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筆-皇帝的硃批

元月二十八日「知道了:硃批奏摺展」全面更換展件,推出
「御筆-皇帝的硃批」單元,選展了康熙至光緒等八位君主的硃
批,及遜帝宣統的二道批諭。「硃批」反映的是清帝日常書寫體,
率性直書,無須做作,不用代筆,與正式的題跋揮毫大有不同,
或能更真實地讀出清朝皇帝的書法成就。

引言

清朝皇帝以滿族入主中原,統治廣大的漢人社會,因此每位君主均熱心學習漢文化;練習書法,更是日常批閱公文所必需。資料顯示,最晚自康熙始,清帝個個勤練書法,康、雍、乾三帝更好此道,留下的題跋墨跡不計其數。康熙皇帝在《聖祖仁皇帝庭訓格言》中說到:「朕自幼嗜書法,凡見古人墨蹟,必臨一過,所臨之條幅手卷將萬餘,賞賜人者不下數千。天下有名廟宇禪林,無一處無朕御書匾額,約計其數,亦有千餘。大概書法,心正則筆正,書大字如小字。此正古人所謂心正氣和,掌虛指實,得之心而應之於手。」在他的庭訓下不但皇子皇孫勤練書法,流風所及也影響到士大夫階層的通行書體,清人金安清在《水窗春囈》描述到:
  館閣書逐時而變,皆窺上意所在。國初聖祖喜董 (董其昌1555-1636)書,一時文臣皆從之,其最著者為查聲山(查昇1650-1707)、姜西溟(姜宸英1628-1699)。雍正、乾隆皆以顏(顏真卿708-784)字為根底而趙(趙孟頫1254-1322)、米(米芾1051-1107)間之,俗語所謂墨圓光方是也。然福澤氣息,無不雄厚。嘉慶一變而歐(歐陽詢557-641),則成親王 (永瑆1752-1823) 始之。道光再變為柳(柳公權778-865),如祁壽陽(祁寯藻1793-1866)其稱首者也。咸豐以後則不歐(歐陽詢)不柳(柳公權)不顏(顏真卿),近且多學北魏,取逕愈高,成家愈難,易流於險怪,千篇一律矣。然白摺小楷仍取其勻秀。近日奏摺,皆機取士法不宜專尚試帖小楷。其實嘉慶以前,即有此二事,而不礙其人才輩出。此語真因噎廢食矣。

康、雍、乾三位君主喜好那位名家書體?他們的書法成就如何?嘉慶是否習歐體?道光是否愛柳公權 ( 778-865 ) ?咸豐以後是否不歐不柳不顏;以及有清一代士大夫通行的書體等問題,都不難在院藏的硃批奏摺中得到答案。當然在本院書畫典藏品中,保留有大量皇帝題跋墨寶,但較之皇帝硃批,後者更見率性自然,或能更真實地呈現皇帝的書法成就。雍正皇帝曾談論過他批摺情形:「雍正六年以前,晝則延接廷臣,引見官弁。傍晚觀覽本章,燈下批閱奏摺,每至二鼓三鼓,不覺稍倦,實六載如一日。」;又言「此等奏摺皆本人封達朕前,朕親自覽閱,親筆批發,一字一句,皆出朕之心思,無一件假手於人,亦無一人贊襄於側,非如外廷宣布之諭旨,尚有閣臣等之撰擬也。」說明了皇帝硃批不假手於人。

以下從國立故宮博物院所藏十五萬八千多件硃批奏摺中,選錄康熙至宣統九位君主的硃諭,以享讀者。為方便讀者閱讀及了解原委,文中除將「硃批」一一釋出外、詳列原摺內容,並以案語說明部分細節。再則,文中對皇帝硃批所見書法成就的論述,則出自書畫處何傳馨之手。
   

康熙帝硃批

皇帝的硃批-詳細內容請看右邊文字說明

康熙四十九年十一月三日

江寧織造曹寅謝恩摺

康熙硃批:

知道了。惟疥不宜服藥,倘毒入內,後來恐成大痳風症。出海水外,千方不能治。小心!小心!

土茯苓可以代茶,常常吃去亦好。

案:康熙皇帝好醫學,且懂些處方,除了在宮中製藥賞賜臣工外,也經常透過硃批奏摺關懷臣子身體。曹寅這則謝恩摺中,提到自已因風寒誤服人蔘,得解後又患疥卧病兩月餘,前蒙恩命服「地黃湯」,等得以痊癒,現又蒙恩命以「 土茯苓 」代茶服,真是天恩浩蕩。康熙對曹家真是皇恩浩蕩,三代任江寧織造肥缺不說,曹顒經營不善,虧空錢糧,康熙又將兩淮鹽差賞賜,並令李煦代理經營,終至反虧為盈。
皇帝的硃批-詳細內容請看右邊文字說明

康熙五十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江寧織造曹顒奏報錢糧具已清補全完餘銀恭進養馬摺

康熙硃批:

當日曹寅在日,惟恐虧空銀兩不能完,近身沒之後,得以清了,此母子一家之幸,餘剩之銀,爾當留心,況織造費用不少,家中私債想是還有,朕只要六千兩養馬。

案:曹顒此摺另附清單一件,詳載李煦代理鹽差一年淨得餘銀伍拾捌萬陸千兩,補繳各項虧欠開支,餘參萬六千兩,曹顒奏請恭進以備養馬。
皇帝的硃批-詳細內容請看右邊文字說明

康熙五十九年二月初二日

江寧織造曹頫恭請聖安並報江南米價百姓安樂摺

康熙硃批:

近來你家差事甚多,如磁器、法 ( 琺 )朖( 瑯 ) 之類,先還有旨意,件數到京之後送至御前覽完纔燒法琅 ( 瑯 ) ,今不知騙了多少磁器,朕總不知,已 ( 以 ),後非上傳旨意,爾即當密摺入內聲名 ( 明 ) 奏聞,倘瞞著不奏,後來事發,恐爾當不起一體得罪,悔之莫及矣。即有別樣差,使亦是如此。

案:曹頫奏摺原為請安、奏報江南米價及呈遞「正月分晴雨錄」,不意發還奏摺內,夾來了一則康熙硃批意旨,指責曹頫不當。曹家三代受恩,至曹頫劃下休符,已是雍正年間事矣。

聖祖康熙皇帝愛好書法,他認為臨習書法是「陶養德性,有益身心」的活動。他常與侍臣討論古人書法,並且經常以御書頒賜群臣,或題署名勝寺宇。

康熙皇帝年輕時學書受沈荃( 1624-1684)及兩位內侍影響,沈荃書學董其昌,因此康熙帝十分重視董其昌的書法。硃批所見楷書與行書結體疏秀圓柔,筆畫起止著意於回鋒、勾挑或提按,的確可以看到董其昌的影響。

雍正帝硃批

 
皇帝的硃批-詳細內容請看右邊文字說明

雍正四年六月二十一日

河南巡撫田文鏡
奏報豫省雨澤及秋禾暢情形摺

雍正硃批:

朕實喜俱不敢,秋成後再講,如春麥則朕之欣幸不可筆諭矣!

皇帝的硃批-詳細內容請看右邊文字說明

雍正四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湖南巡撫布蘭泰奏報
賣房地產清還藩庫借款摺

雍正硃批:

可笑之極,大凡過猶不及,從未聞督撫賣房售地做官之理。聖人云:「雖小道必有可觀,至遠恐泥。」正為此等事也。將房地用完時又如何措置?況直省督撫皆奏朕,有一兩萬金養廉犒賞之需。今覽你此奏,朕實無一些嘉獎處,但朕知你居心操守,所以信你此奏,而未免哂你扁淺不通,器度窄「陝」 ( 狹 ) 也。教朕如何批諭令你要錢也。

湖南巡撫布蘭泰做官做賣房地產填補虧損,還寫個摺子奏聞,雍正批閱奏摺時,定是哭笑不得,御筆一揮,寫下了這段有趣的硃批。細讀之下,既能感受君臣對話的親切,亦可賞評雍正流暢的書法。

 

雍正皇帝受康熙影響,為皇子時便好書法,經常臨習宮中所藏古代名家墨蹟。硃批所見行書與康熙帝相近,用筆流利勁健,結字則偏於高長而更為緊密。

   

乾隆帝硃批

 
皇帝的硃批-詳細內容請看右邊文字說明

乾隆十八年十月初七日

刑部尚書劉統勳奏洪澤湖水位稍降及催儹物料督辦壩工情形摺

乾隆硃批:

覽奏俱悉,今命卿速來京,以便面陳情形,較之來往問對更為親切。可量力而來,亦不必疲頓道路。至催積物料,亦屬要務,可告之舒赫德、策楞。

案:乾隆十八年秋,霪雨連綿,洪澤湖水位暴漲,漫過壩口,河臣高斌革職查辦,刑部尚書劉統勳、兵部尚書舒赫德及署河臣策楞趕赴水患工次督工賑災,九月二十六日後,雨勢減緩,霖源之象已消,乾隆召劉統勳返京面陳河患整治方法。
皇帝的硃批-詳細內容請看右邊文字說明

乾隆二十八年七月十一日

阿桂、裘曰修、方觀承等合奏
分道督辦直省蝗蝻情形摺

乾隆硃批:

大潦之後,蝗蝻固所必有,然不可不盡人力也。覽奏固中地方官推諉之弊,然以朕視之,即爾等亦未免有委之無可奈何之意矣。昨已有旨詢問,尚應竭力督捕,勉之,慎之。
皇帝的硃批-詳細內容請看右邊文字說明

乾隆三十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雲貴總督劉藻飛報雲南軍情摺

乾隆硃批:

如此軍機,何不即用六百里飛遞。適又據常鈞奏報,刀派先一案,並有旨諭卿。總之此事似不可中止小小懲創了事,莫若大舉以靖其源,或俟兵威齊集,再行進發亦可。卿衹宜調度鎮撫,攻戰之事,應督催達啟奮勇為之,綠旗兵已不足稱勇,況土練乎?如再加之以詐偽,更不可問矣!此最宜留心者。

皇帝的硃批-詳細內容請看下方文字說明 皇帝的硃批-詳細內容請看下方文字說明

乾隆三十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雲貴巡撫鄂寧奏報派員查看猛密各路軍營情形摺

行間硃批:

此皆不知軍務之言。我兩路大軍之進,為剿賊乎?為防賊乎?如深入得甘阿瓦,則此散寇不剿而自服,即如防邊不過汝地方之事,即有賊闌 ( 闖 ) 入,亦非大事,若處處防邊,則誰為進剿之兵,汝不將額爾登額、譚五格之逗留無能查參,而反聽其言,處處增添防兵守地方,成何事體。今明瑞已懸軍深入,而額爾登額等衹以守地為辭,不繼進,其罪已不可問,而汝亦可謂不知事體輕重矣。

摺尾硃批:

此奏大非鄂爾泰之子口中所宜出者,急宜猛省,不可模稜。聽漢幕賓庸懦,無能輩之言也。

 

乾隆皇帝少年時即對書法有興趣,登極後亦不忘結習,日常政事之餘,經常「弄翰抒毫」,以書法自娛,不但承襲古代帝王書畫鑑賞的傳統,也親自臨習古帖,浸淫於書法創作,在內府的書畫藏品和其他文物上,留下大量的詩文題記。他在書法創作中表現出十分慎重的專業書家的態度,早年至晚年筆法由清秀流利漸變為渾厚圓勁,書體(行、草)與風格(以東晉王羲之 303-361為法)則始終如一。硃批是日常實用的文書,書寫時比題跋古蹟稍微放逸,用筆也多輕重濃淡變化,結字疏密相間,行氣一貫,增添許多書法美感。
   

嘉慶的硃批

 
皇帝的硃批-詳細內容請看右邊文字說明
皇帝的硃批-詳細內容請看右邊文字說明

嘉慶元年四月二十三日

直隸總督梁肯堂
奏報省城及附近得雨情形摺 ( 左 )

嘉慶硃批:

京中亦同,惟略霑潤,究欠優渥,不可自欺,餘有旨。

 

嘉慶元年九月十五日

蘇淩阿、蘭第錫、康基田等奏報
束清禦黃兩壩合龍情形摺 ( 右 )

嘉慶硃批:

覽奏欣慰,敬祝上天神明賜佑,連陶引河順軌,堤工合龍,爾等共勉之。

皇帝的硃批-詳細內容請看右邊文字說明

嘉慶二年閏六月二十七日

永璘奏報臣家下人在外滋事經嚴審從寬不加深究感激莫名摺

嘉慶硃批:

此事姑恕汝,若再不知小心謹飭,稍有放縱驕恣,一經奏聞,定當嚴懲也,特諭。

金安清在《水窗春囈》記載中稱,嘉慶帝書體一變為歐法,不過從硃批所見行草書,與父親乾隆帝相似,也是光圓一路,結字緊密,有錯落迭蕩之趣。小字楷書圓扁,結字不穩,看不出有歐體 (歐陽詢557-641)的嚴謹端正。

   

道光帝硃批

 
皇帝的硃批-詳細內容請看下方文字說明

道光三年五月二十八日

雲貴總督降三級留任明山等
奏謝天恩捧到恩賞紫金藥錠各件摺

道光硃批:

知道了,朕思為政之要,在於得人,況兩司責任綦重,若稍不勝任,難資治理。現任雲南藩司史譜,朕看其學品尚屬去得,但閱歷未久,才具操守若何?尚未深知。臬司吳廷琛,才具似可,其品行操守辦事是否實心,尚應留心察看。卿等皆受國厚恩,畀以邊疆重任,必當破除一切情面,據實秉公,以甄別屬員為先務,方為不負委任。以上兩司務要隨時訪察,如有不妥,即行密奏,斷不可令其有誤公事。若心存係朕特擢之人,不肯誰何,則與朕用人之苦衷大相刺繆矣。誌之!密之!

皇帝的硃批-詳細內容請看右邊文字說明

道光十八年九月二十四日

閩浙總督鍾祥等奏報為審明私出外洋
買販鴉片暨開煙館各犯嚴審定擬摺

道光硃批:

早應如此嚴辦,姑從寬,既往勿論,嗣後務當嚴行督飭文武勸懲兼施,無論興販吸食官兵百姓一概認真查辦,斷不准仍前鬆懈。海口尤當加意查緝,務要認真禁止。卿其勉力佐朕除中國一大患也。著該部速議具奏。

皇帝的硃批-詳細內容請看右邊文字說明

道光二十一年十月二十六日

奕經、文蔚等奏為沿途探訪浙省情形
並酌擬辦理機宜據實密陳摺

道光硃批:

所辦甚合機宜,必要布置周妥,萬勿性急,一鼓作氣,揚我國威,殲茲醜類,佇膺懋賞,朕惟卿等是望,亦惟卿等是賴也,即有旨諭。

皇帝的硃批-詳細內容請看下方文字說明

道光二十二年四月十八日

奕經、文蔚等奏為尖山逆船開赴外洋陰雨連朝錢江水勢未落
酌量催調兵勇赴省嚴防恭摺馳奏

道光硃批:

逆夷奸計,發則中。將軍等之謀勇迄無一應,前奏錄逆情形窘迫一摺,朕已深疑其詐,然數千里外若遙為斷制,又恐或悞事機,軍營有掣肘之虞,不久果中逆夷奸計,朕之憂憤苦衷將誰言之,惟有仰叩天恩,敬祈祖佑,加護大清,殄逆安民,以宥朕皐。在事文武宜如何體諒朕心,同心協力奮勉交加,速建奇功,以副簡命也。即有旨,二十三日子刻。

案:皇帝硃批例不署日期,道光在摺後署子刻,說明他憂心前線失利,深更夜半仍在批閱奏章。

 

道光皇帝的書法沿襲先世的傳統,筆畫略粗,用筆有顏體的根底,如豎畫與浮鵝的鉤挑,橫轉豎畫的折肩,結字大都上窄下寬,大小一致,顯得有些稚拙。
 

咸豐帝硃批

皇帝的硃批-詳細內容請看右邊文字說明

咸豐十年十月二十五日

奕訢、桂良、文祥等奏為先將俄夷地圖恭呈御覽並各國互換和約應否進呈請旨遵行摺

咸豐硃批:

互換和約著收存世禮部備查,毋庸賚赴行在。至明歲季春赴吉林查勘分界事宜,應派何人前往方昭妥慎,著恭親王酌擬請旨。

案: 咸豐皇帝 自 十年八月初八日逃離圓明園北狩,至翌年七月十七日病逝承德避暑山莊。

皇帝的硃批-詳細內容請看下方文字說明

咸豐十年十一月初八日

僧格林沁 (Borjigit Seng-ko-lin-ch'in) 奏為督帶馬步官兵行抵濟寧
製辦軍火俟後到官兵到齊相機攻剿摺

咸豐硃批:

另有旨。現在夷務雖平,而捻逆各匪意圖北犯,實在意中。儻汝軍深入,捻巢漸次掃除,亦非一戰即可成功,若曠日持久,致該逆偵知我無後勁,繞路北竄,彼時汝軍反為賊所隔,欲回無路可繞,即使能繞出賊前,亦恐將為強弩之末,不能貫魯縞,豈不有關天下合局,誠非淺鮮,現在返覆熟思,汝仍應遵前旨,坐鎮山東以杜其窺伺之心,斷難輕於一試致誤全局。
皇帝的硃批-詳細內容請看右邊文字說明

咸豐十一年正月十四日

僧格林沁等奏為捻匪大股竄入
山東境官兵截剿失利現在駐兵濟寧迆南以扼北竄摺

咸豐硃批:

另有旨。朕已降旨於二月十三日回鑾,三月初二日恭謁東陵,仍駐蹕熱河。現在京師人心已定,夷人甫經換約甚屬相安,惟捻匪時圖北犯,該大臣務當加意嚴防,斷勿再蹈前轍,懔之。

案:自英法聯軍攻陷北京,咸豐西狩熱河後,一直不願回鑾。十一年正月初二日,他降旨二月十三日回鑾,其後又起變化,最後在七月十七日病逝於避暑山莊。在本件硃批中,咸豐已吐露仍駐熱河的心意。

皇帝的硃批-詳細內容請看右邊文字說明

咸豐十一年五月初二日

倉場侍郎成琦、吉林將軍景淳等奏為起程前赴興凱湖查勘中俄分界事宜摺

咸豐硃批:

知道了。事事總宜堅守和約,勿得稍涉通融,此次駁飭尚屬得體。細閱該國照會,文義雖不明晰,但恐該國先至興凱湖,任意侵佔,在汝等未到之前,返以道路艱難為體恤見好地步。無論如何梗阻,汝等必應至該處以期兩國無事,以後不至別生枝節。

咸豐皇帝的書法與乾隆相似,講究中鋒用筆,筆畫圓轉,結體端莊穩重,承襲清初以來董 (董其昌)字的影響。楷書起筆收筆重按,豎畫粗重,可以看到顏(顏真卿)柳(柳公權)及歐(歐陽詢)的特色。

 

同治帝硃批

皇帝的硃批-詳細內容請看右邊文字說明 皇帝的硃批-詳細內容請看右邊文字說明 皇帝的硃批-詳細內容請看右邊文字說明

同治十二年五月二十日河東河道總督喬松年奏陳豫東黃運

兩河所辦河工遵照舊章奏陳摺 ( 左 )

同治硃批:

工部知道單五件併發

中、同摺附片硃批:

著照所請兵部知道

同治十二年五月十三日

恩麟奏參貪劣不職藉端巧詐侵挪庫項盤剥防兵之糧員王來儀請旨革職審辦摺 ( 右 )

同治硃批:

王來儀著即行革職嚴審究辦按律定擬該部知道

案:

同治生於咸豐六年三月二十三日,六歲 ( 虛歲 ) 登基,十八歲 ( 同治十二年正月 ) 親政,這是他親政後批閱奏章的硃批。

顏、柳的影響在同治帝書蹟中也清楚可見,起筆圓轉,橫畫末筆重壓,豎畫或圓或尖,橫轉豎筆有明顯粗細變化,豎鉤重頓輕挑,結字平正,都與顏柳的特色相似,不過撇捺勻圓,仍然反映了清初以來偏好柔美的館閣體書風。

 

光緒帝硃批

皇帝的硃批-詳細內容請看右邊文字說明 皇帝的硃批-詳細內容請看右邊文字說明

光緒二十三年五月十六日

陝甘總督喬陶模、甘肅提督董福祥等奏續辦河狄逸匪並拆毀回民拱拜禁革掌教名目以靖地方摺

光緒硃批:

知道了。叛回固應殲除,良回付尤應安輯,著該督等妥籌善後辦法,以靖地方。

光緒二十四年閏三月初一日

雲貴總督崧蕃奏為提督馮子材
因病籲懇開缺回籍調理摺

光緒硃批:

馮子材老成練達,素著戰功,著賞假兩個月,毋庸開缺。

皇帝的硃批-詳細內容請看右邊文字說明 皇帝的硃批-詳細內容請看右邊文字說明

光緒二十四年八月二十二日

江西巡撫翁曾桂奏為遵旨整頓保甲實行團練恭摺奏聞

光緒硃批:

知道了,即著飭屬認真辦理,毋得徒託空言。

光緒二十四年十一月十七日

雲貴總督崧蕃奏為滇省舉辦積穀及
團練保甲已著成效謹將辦理情形

恭摺奏聞

光緒硃批:

知道了,著仍著督飭各屬認真辦理,毋得日久懈生,虛應故事。

光緒帝小楷清秀勻圓,與明代以來館閣體相似,不過因年紀輕,書法臨習的功夫不足,結字筆畫平斜不協調,所以字的重心有些不穩。

 

宣統諭

皇帝的硃批-詳細內容請看右邊文字說明

宣統硃諭:

特派鄭孝胥為總理內務府全權大臣欽此

特派金梁為內務府大臣欽此

特加派濟煦為內務府堂郎中欽此

皇帝的硃批-詳細內容請看右邊文字說明

宣統硃諭:

整理家政毫無理由之可言,不足懼也,故朕毅然決然任命鄭為全權大臣。現值極困艱之時,深望卿等輔朕次第辦理家政,同舟並濟共持,危局不難整理也。朕日夜憂懼,無一日不以整理皇室內政為懷。

皇帝的硃批-詳細內容請看右邊文字說明

宣統諭 ( 鋼筆 ) :

諭金梁知悉:此次派卿清查熱河皇產事宜,實因數年之來熱河皇產荒癈已久,長此以往勢必殆盡,非任一精明強幹大員不足整頓一切。每思卿于朕前,尚屢直言匡諌規,在下必能破除情面改革積習,卿尚勉乎哉。

近一二日皇后受一種時行喉症甚劇,朕亦稍感喉疼,故暫不召見,望卿諒也。

本院所藏清代檔案中,有一包特殊的文獻-「宣統復辟文證」,共二十一件,記錄著末代皇帝溥儀出宮前意圖振作,恢復清室的一些作為。這批檔案經由清室善後委員會於民國十四年在養心殿內發現,說明檔案形成時間不會晚於民國十三十一月五日下午三時 ( 溥儀離開紫禁城的日子 ) 出宮,溥儀時十九歲。

宣統帝楷書端謹,起筆重收筆輕,有小歐(歐陽通)的面貌,可知早年曾臨習唐人楷書,奠定書法的基礎。

 

結語

帝王翰墨是表現文藝修養的條件之一,清代諸帝受傳統書學觀的影響,注重學習書法,書風近者取法元代趙孟頫,明代董其昌,上追唐代歐、顏、柳,以至東晉王羲之,各皇帝取徑雖略有不同,功夫與資質也有深淺之別,但都喜好勻圓謹飭一路,與內廷侍臣的館閣體相呼應。十九世紀以後,朝廷之外的專門書家則由帖入碑,創造新的風尚,已非朝體能企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