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骨文的研究

  研究甲骨文的學問稱為「甲骨學」,甲骨學從西元1899年發現至今,不過一百年左右,甲骨學也未滿百年。這一百年中的前四十年是甲骨學的奠基時期,許多研究方法及開創性的論點,直到今日仍經得起考驗。


  1939年,出現了「甲骨四堂」的佳話,歸納了奠基時期四位甲骨學者的貢獻:

雪堂(羅振玉)導夫先路,觀堂(王國維)繼以考史,
彥堂(董作賓)區其時代,鼎堂(郭沫若)發其辭例。

 

劉鶚(1857-1909)

劉鶚(1857-1909)   王懿榮在發現甲骨後一年,便因八國聯軍攻入北京,以京師團練大臣的身分,因而投井自殺。王懿榮死後,部分甲骨歸好友劉鶚所有。劉鶚(1857-1909)字鐵雲,是著名小說《老殘遊記》的作者。劉鶚自己也收藏了五千片左右的甲骨,在西元1903年,劉鶚將收藏的甲骨精選一千多件拓印成書,是為第一本將甲骨著錄出版的書籍《鐵雲藏龜》。這套書讓世人大開眼界,認識商代古文字的存在。

  在《鐵雲藏龜》中,他正確地認識到甲骨文是殷人的「刀筆文字」,也嘗試著認字,在他所認出的四十四個字中,有三十四個字認對了,其中十九個是干支、兩個是數字。但因古董商矇騙,他誤以為甲骨出土於河南湯陰。

孫詒讓(1848-1908)

孫詒讓(1848-1908)   第一位真正對甲骨文進行研究的學者是孫詒讓(1848-1908)。孫詒讓,字仲容,一名徵君,浙江瑞安人,是晚清著名的經學家、古文字學家,著有《周禮正義》, 是《周禮》集大成的著作。1904年,孫詒讓根據劉鶚的《鐵雲藏龜》作了《契文舉例》,是第一本研究甲骨文的書籍,並試著從甲骨文探討商代的制度,雖然書中論點諸多錯誤,但開創了甲骨學研究的先聲,披荊斬棘之功是無法磨滅的。

 

 

 

 

羅振玉(1866-1940) 羅振玉(1866-1940)

  直到羅振玉,甲骨文的內涵才逐漸清晰。羅振玉(1866-1940)號雪堂,晚年自號貞松老人,浙江上虞人。羅振玉以辦報的財力收羅甲骨,並對甲骨進行整理與出版,他一共購藏三萬多片,並在1913-1916年間出版了四本書籍:《殷墟書契前編》、《殷墟書契菁華》、《鐵雲藏龜之餘》、《殷墟書契後編》。沒有這些材料的發表,根本談不上甲骨研究。

  此外,羅振玉又精於文字考釋,並且審釋出商王名號,確定甲骨文為商王室遺物,並打探出甲骨的真實出土地在河南安陽,甲骨文的真實面貌乃浮現。《回頁首

 

王國維(1977-1927)

王國維(1977-1927)

  在羅振玉的影響下,王國維(1977-1927)進一步將文字考釋與歷史文獻相結合,利用甲骨文來論證商代的制度。王國維,號觀堂,浙江海寧人。他是清末的才子,對西方哲學、文學都多所涉獵,後來進入中國古代史、古文字的研究領域。王國維在古史研究的方法論上提出「二重證據法」,就是用地下出土文物與傳統文獻相互印證,這樣的歷史研究法直到今天仍為學者所奉行。他考訂出殷商先公先王,並將甲骨中的商王世系與《史記》相互對照,解決了商王世系的問題。《回頁首

 

董作賓(1895-1963)

董作賓(1895-1963)

  商王世系問題大體解決,但對於甲骨年代的斷定卻沒有標準,年代無法斷定,這十數萬片的甲骨就如一盤散沙,難以深入了解古代社會。這個問題,到實際進行殷墟考古的董作賓終獲得解決。董作賓(1895-1963)號彥堂,河南南陽人,是史語所第一個從事殷墟考古的人,不久專門負責研究甲骨文。1931年首先指出甲骨文中貞人(占卜時負責卜問的人)的存在,1933年更提出甲骨斷代的十個標準,對流散各地的甲骨進行年代的推斷。斷代問題的解決,使十多萬片零散的甲骨,考古出土的與以前流傳的,串聯成有條理的史料,成為商史研究的堅實基礎。《回頁首

 

郭沫若(1892-1978) 郭沫若(1892-1978)

  郭沫若也把甲骨文作為中國古代社會研究的材料。郭沫若(1892-1978)號鼎堂,四川樂山人。郭沫若甚具才華,留學日本習醫,後來棄醫從文,對於文學、史學、考古、哲學、戲劇等皆有所涉獵。他在日本十年的期間(1928-1937),建立起自己的甲骨學研究,出版了甲骨文資料彙編性的著作《卜辭通纂》。《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