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展覽詳細網頁由中國時報網站提供

「魔幻•達利•超現實」講座

 
沒有邊界的創發-迎接超現實主義宗師達利大展

撰文:杜 正 勝

     人類文明的成就,一方面是把不可能變成可能,另一方面則是再提出無限的不可能。科學家把不可能變成可能,於是不斷推動人類文明的進展;藝術家創造無限的不可能,人類才有無止境的願景。身為西方現代藝術的門外漢,我是從這個觀點教育我自己來認識二十世紀超現實主義大宗師達利(Salvador Dali, 1904-1989),發現無窮盡的思想天地。

      國立故宮博物院和中國時報籌劃「魔幻.達利」大展,向西班牙費格拉斯(Figueres)卡拉-達利基金會(Gala-Salvador Dali Foundation)洽借達利戲劇美術館所藏精品,油畫三十八件,水彩與素描四十七件,將於一月二十日在故宮圖書文獻大樓展出三個月。達利是創造力非常旺盛的藝術家,一生創作無數,這八十幾件雖如大鼎之一勺,但亦能充分顯現他一生藝術風格的轉變與特質。

 

     達利,六歲就能畫出成熟的風景畫,七歲想成為拿破崙,十歲就以印象派畫家自居,十五歲就定期撰寫藝術評論討論文藝復興時代的米開蘭基羅和達文西,十七歲學野獸派、十九歲學立體派風格,而在二十五歲之前就早早地樹立自己那種曠世絕無的特殊畫風。對這樣的藝術奇才,任何讚頌都是多餘的。事實上,我們對一向自恃天才幾乎到了傲慢無禮的達利,也大可不必再給他錦上添花了。

一個頭充滿雲朵的人

異常非凡

     我們不是來恭維達利,我們是要從達利吸取智慧的養分來滋潤自己。達利完成自己的風格後,長達六十年的創作生命,展示給世人無止境的想像空間。直接面對他的作品,初看似覺光怪陸離,荒謬嗎?怪誕嗎?請解放一下自己,漸漸地你會覺得畫面傳出一種無法言傳的壓迫感,好像從地底下直逼而來。這時你並不想走開,忍不住又要多看兩眼,細細品味,佇足沈思,覺得自己好像划著一葉扁舟在浩瀚的思想大海中漂盪,水天相連的地平線看似有盡,實則無窮。這個大海蘊藏人類從古到今無數的問題,有的關於生命本質的性與死亡,愛與非理性,有的則是神秘的宣言,有的恐怕是一些不朽的指向。當然,達利不一定能給我們什麼答案,但我們似乎可以這樣論斷,歷來恐怕很少藝術家能像他那麼直截了當地碰觸那麼多複雜、深沈的生命課題。

聖女塞西利亞升天

     我不懂達利,但看到<米勒晚禱之考古學回想>(Remini scence archaeologique de l'《Angelus》de Millet),似乎更能體會二十世紀人類的無助,不過在蒼茫天色中達利還留給我們一點微弱的餘暉,讓我們能喘一口氣,不至於絕望倒地。而他畫於二次大戰爆發前夕的<海濱的電話>(Plage avec telephone),斷線的孤獨電話聽筒,似乎告訴觀眾英相張伯倫即使百般忍讓,仍然無法阻止希特勒的得寸進尺。對這段歷史稍有常識的人來說,深沉的暗赭色正象徵著狂風暴雨來臨前,人類命運未卜的驚惶。

 

     達利之所以為達利,正因為他敢挑戰既定的觀念,勇於顛覆傳統美學及社會價值觀。他的作品充滿活力,他擺脫理智的束縛,要把人類最底層的心思、也是最真實的一面挖掘出來。達利以意想不到的「變形」,出奇的分解,曼妙的組合,再加上童話般的夢幻世界的色彩,構成千變萬化的畫作,似乎在宣示絕對的個人自由即是人類文明進展的絕對保證。誠如達利自豪的,「我給這個時代提供最美味可口的餐飲。」「魔幻.達利」大展就是一場豐盛的精神饗宴。

畢卡索肖像(我也認識皇帝)

起雞皮疙瘩

     關於達利,作為一個歷史家,我還能講兩句比較不外行的話。研究達利的專家尼赫(Gilles Neret)指出達利所以如此吸引人,在於他的根和觸鬚。他的根深入泥土,吸收四千年來人世(earthiness)的養分,包括繪畫、建築和雕刻;同時他的觸鬚則以飛快的速度走在時代前端,洞徹時代,並且譜出未來時空的曲調。我對這個評論深有感受,因為歷史學家相信「過去」可以、也必定成為「未來」的養分,現在我知道藝術創作也不例外,最先進的達利就是一個最出色的例子。

     其次,達利生於西班牙東北部卡塔崙亞(Catalunya)地區的費格拉斯,十七歲才到馬德里,二十二歲才到巴黎。世界性的達利,在成長的過程中其實是很本土的,他除二次大戰為逃離納粹迫害而流亡美國,住了八年(1940-48)外,一生大多在故鄉過。自羅馬時代以來,卡塔崙亞便是一個本土意識極強的地方,達利講卡塔蘭話(Catalan),第一篇藝術評論及早期文章都用卡塔蘭文寫作。我們可以說達利是一個標準的卡塔蘭人,比起前輩大畫家畢卡索,達利的鄉曲性實在夠重的,然而他終於成就最普世性的藝術,並且成為最國際化的人物。時間上,達利藝術創作的根深植於過去四千年的傳統,空間上,這個根也深深栽入他「生於斯、長於斯、死於斯」的卡塔崙亞的泥土。我們從達利又體會到另一個道理:地區的本土性和人類的普遍性不會牴觸,毋寧說是相輔相成。台灣的藝術家或許能從達利的事蹟獲得一些啟示。

     相應於正在脫胎換骨的台灣,勇於突破,勇於創新的達利,當可以讓我們勇敢前進。「魔幻.達利」大展這場大饗宴能給我們提供什麼美食?借用超現實主義的宣言:禁止是被禁止的,面對達利,請解放自我,放膽馳騁你的想像吧。有無限的不可能,才有無止境的目標待我們去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