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故宮博物院 National Palace Museum(另開新視窗) 主形象圖_失落的疆域—清季西北邊界變遷條約輿圖特展
  ::: 網站地圖 中文 English 日本語
標題:分界建牌
北段劃界

「塔城界約」簽訂後,清廷與俄國陸續簽訂「科布多界約」、「烏里雅蘇台界約」及「塔爾巴哈台界約」等三個子約。烏里雅蘇台段從最北邊的沙賓達巴哈至柏郭蘇克(Bogosuk)止,設立八座界牌。科布多段從柏郭蘇克至瑪呢圖噶圖勒幹(Manitu Gatulkhang)止,設立二十座界牌。塔爾巴哈台段從瑪呢圖噶圖勒幹至哈巴爾蘇(Khabar-asu)山口止,設立界牌九座,清廷喪失齋桑泊南北邊及塔爾巴哈台嶺以北土地。光緒年間又簽訂「科塔界約」及「塔­爾巴哈台西南界約」,清廷再度喪失海留圖河(Khalyutu River)、瑪爾喀庫里湖(Lake Marka-kul)及喀拉哈巴河(Kara-kaba River)流域土地,塔城西南的巴爾魯克山區(Barluk Mountains)也被俄國強行借佔。
烏里雅蘇臺中俄邊境建立牌博圖(另開新視窗)

烏里雅蘇台中俄邊境建立牌博圖

同治年間
縱98公分 橫59.2公分

本圖是烏里雅蘇台參贊大臣榮全在同治八年七月二十八日(1869年9月4日),與俄國使臣巴布科夫及穆魯木策傅(Nikolai Muromtsov)簽訂烏里雅蘇台界約後,榮全繪圖具摺向朝廷奏報勘定邊界簽約經過情形。本圖右方貼有「欽差建立烏里雅蘇台牌界,參贊大臣署伊犁將軍侯榮全」的黃色籤條;左上方蓋有定邊左副將軍的官銜章。在西邊賽流(留)格木山(Sailugem Range)上之伯果索克嶺(即柏郭蘇克),設立第一個界牌,沿邊界紅線向北至沙賓嶺(即沙賓達巴哈),設立第八個界牌。本圖正上方貼有「大清新定烏里雅蘇台疆界地輿全圖」的黃籤。

科布多中俄邊境建立界牌鄂博圖(科布多邊疆地圖)(另開新視窗)

科布多中俄邊境建立界牌鄂博圖(科布多邊疆地圖)

同治八年
縱58.5公分 橫59公分
本圖是科布多參贊大臣奎昌,奉派與俄國立界官員針對科布多段設立界牌鄂博後,依據界碑位置重行繪製正式界圖。同治八年七月初六日(1869年8月13日),是奎昌與俄國立界大臣巴布科夫互換約日期,此圖並蓋有奎昌官章。

本圖詳繪科布多所轄山嶺、河流、湖泊及清廷設有卡倫位置。北方為阿勒坦淖爾湖(Altan-nor,即今特列特湖Ozero Teletskoye),湖右方為唐努烏梁海游牧地;南方為阿勒台(Altai)烏梁海游牧地;圖中從布克(果)素山由東往南至杜爾伯特達巴哈(杜爾伯特山口)(Durbet Dabakha),再向西南至拜甲爾達(拜巴爾塔,Bi Bartai Dabakha),往南至齋桑泊,沿齋桑泊至瑪呢圖噶圖勒幹劃一紅線,此紅線即是奎昌與巴布科夫確立中俄兩國科布多段邊界線,並在此紅線上設立界牌鄂博。奎昌與巴布科夫所立牌博共二十處,起於布克素山(即柏郭蘇克),沿紅線往南至瑪呢圖噶圖勒幹止,圖上界牌及鄂博旁附有中文名稱貼條。
新疆塔城西南中俄分界牌博圖(另開新視窗)

新疆塔城西南中俄分界牌博圖

光緒年間
縱50公分 橫40公分
光緒九年九月(1883年10月),清廷派伊犁參贊大臣升泰(1838-1892)與俄國分界大臣弗里德(Aleksei Fride)簽訂「塔城西南界約」,此段界務從伊犁東北方的喀拉達坂(Khara Daban,達坂亦為「山口」之意)起至哈巴爾蘇止,約計一千一百餘里,共設立牌博二十一處。本圖並非中俄雙方簽訂的正式界圖,可能是升泰具摺向朝廷報告簽約經過所附地圖,本圖所繪紅線即是塔城西南段的中俄邊界線,圖南邊紅線末端處即是喀喇達坂,此邊界紅線由喀喇達坂先向東再往北至塔爾巴哈台山(Tarbagatai Range)之哈巴爾蘇止,設立二十一處牌博位置在圖上標示名確,邊界紅線附近山嶺向、河流向、湖泊、城鎮、駐軍位置均繪製甚為清楚。如圖所示,原為大清國所屬阿拉克圖扈里淖爾(Alakol,即阿拉庫里湖)、額敉勒河(Omin R.)下游土地均割予俄國。


中段劃界

西北邊界中段(伊犁段),是從北邊的奎塔斯山(Koitas Mauntains)往南至那林廓勒(Narin Khalga)。依據「塔城界約」,清廷與俄國在此段邊界劃分是從奎塔斯山順圖爾根河(Turgen R.,亦稱博羅胡吉爾河,Borokhutszir R.),沿博羅胡吉爾、奎屯(Kuitung)、齊齊幹(Tsitsikhan)、霍爾果斯(Khorgos)等卡倫,至伊犁河之齊欽卡倫(Ili Birai Tsikin),過伊犁河再往西南至那林廓勒止。因此當時是以圖爾根河為兩國在伊犁段的界河。隨後因新疆回亂,無法勘界,俄國又趁機侵占伊犁,經交涉後於光緒七年(1881)簽訂「中俄改訂條約」,雙方再派員會勘此段界務。光緒八年(1882)簽訂「伊犁界約」,伊犁段的界河又向東移到霍爾果斯河。民國初年北洋政府與俄國簽訂「霍爾果斯河中俄分水分界條件」,原屬於中國的河中沙洲,又劃歸俄國。相關檔案與地圖,顯示清末民初伊犁段邊界線變動情形。盛清原以巴爾喀什湖為界,隨著國力的衰退,邊界一再向東退縮至霍爾果斯河。
新疆收回伊犁八城中俄分界圖(另開新視窗)

新疆收回伊犁八城中俄分界圖

光緒年間
縱28公分 橫36公分
依此說明對照圖上所繪內容,此說明所提部份卡倫、河流、山嶺名稱在圖上並未標示,伊犁八城即如圖中所繪以伊犁(惠遠城)為中心,在東邊有惠寧城、熙春城、寧遠城,西邊依序為廣仁城、瞻德城、拱宸城、塔勒奇城、綏定城。此圖中間繪有紅線(即文字說明所提的紫線),應是崇厚與俄國議定的邊界線,對照崇厚當時與俄國簽約時所繪正式界圖「西北邊中俄二次定界圖」中所繪邊界線,此圖所繪界線似乎不夠精確。另外圖中所繪山嶺、河流、各城位置亦不甚精確,例如圖中有一紅色籤條,寫有「自伊犁南至阿克蘇(Aksu)」等字,此籤條下方為格登山,格登山(Gedeng Mountain)位於達喇圖水(Daratu R.)東側,沙爾套山(Sartau Mts.)南邊,所以此圖所繪格登山位置似乎有誤。

同治年間,新疆回民起事,伊犁、烏魯木齊等大城相繼失陷,俄國乘機在同治十年(1871)派兵攻佔伊犁,光緒二年(1876)左宗棠(1813-1885)平定新疆動亂,但伊犁並未收回,光緒五年(1879)崇厚與俄國外長簽訂「交收伊犁條約」,俄國允將伊犁交還予清廷。但後來清廷認為崇厚所定條約喪權辱國,拒絕承認。此張圖繪製雖不甚精確,但是研究崇厚訂約後中俄伊犁段邊境變化及當時新疆形勢的重要參考資料。
伊犁中俄定界圖(另開新視窗)

伊犁中俄定界圖

光緒年間
縱53.5公分 橫41公分
清廷依據「中俄改訂條約」,派哈密幫辦大臣長順擔任伊犁段分界大臣,與俄國官員完成勘界後,簽訂「伊犁界約」。本圖可能為長順奏摺附呈之地圖,本圖所繪內容由南邊的那林哈勒噶山口至圖東北邊的喀拉達坂(喀拉山口)畫一條紅線。此紅線即為邊界線,並設立界碑;紅線西邊畫有一條較模糊的藍線,應為同治三年(1864)「塔城界約」伊犁段之分界線。「伊犁界約」簽訂後,大清國失去霍爾果斯河、蘇木拜水(Sumbe R.)以西之地,而原為大清國之內河的霍爾果斯河,也變成國界河流。
新疆圖說(另開新視窗)

新疆圖說


紙本彩繪
縱30公分 橫68公分
清後期,紙本彩繪,冊頁共十九幅,一圖一說,包含新疆總圖說、北路總圖說、巴里坤圖說、古城圖說、烏魯木齊圖說、庫爾喀喇烏蘇圖說、塔爾巴哈台圖說、南路總圖說、喀什噶爾圖說、英吉沙爾圖說、葉爾羌圖說、和闐圖說、阿克蘇圖說、烏什圖說、庫車圖說、喀喇沙爾圖說、吐魯番圖說、哈密圖說、伊犁圖說,各頁圖左附記新疆各城與城之間的距離里數。本圖方位上南下北,以青綠立面表示山脈,未注記山名地名;河流用灰綠色雙線鉤繪,不繪波紋;道路,用棕黃色虛線表現;城址,黃色底,灰雙線方框,地名注記在框內或書於外緣,圖說文字則紀錄各台站的方位與距離。


南段劃界

依據「交收伊犁條約」約文,新疆南段從蘇約克山口(Suiok Pass)至瑪里他巴爾山(Maltabar Mountain)劃定邊界。因為清廷拒絕承認此約,派曾紀澤再與俄國交涉,議定另派員實地查勘,安設界牌。光緒八年,勘界完成後,雙方簽訂「喀什噶爾界約」,又稱「喀什噶爾東北界約」。光緒十年再簽訂「續喀什噶爾界約」,又稱「喀什噶爾西北界約」。較之同治三年「塔城界約」所劃邊界,清廷在新疆南路邊界線,又向東退縮甚多。

喀什噶爾中俄定界圖(另開新視窗)

喀什噶爾中俄定界圖

光緒十年五月十日(1884年6月15日)
縱88.5公分 橫283.7公分
光緒八年簽訂「喀什噶爾東北界約」後,巴里坤領隊大臣沙克都林扎布與俄國分界大臣梅金斯基(Viktor Miedinskii),會勘別牒里山口(Bedel Daban) 至烏孜別里山口段邊界,雙方在光緒十年五月簽訂「續喀什噶爾界約」(喀什噶爾西北界約),依據條約規定,此約用滿文、俄文書寫,並附地圖各一份,用滿文、俄文註明邊界各處地名,畫押鈴印為憑。本圖即為當時簽約的正式界圖,圖內紅色邊界線設立界碑處、河流、山嶺、地名均以滿文、俄文標示,另白色中文籤條,黏貼於圖上,部份已脫落,應是清廷官員為便於閱看附加於圖上。圖下方亦寫有滿文、俄文,滿文翻譯:「欽派邊界大臣副將滅頂斯克克托爾。(俄曆)一八八四年五月二十二日,新麻爾格蘭城〔Novyi Margelan,今烏茲別克費爾加納(Fergana)〕」。俄文翻譯與滿文略同。滿文右邊蓋有俄方蠟印。本圖應是俄國方面繪製。

「喀什噶爾中俄定界副圖」,即是「喀什噶爾中俄交界圖」原圖中文版,圖上方左右兩邊均蓋有沙克都林扎布的官銜章,圖中原有滿文、俄文註記,均已轉譯成漢文。
新疆喀什噶爾中俄南段交界圖(另開新視窗)

新疆喀什噶爾中俄南段交界圖

光緒年間
縱72.5公分 橫149.5公分
此圖乃是〈伊犁將軍金順等奏勘分界務一切情形摺〉之附圖。此段界務在光緒九年(1883)五月開始會勘,由巴里坤領隊大臣沙克都林扎布與俄國官員辦理履勘,至同年八月完成。光緒十年五月,簽訂「續喀什噶爾界約」(「喀什噶爾西北界約」),此圖應是金順依據當時雙方履勘完成後,俄國所繪地圖(即「喀什噶爾中俄交界圖」),重繪作為朝廷參考之用。

本圖繪製精美,從圖東北邊的別疊里達坂往西南方向劃一紅色邊界線至烏斯(孜)別里、喀音噶里山(Khanigal M.)止。按照圖示,清廷與俄國在此條紅色邊界線上共設立二十三個界碑(如圖上在各個達坂(山口)下方所繪紅色界碑)。然根據「續喀什噶爾界約」約文,共設立二十七座界牌,所以圖繪界碑數目與約文不符。為何不符,值得研究。此圖將邊界附近山嶺、河流、營區、城鎮及清廷所設卡倫位置標示得十分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