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祿琳琅:乾隆御覽之寶 The T'ien-lu Lin-lang Library: Treasured Rare Books of the Ch'ing Inner Court

展期:2007/12/15 ~ 2008/06/30
陳列室:104

Dates: 2007/12/15 ~ 2008/06/30
Gallery: 104

收藏家的鑑定標記

收藏善本古籍,除了典籍本身的學術價值、版本年代和校勘意義之外,「印記」也常勾勒出一部書的流傳軌跡,成為鑑定古書文物價值的最佳佐證。「天祿琳琅」藏書因代表著皇室收藏,自有其皇家獨有的珍貴性。由嘉慶年間重收善本的印記歸納,「天祿琳琅」藏書鈐有:「五福五代堂寶」或「五福五代堂古稀天子寶」、「八徵耄念之寶」、「太上皇帝之寶」、「乾隆御覽之寶」、「天祿繼鑑」、「天祿琳琅」六大固定形式的璽印。清代內府藏書眾多,惟有鈐上如此固定形式的印記,始可稱為天祿琳琅藏書,這是經由璽印以鑑賞圖書最典型的範例。同時藉由書中的收藏家印記,也可勾勒出一部書的流傳軌跡及其成為皇室收藏的歷程。

《文選》 梁 蕭統編 唐 李善等六臣注 宋紹興二十八年(1158)明州修補舊刊本

故善014502-014551   
存五十卷 五十冊 展開尺寸:31 × 35 公分 《文選》 梁 蕭統編 唐 李善等六臣注 宋紹興二十八年(1158)明州修補舊刊本 (另開新視窗)
  • 《文選》 梁 蕭統編 唐 李善等六臣注 宋紹興二十八年(1158)明州修補舊刊本 (另開新視窗)
  • 《文選》 梁 蕭統編 唐 李善等六臣注 宋紹興二十八年(1158)明州修補舊刊本 (另開新視窗)
六臣文選(或稱《六家文選》)指宋時將唐代李善注本與玄宗時的五臣(呂延濟、劉良、張銑、呂向、李周翰)合注本兩者合併刊刻的《文選》刊本。本書藏書印多達四十一枚,主要有明末藏書家毛晉(1599-1659)家族藏書印記,如「宋本」、「戊戌毛晉」、「毛姓祕翫」、「汲古閣」、「毛氏藏書子孫永寶」、「在在處處有神物護持」、「子子孫孫永寶」、「臣晉」、「汲古閣世寶」等。由書中記歸納出本書經明代文徵明、文嘉、毛晉、毛表、王寵、楊錄、夏時正;再經印清吳歷、季振宜遞藏,最後歸入清內府。從其收藏歷程不難見宋本受到藏書家喜愛之層度,而經手鑑賞印記則是最佳佐證。

《龍龕手鑑》 遼 釋行均撰 宋嘉興府刊本

故善001281-001286   
四卷 六冊 展開尺寸:33.7 × 40 公分 《龍龕手鑑》 遼 釋行均撰 宋嘉興府刊本 (另開新視窗)
  • 《龍龕手鑑》 遼 釋行均撰 宋嘉興府刊本 (另開新視窗)
  • 《龍龕手鑑》 遼 釋行均撰 宋嘉興府刊本 (另開新視窗)
此書原名《龍龕手鏡》,為避宋太祖祖父名諱,改「鏡」為「鑑」,是一本俗字書,按語音的平上去入四調分為四卷,開字書音序檢字法之首。本書除天祿琳琅藏書印記外,另鈐有朱方印「吳城」、「吳城字敦復」、「敦復」,白方印「內殿書印」及白長印「繡谷亭續藏書」。吳城字敦復,號甌亭,錢塘人,雍正時監生,為清代著名藏書家吳焯(1677-1733)長子,承父業,好聚書。繡谷為吳焯號,字尺鳧,喜聚書,其書齋「瓶花齋」,藏有豐富的宋版書與舊家善本,其並將所藏祕冊詳實校勘考訂,輯成《繡谷薰習錄》。而「繡谷亭續藏書」為吳城藏書印。「內殿書印」為南宋內府藏書印,南宋內府藏書皆鈐有此印。

《禮記集說》 元 陳澔撰 明正統丁卯(十二年,1447)司禮監刊本

故善012782-012797  
十六卷 十六冊 展開尺寸:31.2 × 35.5 公分 《禮記集說》 元 陳澔撰 明正統丁卯(十二年,1447)司禮監刊本 (另開新視窗)
為司禮監欽奉旨刻五經四書之一,書中鈐有明代官刊祕籍之印「表章經史之寶」。此帙原為清康雍年間揆敘(?-1717)家藏,後入天祿琳琅藏書。敘爲康熙時大學士明珠之子,其藏書印有「謙牧堂藏書記」與「兼牧堂書畫印」,謙牧堂乃揆敘書室名。雍正二年(1724)世宗因揆敘涉嫌皇八子允禩一案,追奪揆敘官位,削諡,抄家,其原藏書皆沒入內府,在《天祿初編》中並未見鈐有「謙牧堂藏書記」與「兼牧堂書畫印」藏書印記的典籍,而在《天祿後編》中揆敘即躍升為書目中著錄最多的私家藏書家。另有「玉峯祡子熙芝乘室印」篆書朱方,則無所考。

《昌黎先生集》 唐 韓愈撰 李漢編 宋 廖瑩中集注 明萬曆間(1573-1620)東吳徐氏東雅堂重刊本

故善009161-009176  
四十卷外集十卷遺文一卷 十六冊 展開尺寸:27 × 31 公分 《昌黎先生集》 唐 韓愈撰 李漢編 宋 廖瑩中集注 明萬曆間(1573-1620)東吳徐氏東雅堂重刊本 (另開新視窗)
明萬曆年間徐時泰東雅堂翻刻南宋末廖瑩中世綵堂本《昌黎先生集》、《外集》、《遺文》,為明清通行之本,係全錄朱熹《考異》和節錄五百家註而成。東雅堂本不但翻刻精良,並改正了廖氏世綵堂本的明顯錯字。《天祿後編》考證云:「時泰仿刊時以瑩中為賈似道黨人,不足重,削去每葉綵世堂字,改題東雅堂,世遂為東雅堂韓文。」原書中每卷末刻應有「東吳徐氏刻梓家塾」牌記,但在本帙中已被剜去。再從書中鈐有明代書畫名家王寵(1494-1533)藏書印記「履吉之印」與「古吳畫史」與明代藏書堪與「天一閣」匹敵的「天籟閣」主人項元汴(1525-1590)藏書印記「墨林項氏」推演,發現其中不合理之處。王寵為活動於弘治至嘉靖年間,但本書為萬曆年間(1573-1620)刊本,似乎不可能為前人收藏。將原書中每卷末刻有「東吳徐氏刻梓家塾」牌記剜去,並偽造藏書印記,為書商慣用作假的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