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家寶璽─清宮的收藏與治印
:::

清朝皇帝嚮慕漢文化是出了名的。拋開政治目的不談,單從古印的搜集與新印的製作使用,可以見知其用心的良苦。

銅印的收藏有「金薤留珍」、「避暑山莊」、「毓慶宮」及「守官遺笵」套印共1649方。上至戰國,下至元明,風格多樣。

集古玉印雖標秦漢,實多明清仿刻,有「虹文薈古」、「集成契賞」、「六文韞古」等109方。

明清篆刻石章則有款題文彭的「陋室銘」、「愛蓮說」23方及貯於多寶格中的十餘方。

皇帝好古,不僅題詩寫字作畫,品賞古代文物之餘,總要加蓋印章留念,所以其自用的玉石印章非常多,往往一個印文刻好幾個章,分置各齋館行宮,以便隨時鈐用。院藏單單乾隆皇帝的這類印章就有大大小小數十方。

另外,皇帝還覓取佳石刻篆,將回文詩句以及自己的詩作,用歷代美術化的各種篆書刻成組印,如「鴛錦雲章」、「璿璣仙藻」及「寶章集喜」等,其對中國古漢字的熱愛,早已遠超許多漢族皇帝。

雲章仙藻搜奇篆─乾隆屬治石印

清朝皇帝企慕漢文化從康熙始,乾隆最為醉心,觀其御製詩文集內多是對中華文物書畫的展觀心得,而實際現存兩岸故宮的珍寶上,也常見其題記後的「違章建築」──朱印遍布,礙及原作,不免煞了風景。

乾隆極好古漢篆字的多姿多變,曾得上品田黃九方,命作玉筯篆、奇字、古文、詛楚文、小篆、鐘鼎篆、尚方大篆、秦璽篆、漢印篆九體迴文印,命之曰「鴛錦雲章」。又以壽山佳石八十四方,命刻玉筯篆、奇字、金錯書、纓絡書等四十二體歷代篆書印二套,雖其中篆體頗多「意涉瑰奇」,實屬美術工藝字形,但其殷切之好篆心理,已充分顯現。至於命大臣創製滿文篆體入印成為寶璽定制乙事,則是其好篆之另一明證。

鴛錦雲章.循連環.初讀
鴛錦雲章.循連環.
初讀
看大圖 12
鴛錦雲章.循連環.四讀
鴛錦雲章.循連環.
四讀
看大圖 12
鴛錦雲章.循連環.六讀
鴛錦雲章.循連環.
六讀
看大圖 12

自強不息.夙夜敬止─清朝皇家的自用印

清朝皇室用印,除了正式場合、規格嚴謹的清初三十九方與乾隆十三年以後重新排定的二十五方寶璽外,其餘多為皇帝御書鈐用、與后妃鈐記之璽。

與文人書齋篆刻相同,皇室印章也有字號(乾隆、信天主人)、有齋館(竹素園、墨雲室、暢遠樓、漱芳齋、寧壽宮、無逸齋、五福五代堂)、有箴言吉語(自強不息、夙夜敬止、執中含和、化育萬方)及紀年遣懷(古稀天子、八徵耄念、八徵五福、寫心、四得十全)等。最大的差異在於皇家工匠所治印,幾皆工整精細、一絲不苟,與流派篆刻的強烈風格涇渭分明。

信天主人
信天主人
看大圖 12
乾.隆
乾.隆
看大圖 12

銘篆兼珍.陋室銘
銘篆兼珍.陋室銘
看大圖 1
薈古留珍─清朝皇的集古印賞

  1. 銅印 清宮藏歷代古璽銅印主要有原貯於毓慶宮的「金薤留珍」1291枚、「毓慶宮」一百枚;原在熱河行宮,後移存頤和軒的「避暑山莊」244枚,及放在舊骨董房的「守官遺笵」10枚,共1649方。各以漆盒儲藏,並鈐拓印譜置內。其中以兩漢魏晉六朝官印為數最多。

  2. 玉印 集古玉印多來自養心殿舊藏,以「虹文薈古」為最大宗(印譜鈐記80枚),另有「集成契賞」8枚、「六文韞古」6枚等,大多為見於明清集古印譜如《秦漢印統》中的古印。唯從印文印工觀之,應是明清仿刻之作,雖屬後仿,亦可作為當時慕古心態與仿古工藝的極佳參考資料。

  3. 石印 款題文彭的石印如「陋室銘」、「愛蓮說」等,文句甚美,邊款亦精,唯從印篆、刀法判斷,可能屬於仿作,但明末篆刻大家之印能入清宮典藏,也透露著皇室集古之心非僅止於古銅玉印。明清的「篆刻藝術」,已確然登堂(皇宮)且入於金匱石室之中矣。
六文韞古印譜
六文韞古印譜
看大圖 1234567
 
 
展覽概述 印章大觀 方寸之間 印史講古 皇家寶璽 雪泥鴻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