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標題:生命指南:亞洲的經典

形象圖:藏文寫本龍藏經

亞洲是世界古文明的發源地之一,當地所蘊育的思想智慧,長久以來不只塑造出本區獨特的生活模式與典章制度,更影響全人類。

這些思想與智慧,最初多以口誦的形式傳授,後來漸用文字記載,纂輯成書,被奉為經典,世代傳習。因此認識這些經典,無疑是瞭解亞洲文化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

本次展覽,首先挑選至今仍盛行於亞洲且極具影響力的二種文化體系─佛教與伊斯蘭教的經典。除觀覽它們雋永的義理,以為生命的指南外,又可從各種文字的譯本,追尋不同文化間的交融與互動,而其外觀華麗的裝潢,與所用材料的貴重,既凸顯它崇高的地位和信仰者虔摯的信念,也譜寫出不同地區不同時代的審美品味和書籍製作技術。

總之,經典既有指導人生形而上的哲理,又是賞心悅目形而下的藝術品。

藏文寫本龍藏經 另開新視窗

藏文寫本龍藏經
1669年 清 康熙八年
清內府泥金藏文寫本

般若波羅蜜多心經 另開新視窗

般若波羅蜜多心經
1627年 明 天啟七年
明 董其昌寫本

律藏:犍度部:小品 另開新視窗

律藏:犍度部:小品
(金漆護經板者)
緬甸 1926年緬文巴利語刻寫本

佛教是公元前六世紀,印度釋迦牟尼所創立的宗教,是世界三大宗教之一,其信徒遍布整個東亞和南亞。主張修持苦集滅道四聖諦及六波羅蜜多等法門,以離苦得樂,證成佛果。佛教的典籍是各種不同語文的《大藏經》,此次展出的有屬於南傳佛教的緬甸文貝葉經,屬於漢傳佛教的漢文《心經》,和屬於藏傳佛教的藏文《龍藏經》。

伊斯蘭教為七世紀初穆罕默德(570-632)於阿拉伯半島所創建,主張信奉宇宙唯一的真主安拉,要求信徒「六信」及「五功」。伊斯蘭教創立不久,便向四方傳播,現今其信徒遍及北非、西亞、中亞、南亞、東南亞、中國等地。《古蘭經》是伊斯蘭教最重要的經典,此次展出其原典及註釋抄本。

《藏文龍藏經》經文
本函為龍藏經zha函經文,共四百餘葉,每葉雙面書寫,依序疊齊,前後兩側繪八吉祥圖案,左右圖示噴燄摩尼寶及滿藏文部類函號,收錄《大幻化網佛母本續》、《秘密心要決定真性大上師本續》等十一部密乘的經典。

1. 藏文龍藏經上經板
龍藏經zha函上經板,中為禮敬語,首行蘭札體梵文,二、三行藏文,首二行意為「南無佛陀耶、南無達磨耶、南無僧伽耶」,末行意為「禮敬三寶」。左右歡門各一,左繪釋迦牟尼佛,右繪金剛手菩薩。經板之封面,有三組「朗久旺丹」圖案,意為「十種自在」,象徵無上瑜伽密時輪法門之最高教義。

2. 藏文龍藏經下經板
龍藏經zha函下經板,有五座歡門,每座歡門分繪一尊神,自左至右依序為烏恰哩啞、馬頭明王、大輪金剛手、金剛手菩薩及黑氅護法。經板之封面,有三組「十字金剛杵」圖案,表示諸佛的成所作智。

3. 藏文龍藏經五色經簾
龍藏經每塊上下經板均有黃、紅、綠、藍、白五色經簾,分表寶生佛、無量光佛、不空成就佛、不動佛及毗盧遮那佛五方佛,或表示土、火、空、風、水等五大。黃、紅經簾分別以梵、藏文繡出梵文五十個字母及<十二因緣咒>,其餘經簾分繡八吉祥圖案:勝利幢、金魚、寶瓶、妙蓮、右旋海螺、吉祥結、寶傘、法輪。

 
發趣論 另開新視窗

發趣論
(紅漆護經板者)
緬甸 1885、1917年緬文巴利語刻寫本

古蘭經文法注解 另開新視窗

古蘭經文法注解
印度 約西元1500年寫本

緬文貝葉經
貝葉經,刻寫於貝多羅葉上之佛經。此為南傳佛教之《律藏:犍度部:小品》及《發趣論》兩部經典,以緬文巴利語、緬語及巴利語逐詞對照方式成書。展出三葉經文為《發趣論》之〈受三法〉,解說樂受、苦受、不苦不樂受等三受相互關係之生成,其部份中譯經文:「緣樂受相應法而樂受相應法是從因緣生。緣樂受相應之一蘊而二蘊,緣二蘊而一蘊;於結生剎那,緣樂受相應之一蘊而二蘊,緣二蘊而一蘊。」

《古蘭經文法注解》
全冊主要經文以極富地域特色的阿拉伯「比哈律」(Bihari)書體鈔寫,金、黑、藍墨色交錯隔行書寫,邊框另以「納斯赫」(Naskh)書體注解經文,以尖錐形文字排列,形成獨特而鮮明的寫經特徵。本經承襲《古蘭經》古抄本製作傳統,附加彩飾的詩句標記及標音符號,呈現印度書籍彩飾特有的色調與紋飾,創造伊斯蘭文化在北印度的鮮明足跡,令人印象深刻。

王靜齋抄阿拉伯文《古蘭經》
王靜齋(1879~1949),名文清,以字行,被稱為現代中國四大名阿訇(教長)之一,亦是伊斯蘭教著名經學家及翻譯家,曾任北京、山東與台北等十餘所清真寺教長。王先生畢生潛心從事伊斯蘭教學術研究,先後翻譯出版文言文、經堂語及白話文三種不同文體之漢文《古蘭經譯解》,對中國伊斯蘭教卓有貢獻。展出此冊為王先生手書之阿拉伯文《古蘭經》注釋鈔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