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瀏覽器不支援JavaScript語法,但是並不影響您獲取本網站的內容
世界文明瑰寶─大英博物館250年收藏展 Treasures of the World's Cultures: The British Museum after 250 Years
:::
:::
:::
【遼闊多元】解讀美洲文明

美洲大陸物產資源豐富,自然環境變化多樣。在整個北美洲,通常輔之以野生植物或農作物,而狩獵則提供了食物的重要來源。此外,他們也以動物的獸皮當作衣物。在某些地區,例如中央平原區,獸皮被用來製作帳棚,當族群在追趕野牛,放牧遷徙時,這種獸皮製成的帳棚較容易搬運。在邊遠的北方,因為嚴酷的地理環境造成農作食物來源的缺乏,人們完全依賴狩獵和捕魚為生。北極圈地區人們的狩獵生活,則反映在他們的藝術上,特別是當作實用物品的裝飾,像是工具和武器等,而這些狩獵場景通常都雕刻在海象牙上。

北美洲西北沿岸的文化以木雕著稱。木雕中各種實用物品數量相當龐大,如器皿、船槳、儲物箱等,雖然運用一種正規的方式來雕刻和上色,但仍保有彈性的風格。這種藝術大致以宗教為主題,以鳥獸或其他生物來展現超自然的力量。通常基本圖案與古代傳說中的人物有關,這些故事至今仍流傳不已。

墨西哥和中南美洲的古代文化,和北邊民族同樣呈現出多元性特色。優良的陶器相當普遍,金屬製品更是極為重要,舉凡這些墨西哥、哥倫比亞和祕魯民族所製造的藝術傑作,都使用高度的精密技術。銀、銅、錫和白金等都被開採,但黃金被視為最有價值的金屬,其耐久性與光澤,被認為與太陽有關。在與歐洲接觸之前,美洲金匠已經發現有關製作黃金工藝的規則,包括鎚打、鎔鑄和鍍金等技巧在內。

典禮用品儲藏箱

約西元十九世紀中期
加拿大 卑詩省

約長90公分 寬60公分 高55公分
放大圖
典禮用品儲藏箱

這件裝飾的極為華麗的儲櫃,是加拿大原住民用來儲藏冬季節日所使用的面具、樂器和禮袍等物品的箱子。這個冬季的重大盛典,稱之為誇富宴(potlatches), 或譯為冬季贈禮節,由部落酋長主持,慶祝生命週期的生生不息,同時也利用該節日賜與繼承人特別的名稱及榮銜。裝飾箱子的抽象浮雕圖案可能是熊圖騰。這個儲櫃的裝飾圖案表現出的是「厭惡空白」(horror vacui)與分裂處理手法,有時被拿來與中國青銅器上的饕餮紋相提並論。

浮雕金頭盔

西元600-1100年 金巴亞文化
南美洲 哥倫比亞
高11.3公分 直徑20.4公分
放大圖
浮雕金頭盔

證據顯示,美洲最早出現金屬製品的時間與地方,是在西元前2000年祕魯境內的安第斯山脈。由該地漸往北方普及至厄瓜多爾、哥倫比亞、中美洲及墨西哥等地皆有跡可循。在安第斯山脈,銀、銅、錫,甚至是白金都有開採,但金子的持久特性與色澤,被人聯想到太陽的榮耀,受到十六世紀前馬雅、印加文化時期的中南美洲人的高度親睞。美洲原住民的金器製造者,採用的是哥倫比亞河床上隨處可淘的金砂,因為黃金的天然高延展性,使得人們得以利用一些特殊的工具,將它錘製成極薄的金葉。工具由極硬的、磨光的石頭製成,比如玄武岩等。經過一系列高超的加工技術,即可再製作成裝飾品,包括頭盔、鼻環、耳飾以及胸章等。這件頭盔應該是一套專屬祭司或酋長穿帶的金質禮服中的部分。頭盔的側面裝飾著一個手臂上舉的站立裸女浮雕。同樣類似的圖案也曾出現於另一個金質細頸瓶上,顯示這些物件有可能同樣地被使用於祈求豐年的儀式上,用以召喚祖靈,祈求保佑農作物及水果種植順利,族人之生活無虞。

黃金胸飾

西元600-1500年 卡利瑪文化
南美洲 哥倫比亞
高27公分 寬36公分 厚5公分
高27公分 寬19.5公分 厚5公分
放大圖 1
放大圖 2
黃金胸飾
 
黃金胸飾

這兩件大型胸飾,由頸部垂掛覆蓋至胸部。利用黃金薄片的反射特性,經太陽照射,製造出耀眼璀燦的效果。這類飾品在早期社會階層中,被認為是象徵如太陽般耀眼的特性,代表配戴者擁有天賜的非凡顯赫地位。許多類似製品被用於裝飾身體,因為混雜有銅合金成分,飾品表面帶有微紅,使色澤由原來純黃金色變成微紅金色。有一些飾品,則利用加工處理,將表面銅質完全去除,使黃金的光澤更為燦爛。帶著螺紋形狀的胸飾,其優雅的螺旋造型,暗示一種創造能力,以及不斷迴旋成長,特別指季節輪替所呈現的生命力。另一件胸飾的圖案,則是一個配戴著精美珠鍊的人頭浮雕,象徵著來自神的權柄,當一位祭司或酋長配戴著附有此令人敬畏的圖案的服飾時,已展現出他所被賦予的地位,並代表他擁有來自神的力量和權力。

黃金面具

西元600-1500年 卡利瑪文化
南美洲 哥倫比亞
高17公分 寬20公分 厚6公分
放大圖
黃金面具

黃金在美洲人的信仰中,具有深刻的象徵意涵。作為一種持久、永不腐蝕的物質,它的珍貴被隱喻如同睿智的長老及祭司所擁有的學識涵養一樣,是永傳後世且神聖無比的。我們可透過十六世紀西班牙史家的記錄,得知當時美洲酋長和祭司喜好穿戴大量的黃金飾品,說明美洲人對黃金的迷戀。傳說中在一個一年一度的儀式典禮中,人們會將某人全身灑滿金粉,成為一個「金人」,讓他進入湖中進行沐浴儀式;盛會期間也會製作出許多華麗的金製禮品。從流傳下來的黃金面具,我們可推斷它們可能來自不同環境與背景且真實發生過的儀式。無論是活人佩帶的或陪葬物,這類的黃金製品被賦予特殊的意義,表達了人們對不可知的靈界深刻信念,這個靈界與肉眼可見的物質世界同時存在著。

西班牙征服者則因黃金可使人致富而重視它。被原住民視為神聖至極的黃金製品刺激了西班牙人不可遏止的貪慾,他們不僅粗暴地直接從當地人手中搶奪黃金飾品,並從墓葬中盜掘金飾,然後把它熔化後運回西班牙製成金幣。

祭司或酋長的黃金胸飾

西元1100-1500年間 波帕揚文化
南美洲 哥倫比亞
放大圖
祭司或酋長的黃金胸飾

遠在歐洲人到達美洲之前,美洲原住民已發展出一套自己獨特的冶金技藝,包括錘製、鑄造和鍍金技術。第一個千禧年裡,冶金技術已發展到廣泛應用階段,表現手法明顯的帶有哥倫比亞多樣化的地方傳統特色。經過持續不斷的試驗與摸索,他們漸漸地發展出合金技術,其中最普遍且廣為人知的是青銅與銅金合金(Tumbaga),熔點比黃金低,但不似純銅般質脆。因為這些新技術,使得金器在塑形與製作上更上層樓,複雜的作品不再受限於技術上的不足,突破了以往塑形困難等問題。這件以脫蠟法鑄造的胸飾即為一例。

人形胸飾中極為顯眼突出的羽毛狀頭飾,一看會以為是金銀絲線裝飾而成,實際上是在蠟模上刻出來的。與羽毛狀頭飾相輝映的是,人形下方以新月紋樣所呈現的底部,表現出典型強大猛禽所具有的扇形羽尾。這些圖案象徵,隱喻了薩滿教(shamanism)神遊(shamanic flight)的概念──那就是博學的祭司與領袖們能超越肉體的限制,以充滿想像力的心靈,探索隱藏未顯的精神世界。這個人形胸飾的臂膀上纏繞著兩隻混種生物,另有四隻小鳥,分別隨侍於兩側準備與他一同踏上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