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立故宮博物院 National Palace Museum(另開新視窗)  |   網站地圖   |   中文    |   English   |   日本語   |
:::

標題:丹青面目



花卉之美在於形與色的多變,而能展現其中細節的,正是繪畫的技法層面,誠所謂「丹青捻出面目來」。歷代畫家運用筆墨色彩描寫花卉,發展出「雙鉤填彩」、「沒骨」、「白描」和「寫意」等四種基本技法,各時代俱有其特色,同樣的技法在不同時代,也會有不同面貌。一件作品可以採單一技法,或者綜合活用,甚至染配特別底色,形成宛如「鋪殿」式的效果。本單元在陳列上,除了介紹作品的時代與風格特質,並會藉助同一種花卉、不同技法的比對方式,來加深觀眾對於箇中異同的印象。

第一期

宋人 芙蓉(另開新視窗)

宋人 芙蓉

本幅選自〈宋人集繪冊〉,原本應為兼具實用功能的紈扇便面,後來才改裝成冊頁形式的小品畫。通幅以雙鉤填色法,寫蜀葵(舊題為芙蓉)一枝,累累花苞,已次第綻放,布局、姿態自然而生動。舉凡花瓣之鉤勒、葉片之鋸齒筋絡,筆筆俱見功力。枝幹、蕊萼,與葉之背面,兼採石綠及汁綠罩染,偃仰轉側之際,極見妍麗真實。雖然未繫作者款印,但風格饒有宋代院體花卉畫細膩典雅的特質,應出自南宋畫院能手。

明 仇英 水仙蠟梅(另開新視窗)

明 仇英 水仙蠟梅

仇英(約1494-1552),字實父,號十洲,江蘇太倉人。早年初事漆工,後得周臣賞識,授以畫藝,終爾有出藍之譽。所作山水、人物,或花卉竹石,莫不形象精準,且於賦彩妍麗中,兼具秀雅之氣。

本幅繪嚴冬中,水仙兩株並立娉婷,另有蠟梅一枝,由上方翩然探入畫幅,構思佳妙。畫家藉著細膩的鉤勒填彩法,將兩種香花清新高雅的韻致,描繪如真,令觀者彷彿能嗅得馥郁的香氣,亦爲明代之工筆設色花卉,另闢一精麗艷逸,工而不俗的嶄新視界。

傳 宋 趙昌 歲朝圖(另開新視窗)

 宋 趙昌 歲朝圖

趙昌(10-11世紀間),字昌之,四川成都人。善畫花卉,每於清晨朝露下,對景描摹,故自號寫生。

郭若虛〈圖畫見聞誌〉有「鋪殿花」一條,謂徐熙於縑素上描繪花卉奇石,摻以鳥蟲,專供宮廷掛設之用,又名「裝堂花」。此類作品佈置多較工整繁密,不刻意表現自然生態。〈歳朝圖〉的構景命意,不無侔合處,或即徐熙「鋪殿花」的傳派。本幅雖有「臣昌」二字款,但以筆墨畫風論,應是宋以後畫家的託名之作。

清 黃慎 牡丹(另開新視窗)

清 黃慎 牡丹

黃慎(1687-1768後),字恭懋,號癭瓢,祖籍福建,長居揚州鬻畫。自幼家窮,靠苦讀成功,兼擅詩、書、畫,時有「三絕」的美譽。其畫以仙佛人物最著稱,花卉、山水居次。由於在畫法上,絕不因襲前人舊路,力求開創筆墨新趣,致能蔚為揚州八怪之一。

本幅選自〈花卉冊〉,為林宗毅先生所捐贈。畫中牡丹,殆以近乎狂草的大寫意法,頃刻揮就。筆墨於縱恣潑辣間,不失花王輕盈秀潤的形象特質。幅左并自書七絕一首,書畫互為映發,並臻佳妙。

清 惲壽平 牡丹(另開新視窗)

清 惲壽平 牡丹

惲壽平(1633-1690),原名格,字壽平,後以字行,江蘇武進人。初善作山水,因自謙無力與王翬(1632-1717)爭勝,遂改工花卉。畫法承自徐崇嗣(10世紀末)之沒骨法,又參以己意,風格獨創,蔚為清代花卉畫宗師。

本幅選自〈惲壽平王翬花卉山水合冊〉。以沒骨設色法畫紅、白、紫三色牡丹各一株,姿態或正或側或背,曲盡變化。賦色於明麗鮮豔中,散發出一股清新俊逸,高雅脫俗之氣質。幅左王翬的題句,稱許此作已經凌駕明代的陳淳、陸治,足可媲美北宋,可謂備極推崇。

第二期

清 李培雨 畫牡丹(另開新視窗)

清 李培雨 畫牡丹

李培雨,字伯霖,清末宮廷畫家,生平不詳。僅知辛亥(1911)後居天津,以字畫為生,傳世作品相當少見。

本幅選自〈畫牡丹冊〉,設色畫藍紫、純白二色牡丹花一正一側;葉片部分以紅、綠二色區分嫩芽與成葉的新老差異。畫家經驗老到,用筆率性,綜合傳統沒骨與寫意技巧,巧妙運用筆端水分做出色彩濃淡變化,使全畫色澤輕透明亮,且富水彩暈染的氤氳縹緲效果,兼得華麗與瀟灑之韻味與趣味。

茶
宋 林椿 山茶霽雪(另開新視窗)

宋 林椿 山 霽雪

林椿,生卒年不詳。浙江錢塘(今杭州)人。南宋孝宗淳熙年間(1174-1189)畫院待詔,工畫花鳥瓜果。

古人畫雪多以白山粉點為之,甚少強調質感。山茶是「二十四番花信風」小寒二候代表花,本幅三花,一仰一俯一含苞,無論描摹花心積雪、瓣緣凝霜,以及霜雪初晴結晶蓬鬆的樣子均極寫實,自古色艷莫過紅綠,襯以早降瑞雪的潔白脫俗。本幅選自〈藝苑藏真下冊〉,為宋代追求形似與詩意的典型作品。

清 郎世寧 畫罌粟(另開新視窗)

清 郎世寧 畫罌粟

郎世寧(1688-1766),意大利人,天主教耶穌會修士。康熙、雍正、乾隆三朝以繪事供奉內廷。

本幅選自〈仙萼長春冊〉,畫各色罌粟花,紅紫交映。色彩鮮豔飽和,質感形狀逼肖。畫家並以靈活的線條,表現花瓣莖葉的柔軟質感,與受到微風吹拂翻轉的立體態勢,並以色彩深淺變化,暗示日照花開的光澤與奕奕生機。花苞飽滿的量感與纖毫備至的葉瓣脈絡,均展現了濃厚西洋光影透視技法的寫實功力。

清 惲壽平 水仙(另開新視窗)

清 惲壽平 水仙

惲壽平(1633-1690),江蘇武進人,初畫山水,後自覺無力與王翬(1632-1717)爭勝,而專攻花卉,為清代花卉畫宗師。

本幅選自〈花卉山水合冊〉,仿宋代擅畫水仙的宗室畫家趙孟堅(1199-1264)風格,所用的白描技法與只用顏料不加墨線的沒骨畫法恰恰相反,全以墨線描畫,微染墨暈,不添加任何色彩。畫幅上有清四大家之一王翬品評比對的題字,認為趙孟堅的水仙神韻清逸,惲壽平的水仙則筆有餘妍,各有特色。

明 沈周 玉蘭(另開新視窗)

明 沈周 玉蘭

沈周(1427-1509),長洲人,字啟南,號石田。工書善詩,畫入神品。為明四大家之一。

古代宅院常種玉蘭,象徵「玉潔冰清」或「玉堂富貴」。早春玉蘭往往葉未長而花先發,有「木花樹」或「望春花」之稱。本幅選自〈寫生冊〉,淺設色畫寫意白玉蘭。以淡青色烘染背景,運用留白法突顯花朵的潔白。畫家使用粗硬短促的線條畫枝皴幹,並以長弧線做出花瓣的柔嫩質感,顯得清淡雅致,並富書法趣味。

明 陳淳 畫牡丹(另開新視窗)

明 陳淳 畫牡丹

陳淳(1483-1544),長洲人,字道復,後以字行,號白陽山人。天才秀發,曾遊學於文徵明門下,為明代中期吳派寫意花卉畫家代表,與作風狂放恣肆的徐渭(1521-1953)並稱「青藤、白陽」。

本幅作於明世宗嘉靖二十三年(1544),幅中畫設色牡丹一枝甚清雅,用沒骨法,筆意活潑而不失穩靜,具寫意意趣。可惜顏料日久褪色,故覺稍淡,然而無損其精妍。款字行書沈酣飛動,是晚年得意之作,書畫同幅,璧合珠聯,尤為可寶。

清 蔣廷錫 杜鵑(另開新視窗)

清 蔣廷錫 杜鵑

蔣廷錫(1669-1732),江蘇常熟人。康熙朝進士,官至文華殿大學士,善畫花卉,畫風寫實,生機盎然,多有奉旨作品。

本幅選自〈群芳擷秀冊〉,黑底彩繪杜鵑花,紅綠交映,對幅金書,顯得富貴喜氣。雖然用色鮮艷飽和,但因襯以少見的深色背景,反而使畫面沉靜平穩,益發顯得花色照人眼明。花瓣筋絡與葉脈鉤畫仔細,花朵從瓣緣至花心用色漸深以營造立體感,可見畫家對自然的入微觀察。

元 王冕吳鎮 梅竹雙清(另開新視窗)

元 王冕吳鎮 梅竹雙清

王冕(1287-1359),家貧好學,能詩善畫。吳鎮(1280-1354),浙江嘉興人。字仲圭,號梅花道人。亦工詩文書畫。

王冕墨梅、吳鎮墨竹,皆名垂後世,於此合裱為一。王冕梅花以南宋畫梅名家揚无咎(1097-1169)的圈瓣方式畫成,不染他色;吳鎮則仿北宋大師文同(1018-1079)以墨筆寫竹。墨竹白梅皆筆墨簡潔,風韻清雅,故曰「雙清」。兩位畫家並於卷上加以題識,可供觀者比對書法與繪畫用筆,領略文人畫的詩書畫三絕合一。

清 傳綮 牡丹(另開新視窗)

清 傳綮 牡丹

傳綮(1626-1705),即八大山人朱耷,明宗室,世居江西南昌。明亡後為僧,是清初著名畫家。

本幅選自〈寫生冊〉,水墨畫寫意牡丹黑花白葉,構圖上重下輕甚顯奇特。墨染花瓣內深外淺,層次變化豐富;線鉤葉片運筆如飛,速度迅捷,全畫正好是當時流行鉤花點葉法的相反。這種奇特的表現正反映了八大山人特立獨行個性。根據此冊末幅清世祖順治十六年己亥(1659)的年款,是三十四歲盛年之作。

清 惲壽平 牡丹(另開新視窗)

清 惲壽平 牡丹

清代花卉畫宗師惲壽平(1633-1690)作畫兼採寫生態度與師法古人。

此幅選自「摹古冊」,以北宋畫家徐崇嗣所創「沒骨法」參以己意畫牡丹二枝,一朵含苞待放,一朵灼灼盛開。惲氏曾謂畫花卉欲極生動之致,需各盡姿態變化,並要讓觀者似覺畫上有花香拂面而來。全作以沒骨設色為之,摒棄墨筆鉤勒,直接用彩疊色漬染,再加鉤畫筋絡輪廓,用色鮮明純淨,風格獨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