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Animation
中文 English 日本語
展覽概述
展品選件
展品清單
回首頁
 
:::展品選件
傳 明 仇英 漢宮春曉圖
清 冷枚 仿仇英漢宮春曉圖
觀看對照圖(open new window)
清 冷枚 仿仇英漢宮春曉圖(open new window)
放大圖
仇英(約1494-1552)江蘇太倉人,字實父,少時移居蘇州。學畫於周臣,由文徵明引介,先後在收藏家項元汴和長洲人陳官家作畫。在項家得覽宋元名畫,畫藝大進,被譽為明四大家之一。
放大圖
冷枚(康熙時供奉內廷),山東膠州人,康熙年間供奉內廷,作品見於康熙四十二至五十六年間,善人物、寫真。本幅為康熙四十二(1703)年奉敕仿明仇英同名作品,但非步趨摹寫,而是以己意追仿,用筆秀勁,設色鮮艷明麗。 

「漢宮春曉」,以春日晨曦中的漢代宮廷為題,描繪後宮佳麗百態。故宮藏有多本,可見其傳移之多。其中一幕,畫師用框架繃著畫紙(絹),面對著皇宮中皇后畫像,或謂隱指畫師毛延壽為王昭君寫像的著名故實。皇后畫像一段,所畫為半身像。半身像定稿後,就成為如宋高宗后半身像,這猶如一般電影戲劇裏的「定裝照」,由此「定裝照」再轉移為〈宋高宗后坐像〉的全身像。本院所藏歷代帝后像中,頗多可見半身像與全身像是一致的。將這幾幅畫連看,提供畫像「傳移模寫」的步驟。



宋代帝后半身像(第九幅)宋高宗皇后
宋高宗皇后坐像
宋代帝后半身像(第九幅)宋高宗皇后(open new window)
觀看對照圖(open new window)
宋高宗皇后坐像(open new window)

宋高宗有兩位皇后,本幅為吳皇后。吳皇后,京師人,年十四入宮,不幾年封新興郡夫人。吳皇后讀書萬卷,翰墨修養有高絕,頗受高宗寵愛。

皇后穿戴九龍花釵冠,環佩,面貼珠鈿。深青色的禕衣,上有對雉十二行,並用朱色羅縠,上飾龍紋。這是大禮服,皇后在受冊封、朝謁景靈宮、朝會諸大重要典禮時穿著。

畫用重設色,紅青對比,鮮豔之至。兩幅之間略無差異,可見傳移之妙。


明  仇英 東林圖
明  仇英 園居圖王寵題
明 仇英 東林圖(open new window)
觀看對照圖(open new window)
明 仇英 園居圖王寵題(open new window)
放大圖
「東林圖」款署為「東林先生」,明代以「東林」為號,同時代者有賈錠(1448-1523)。兩圖的構景及人物安排所差無幾。〈東林圖〉為絹本,吸水性少,色彩顯得較為亮麗,岩石的畫法,用墨淋漓的斧劈皴畫法,這是紙本的〈園居圖〉所無。兩本均為仇英所作,應無疑義。惟兩圖之落款確實有差距,這是因為仇英並不長於書法,落款有代筆之說。以今日能見仇英畫跡上的名款,有楷書、隸書多種寫法。〈東林圖〉是出於文嘉(1500-1583)之手,〈園居圖〉則出自於文彭(1498-1573)。
放大圖
「園居圖王寵題」,畫明代正德四年(1509)王獻臣(敬止)在故鄉蘇州建「拙政園」一景。一五三二年青年詩人王寵(1494-1533)為王獻臣做〈園居詩〉二首,即題於本幅拖尾上,並寫有「倩仇實甫畫史為小卷」。〈園居圖〉實際上應有兩本。另一本見清朝人陸時化(1714-1779)於《吳越所見書畫錄》的記錄。故宮本〈園居圖〉之主屋,畫屋頂有一筆畫錯,可能因此又另作一本(即陸氏吳越本),但是這一本也保留下來。

畫家本身一稿多寫(畫),原因不一,明代仇英最具例證。或許仇英本身是位職業畫家,謀生所需,有求必應。



元 楊維禎 晚節堂詩(元人法書冊 3)
傳 元 楊維禎 晚節堂詩(元人翰墨冊 8)
元 楊維禎 晚節堂詩(元人法書冊 3)(open new window)
觀看對照圖(open new window)
傳 元 楊維禎 晚節堂詩(元人翰墨冊 8)(open new window)
放大圖
楊維禎〈晚節堂詩〉有兩件(元人法書冊3、元人翰墨冊 8)。楊維禎書風狂怪有亂世氣,本幅為六十六歲時書,楊氏時定居松江數載,常於齋中與友人門生瀹茗品酒,試新筆佳墨,賞題字畫。詩以奎章賜墨所書,墨色特別烏黑,確有不同,而下筆飛動,卻又老辣沉穩。
放大圖
摹本(元人翰墨冊8)之作,字幅略小,點畫間架雖然雷同,可是運筆無法如原作順暢。

楊維禎(1296-1370),字廉夫,號鐵崖,後因善吹鐵笛,遂自號鐵笛道人,又曰抱遺老人,浙江會稽人。元泰定間署天台尹,又曾會修遼金宋三史。能文善詩,詩文俊逸,獨擅一時,稱為鐵崖體,書畫兼善。


元 陸繼善 摹褉帖(前四開)
唐 馮承素 摹蘭亭序 蘭亭八柱帖 第三冊(艮冊)
元 陸繼善 摹褉帖(前四開)(open new window)
觀看對照圖(open new window)
唐 馮承素 摹蘭亭序 蘭亭八柱帖 第三冊(艮冊)(open new window)
放大圖
陸繼善(活動於西元十四世紀後期),江蘇甫里人。字繼之,號玄素。曾隨侍趙孟頫,得習雙鈎填廓之法。
放大圖
〈蘭亭八柱〉第三帖(馮承素摹蘭亭序),製作方法雖異,卻在不同程度上保存了祖本的風貌,最明顯莫過於刪補塗改的部分。

複製書法的一種方法是「雙鉤填墨」。以較透明的紙蒙於法書上,先以細筆鉤出輪廓,再用墨填補,亦稱「雙鉤廓填」。

摹褉帖為陸繼善用河北鼠毫筆,「雙鉤填墨」其兄所藏唐人摹〈蘭亭序〉,陸繼善此北本與傳世唐摹本中最為精良的馮承素摹本,被認為是最接近蘭亭真跡。將之對照〈蘭亭八柱〉第三帖(馮承素摹蘭亭序),製作方法雖異,卻在不同程度上保存了祖本的風貌,最明顯莫過於刪補塗改的部分。此外,如「羣」字末筆的分叉、「茂」字的牽絲、「為」字的姿態等等,都可反映出兩者所共有的風格來源。

 
國立故宮博物院著作權所有 Copyright © National Palace Museu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