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瀏覽器不支援JavaScript語法,但是並不影響您獲取本網站的內容
世界文明瑰寶─大英博物館250年收藏展 Treasures of the World's Cultures: The British Museum after 250 Years
:::
:::
:::
【地域風韻】早期歐洲的藝術風格

歐洲早期文化廣泛分佈於歐陸地區,並且由各種不同文化信仰與風俗習慣所組成,這從歐洲石器、銅器與鐵器時代的文物可以得到印證。其中,散佈於歐陸以及大不列顛等地的塞爾特人,透過他們製作並保存下來的文物,可進一步了解早期歐洲文化的面相。展品中石器時代的飾板、石球;青銅器時代的石斧、手鐲、項圈、盾牌;鐵器時代的金杯、胸針、劍與劍鞘等,幾何圖案與動物紋飾的抽象風格,俱展現強烈的地域色彩。其後,在錢幣鑄造、個人寶藏、珠寶以及其他藝術作品,則透露早期歐洲受到希臘、羅馬與基督教文化的影響。至於時代稍晚產生於東歐地區的拜占庭文化,因受基督教影響,藝術作品呈現出特有的文化風韻,從中反映出早期歐洲藝術豐富多彩的特徵。

牧羊人聖餐盒

西元六世紀 拜占庭早期
埃及
象牙
高10.5公分 直徑13.6公分
放大圖
牧羊人聖餐盒

聖餐盒(Pyxis)是一個現代用語(源自希臘語的「盒子」),指象牙製的圓形盒子。這件聖餐盒上刻著兩個坐著的牧羊人,一個在吹笛子,另一個在鼓鐃鈸。他們之間有座小茅屋,屋下橫卧著一頭山羊。聖餐盒的另一面則刻有兩位牧羊女,一位提著水果籃,另一位在吹笛子,她們之間有兩頭綿羊。拜占庭早期保存下來的聖餐盒,約有二十件,多裝飾有神話傳說或田園風光。它們與其說是用於禮拜儀式不如說是用於日常生活,比如說作為珠寶盒或焚香盒。

但以理聖餐盒

西元六至七世紀
埃及
象牙
高7.6公分 寬10.5公分 長9.7公分
放大圖 1
放大圖 2
放大圖 3
放大圖 4
放大圖 5
但以理聖餐盒

但以理聖餐盒
 
但以理聖餐盒
 
但以理聖餐盒
 
但以理聖餐盒

這件聖餐盒裂成了兩半,而且鎖片也遺失了。盒蓋的下面是希伯來先知但以理(Daniel)的雕像,兩頭獅子護衛兩側。他的左邊,一位天使抓著先知哈巴谷(Habakkuk)的頭髮,拉著他去巴比倫送一鍋燉肉給但以理(《但以理書》);他的右邊,一個戴頭盔手持權杖的人,旁邊是一位天使和一頭拴在樹邊的公羊。這頭羊即是亞伯拉罕(Abraham)用來代替以撒(Isaac)獻祭的公羊。

聖餐盒是一種象牙盒,飾以神話傳說與田園風光,或基督教故事。它們有著多樣性的功能,有些完全用於日常生活,比如裝珠寶,有些可能用來盛裝聖餐酒或藥品。

薩頓胡頭盔(複製品)

西元七世紀早期
盎格魯薩克遜時期
不明
鋼鐵 銀鍍金 鍍金
額頭圓周:74公分
放大圖 1 (原件)
放大圖 2 (複製品)
薩頓胡頭盔(複製品)
 
薩頓胡頭盔(複製品)

這件複製品是根據1939年英格蘭東部的薩頓胡(Sutton Hoo)第一墓挖掘的頭盔碎片製成的。一如原件,帽盔也是由一整塊鐵片鍛煉而成,護耳和護頸則是利用皮革鉸片附掛其上。掛在帽盔前面的是逼真寫實的面罩,面罩的鼻孔處則鑿了兩個洞,以便佩戴者呼吸。頭盔表面飾有嵌板,其中兩塊滿佈蛇獸織紋,另外兩塊是人物場景:一塊描繪兩名武士,頭戴角盔,手持長矛和短劍或匕首;另一塊描繪一名武士騎馬撲撞一名盔甲武士,而那名仆倒的武士則在馬越過他時向上刺去。這場景可溯源至羅馬時代,同時也在英格蘭東部和瑞典地區流傳,暗示它屬於北歐神話,但它的源頭已不可考。

薩頓胡頭盔是盎格魯薩克遜早期在英格蘭地區僅發現的四頂之一。四頂的設計彼此迴異,表示它們並非統一製作,鐵匠們依上流社會顧主的要求特製的。薩頓胡頭盔在單片帽盔結構、護耳和面罩等設計,都是獨一無二的。頭盔表面裝飾,特別是兩塊人物嵌板設計,在瑞典烏普蘭(Uppland)上流社會墓葬區也有類似發現。從烏普蘭墓葬區及薩頓胡出土的頭盔、盾牌之間的相似性說明了:儘管這頂頭盔是在盎格魯薩克遜時期英格蘭的製品,但製作它的金屬工匠卻可能來自瑞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