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泥鴻爪─印章的使用
:::

印章自始以抑壓複製為用,而「徵信」寓於其中。早期蓋在封泥、陶器,間或在銅器上、縑帛上留存,但仍以封泥為大宗。

紙張盛行以後,濡朱的印記散見在各種書畫作品上,各朝各代,繁星累累。「蓋印」於是成為擁有者表達一時佔有慾的必然留痕。

書畫家落款題名之下,免不了蓋方姓名印以沿「徵信」舊習,或加蓋幅前引首章、或添右下押角章,更增益全篇美感,使書、畫、印融成一體。

傳世書畫上的印記,往往尋不著其原印身影;有印石本尊,也未必碰得著其朱泥化身。在何紹基、翁同龢、張大千、溥心畬、譚延闓、王壯為諸家的收藏碑拓或書畫作品上,我們赫見這雪泥與鴻爪的「心心相印」─揣想印章主人持石濡朱,奮力一鈐的景致,仿彿也置身在其書齋中,與之同遊了。


清 翁同龢 隸書五言聯
清 翁同龢 隸書五言聯
看大圖 1
 清 翁同龢 叔平兩面印
清 翁同龢 叔平兩面印
看大圖 123



展覽概述 印章大觀 方寸之間 印史講古 皇家寶璽 雪泥鴻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