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order to view this page you need FlashPlayre8+support!

北宋神宗元豐五年(一○八二),也就是赤壁戰後的八百餘年,蘇東坡與友人兩次泛舟遊於黃州城西的赤鼻磯,因而寫作了膾炙人口的〈前後赤壁賦〉二賦,此後黃州赤鼻磯遂有「東坡赤壁」之稱。

此時正是蘇軾因「烏台詩案」被貶謫之際,賦中藉著懷想當年在赤壁何其意氣風發的英雄們俱往,感慨生命的短暫與人生之虛誕,因而對萬物的變與不變,提出一種非常豁達而富哲理的反思。正是此種面對個人處境的困頓,卻能穿透歷史的豁達感,使得東坡的赤壁之遊傳為千古佳話。元、明、清不但以赤壁為核心敷演東坡故事的戲劇大量出現,書家也反覆抄寫赤壁二賦,而畫家以圖像傳達東坡赤壁勝事的「赤壁圖」更是蔚為風行。

本單元以非常珍貴的蘇軾親筆書〈前赤壁賦〉為起點,展現東坡赤壁題材的書畫如何成為背景各異的文人間共同的語彙,而各代文人又如何各自演繹東坡的歷史感懷,最後,此題材之流行又如何促使職業畫家加入創作的行列,豐富赤壁的圖像內容。東坡赤壁賦所引發的三國塵埃,也許離三國已經很遠了,然而江山依舊,世事已非的感慨,卻一次次讓書畫家們透過東坡,重訪三國,並書寫各自的赤壁圖像。

前赤壁賦
宋 蘇軾
卷 紙本 23.9×258公分
前赤壁賦(另開新視窗)蘇軾(1036~1101),字子瞻,號東坡居士。四川眉山人。嘉祐二年(1057)進士。其文學地位崇高,書法史中位於重要的宋四大家之列,繪畫史上則開創文人畫之先河,為北宋最重要的文人之一。

蘇軾ㄧ生宦途起浮,神宗元豐二年(1079)秋冬因「烏台詩案」文字獄被貶黃州,為其人生與創作的重要轉捩點,而〈前後赤壁賦〉正是此時期的代表作。此件蘇軾親筆之〈前赤壁賦〉,集文學與藝術創作於一,至為難得。賦中描繪神宗元豐五年(1082)七月十六日,蘇軾與友人乘舟遊覽黃州城外赤鼻磯,遙想八百多年前,三國時代孫權破曹軍的赤壁之戰,表達對宇宙及人生的看法。

此作應其友人傅堯俞(1024~1091)所作,由卷末「軾去歲作此賦」ㄧ句得知,其應書於元豐六年,時四十八歲。另由蘇軾特別交代近來「多難畏事」,「欽之愛我。必深藏之不出也」等語,可知此時因文字受難之蘇軾惶恐之心。

卷前破損,缺三十六字,有文徵明(1470~1559)補書並小字加註,然學者認為實為文彭代筆。全卷行楷書,結字扁闊而緊密,筆墨豐潤沉厚,行氣流暢,顯示蘇軾結合早年學習二王傳統之妍美流動與中年所學顏真卿之厚重樸實於一身,為中年之用意代表作。

赤壁圖
金 武元直
卷 紙本 50×136.4公分

赤壁圖(另開新視窗)武元直,金章宗明昌時(1190~1195)名士,善畫山水。圖中描繪蘇軾與友人同遊赤壁之下。東坡頭戴高巾,與二客及一船夫正「縱一葦之所如,凌萬頃之茫然」。對岸赤壁巍然矗立,岸上松枝微彎,細筆描繪的水波微微盤桓蕩漾,似乎表現當晚「清風徐來,水波不興」之意。

前景樹石雖用盛行於北方的李郭風格,然主山以樸素的短直皴構成,全卷並以淡墨渲染,全無李郭風格原有的戲劇性筆墨與氣氛。加上整幅作品作於紙上,其素雅簡樸的氣質,回應了北宋末蘇軾等人所提倡之文人畫之旨趣,顯示此時金畫如何融會原來北方地方傳統與新興之文人畫風潮。

本幅原無款,拖尾有金朝著名文人趙秉文之正大五年跋文。明代收藏家項元汴以為為宋朱銳所畫,然近學者考趙秉文之文集,乃重歸作者為金朝畫家武元直。

倣趙伯驌後赤壁圖
明 文徵明
卷 絹本 31.5×541.6公分
倣趙伯驌後赤壁圖(另開新視窗)文徵明(1470~1559)初名壁,字徵明,後以字行,為十六世紀吳派最具影響力的畫家。本卷以蘇軾〈後赤壁賦〉為其文本,分為八段,描繪蘇軾與二友人攜酒與魚復遊赤壁。全幅淺青綠設色,雖說仿自趙伯驌,然顏料下透露出線條與用筆,顯得透明而有層次感,較接近元趙孟頫之文人青綠傳統。畫中人物線條簡樸,山石則堆疊緊湊而富變化,展現文人面對奇景之安閑雅興。畫上紀年嘉靖戊申(1548),文氏時年七十九歲,為其晚年力作。

卷後有文徵明之子文嘉(1501~1583)敘述此畫之來由:「〈後赤壁賦圖〉乃宋時畫院中題,故趙伯驌(約活動1123~1182)、趙伯駒(1118或1120~1162)皆常寫,而予皆及見之。若吳中所藏則伯驌本也。後有當道欲取以獻時宰(嚴嵩),而主人吝與,先待詔語之曰:『豈可以之賈禍,吾當為重寫,或能存其髣髴』,因為此卷。庶幾煥若神明,復還舊觀,豈特優孟之為孫叔敖而已哉,壬申(1572)九月仲子嘉敬題」。

清乾隆剔紅赤壁圖插屏(另開新視窗)

清乾隆剔紅赤壁圖插屏
長59.9,寬16.5,高63.6公分
中漆44

漆器中的剔紅,是在多層堆刷而成的厚漆版上,以細膩的刀法雕出深淺紋理,並藉由入刀角度的不同,造成光線反射的變化,使得圖像的形貌樣態,能在同樣的朱紅底地中,映現出多元且生動的景致,這是剔紅雕漆最精妙之處。

本件赤壁圖插屏刻飾在寬46.3、高40.3公分的幅面上,雲天勁松,共千仞峭壁居左上一角;餘下廣闊江面居右:一抹遠山遙遙襯映、幾縷蒹葭散布前景,舟櫓輕盪,恍聞東坡與客的笑談聲、長年曳槳聲、童子烹茶聲,而江上清風,山間明月,也皎皎在目、拂拂在襟,豈不令人心曠神怡?觀者「遊目騁懷」,「信可樂也」!

插屏的另一面是雲龍出水圖,三龍搶珠、水氣騰旋,極其生動。類此龍紋是清乾隆時常見的紋樣,充分代表皇家的尊貴氣象,與「赤壁圖」並刻於同一插屏的兩面,正說明窅渺。

清雞血石赤壁圖薄意未刻印屏(另開新視窗)

清雞血石赤壁圖薄意未刻印屏
印身4.2×4.3,高9公分
金-829

文人治印,初興於元末,明代漸盛而流派紛呈,寖假成為與「詩、書、畫」同等重要的文人四絕之一。浙江昌化的雞血石和福建壽山的田黃石,同為明清印人所喜好的佳石,前者鮮紅燦目、後者石質溫潤,而為求印身之美,往往巧施浮雕薄意、或精鐫印鈕,以增加賞玩的情致。

這方雞血石利用繽紛的天然石色,刻成壯麗的雲天峭壁;臥松橫展,襯托出廣闊江面,著一葉扁舟,訴說了款題故事:「月出於東山之上,徘徊於斗牛之間。白露橫江,水光接天。縱一葦之所如,凌萬頃之茫然。可齋。」道出畫中的「赤壁」主題。

全石工致典雅、氣象萬千,為清前期的一件上品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