」中,陶工研磨青料,畫工為大龍缸上彩,其他匠人亦分施不同的彩料,作坊寬敞明淨,藝匠各司其職,分工細密卻井然有序,無怪乎乾隆官窯素有「集大成」的美譽。

  三位畫家中,孫祜供奉內廷,周鯤在如意館當職,丁觀鵬任職於南薰殿,三人各有領域,在官方的指示下共同合作以完成「陶冶圖冊」。然而對照檔案,發現乾隆三年,皇帝交下「陶冶圖冊」二十幅,指名要「唐岱畫樹石,孫祜畫界畫,丁觀鵬畫人物」。乾隆八年,有「陶冶圖冊」完工,皇帝傳旨唐英,請他就圖畫的內容逐一的編排次序,詳細的寫出每一個步驟,同年,唐英即在奏折中回報他為「陶冶圖冊」所作的文章。最後再由宮廷書法家戴臨執筆抄謄,以裝裱成圖文並茂的畫冊。

  其實,檔案中完全看不出製作「陶冶圖冊」的動機,連乾隆三年如意館所畫的〈陶冶圖冊〉究竟在什麼時候完成?它和乾隆八年的「陶冶圖冊」是否為同一本,皆無法從隻字片語中尋求解答。又,畫「陶冶圖冊」的畫家,檔案與傳世品存在著唐岱與周鯤之別,加上乾隆三年與八年又相隔甚久,因此,推測院畫家所繪製的「陶冶圖冊」或許不止一本而已。

  「陶冶圖冊」的創作,若以乾隆三年為計,其出發點顯然非常特別。回顧歷史,每一位新皇帝上任之後,皆率先公佈減燒之令。乾隆皇帝一反常態,不但不減燒御器,反以「陶冶圖冊」來表明皇帝關心陶瓷生產的態度,其用意或許可以追溯至祖父康熙皇帝。康熙即位之後,為改善宮廷權力鬥爭的狀態,故令以南宋「耕織圖」為本,請當時的院畫家畫(御製耕織圖),已借攸關民生大計的耕織本業來轉移大家的註意。

  乾隆皇帝效法祖父的行徑,由他主導繪製的〈陶冶圖冊〉,不僅詳實的紀錄御窯廠的生產狀況,同時也展現乾隆官窯開發的新技術,對乾隆而言,「陶冶圖冊」的創作,早已超越皇帝平日下達的「照此款示、花樣燒造」的旨令,它更深刻的說出乾隆效法古代舜帝的想法。虞舜作陶於河濱,人們感念他的德政,燒出來的作品「器不苦瓢」、件件精良。乾隆以帝王之尊,親自策劃陶冶,其仿效前人以德治理天下的理想不言而喻。(余佩瑾)

清 雕竹仿古絡紋壺 清 雕竹仿古絡紋壺
夜一四二12,故雕03.11.00093,院1933
口徑5.9公分 腹徑11.7公分 高14.4公分

  微侈口,削肩,圓腹鼓出,圈足外撇,近底緣壁直,雙圓環耳,下各帶一活環。頸飾二道減地陽線S形回紋,腹飾淺浮雕絡繩紋,器腹最鼓處,於十字交叉點又淺浮雕一圓環紋以連接絡繩紋。

  全器共用四塊竹材分別雕製:圈足與底乃取一段帶有竹隔的竹節雕製而成;器身自口緣至絡繩紋最下方另用一段竹節雕成,器腹掏堂,使得腹部與口部器壁厚薄接近;帶活環的圓環形耳乃取小塊竹材雕製而成。

  乾嘉之際,金石學興盛,竹刻界也開始摹刻金石,或雕刻金石文字,或雕刻古器物形制,這件「雕竹仿古絡紋壺」就是一件模仿戰國銅器器形與紋飾的竹刻藝術品。(嵇若昕)


清乾隆 玉菊花洗| 清乾隆 玉菊花洗

清乾隆 玉菊花洗
呂一七九O24 故雜1431 院1962箱
長:13.9cm;高:3.8c

  
玉洗的質地為閃玉,外形方中帶圓,四角及左、右兩側飾鏤空花一朵,器外壁淺浮朵花紋,外底則裝飾著層層開展、井然排序的花瓣紋,一如盛開的菊花,而底心琢「乾隆御玩」款。

  這件玉器的特色,約略可以歸納為:一.大量花葉紋的運用;二.朵花的花心內嵌有紅色料石;三.器壁極薄,薄到單面的紋樣、款識在另一面清晰可見,而所以稱為特點,是因為和中國傳統玉器的風格大不相同,反而是較為近似「痕都斯坦」玉器。

  乾隆皇帝認為「痕都斯坦」玉器「製絕精巧」,蘇州玉工是略遜一籌的,所謂「蘇州專諸巷多玉工,然不如和闐美玉痕都斯坦玉工所製者,彼蓋水磨所造,花葉分明,撫之卻無痕跡」,「痕都斯坦玉杯一,…瑩薄如紙,惟彼中匠能之,內地玉工謝弗及也」。

  而在帝王如此明確的表達其品鑑結果之下,中土的玉工也就嘗試的去學習「痕都斯坦」玉器「葉簇見重層,刀斧渾無跡」、「撫外影瞻內,花擎葉反披」等特點。這件玉菊花洗就是此一新嘗試下的成品。(張麗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