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概述


  本院清宮舊藏古玉中,屬於黃河上、中游的史前玉禮器組合,極能代表清代宮廷古玉收藏的結構,此一結構不但體現了皇室收藏的品味,更反映一種傳統識玉、藏玉的觀念;這種觀念基本上來自於對古典文獻的理解,直至晚清,仍屬古玉收藏意識的堅實底流。展品中的玉圭、璋(多孔玉刀)、璧、琮、璜等禮器,蓋多屬黃河上、中游銅石並用期至青銅時代初期(約西元前2200∼前1600年)的玉禮器。

  推測黃河上游的齊家文化、中游的陶寺文化、二里頭文化先民可能是製作、使用此宗玉器的主人,其中齊家文化可能扮演一個極為重要的角色。眾所周知,黃河上游有豐富而優質的玉礦資源,「和闐玉」自古馳名於世,齊家文化先民得近水樓臺之便,可能獲得充裕的玉料,因此,得以發展出器大、質優、素樸的玉器風格。展品中大型的玉璧、琮、璜蓋多屬此一文化之物。

  而清代收藏者,在傳統識玉觀的主導下,忠實地想重現三代(夏、商、周)禮制的典範--《周禮》所謂的六瑞、六器(圭、璋、璧、琮、琥、璜)的規模。在這些器類中,以優質的青白色、白色,或帶「糖」的所謂「糖包白」玉料所製作的玉器,又深得清高宗的寶愛,不但極盡盤摩之功,高宗並為其題詩刻文,加座、安盒妥善存放,尤見其倍受恩寵。展品中的玉圭更是宮中的珍品。

  重構展品原本的歷史文化脈絡,再現史前黃河先民的禮制意識,本是此一特展的重要課題之一。史前文化玉禮器本身所體現的多元面相,使得有關此一宗展品的歷史文化知識更形豐富;展品中以「糖包白」玉料製作的玉璧,本身獨特的紋理、色澤、形制,即已蘊含一個遙遠的歷史環境與空間,尤能喚起人們對過去歷史情境的感受。

本次展覽的現場將以兩種不同顏色的壁布,明顯地區分出兩個不同的主題──

  中央的五個獨立櫃以及前半段的邊櫃,以較闇暗的壁面顏色襯托出一個過去的社會,並將展品儘可能地依照原來清宮貯藏的方式呈現,其整體的器類組合,亦希望能重現以傳統識玉觀為主導的古玉收藏結構。因此,我們將此展區標示為「傳統詮釋區」,選擇足以說明由傳統識玉觀所主導的古玉群結構,以及能體現清宮收藏古玉之特色者,主要包括的器類是:圭、璋(多孔玉刀)、璧、琮、璜等六器中的五器。而各器類中再以附木座或木盒者,或刻有清高宗題詩者為優先,乃因其在清宮的收藏中是倍受重視的,因此,最能反映收藏者的嗜好,以及清宮舊藏器的特色。

  展廳的後半段則以較明亮的壁面顏色,凸顯現代的古玉研究精神,嘗試對此宗古玉所透露的訊息,應用現代人類學、考古學、礦物學的知識,以及其他領域的科學技術,從更多的角度重新解讀此宗古玉,並提出個人的一些研究成果。此一展區我們標示為「現代詮釋區」,此區內我們提出幾個具體的單元,包括:( 1)對傳統識璜觀的質疑,並根據考古學的資料復原璜原本的圍圈器形態,同時也由圍圈器的製作,推測當時可能存在的幾何學觀念。(2)依據目前考古學的資料,推測齊家文化的璧與琮是成套使用的玉禮器。(3)針對玉料本身顏色的變化,以礦物學的知識來加以解釋,再從人類學的角度,將這些製作成器的古玉與生活周遭的環境作比照,嘗試去揭發先民將器與自然融和的意念。(4)由古玉上留下的痕跡,解讀當時的工藝技術,以及他可能涉及的信仰的問題。(5)黃河上、中游史前古玉,歷代以來被改作的模式;展品中以後代在一些史前的素面玉器上加琢花紋的例子較多,另有一些古玉在器形上稍作修改,當作其他功能之器使用。此一區的展示難免顯得有些零碎與片段,惟目前學界對黃河流域史前文化的研究,仍在點點滴滴的成果累積過程中,一些成果仍屬片面的、不完整的,然這些正是當今理解黃河流域史前文化較正確的途徑。

〈展覽主辦人/說明撰稿者:楊美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