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故宮博物院 National Palace Museum(另開新視窗) 主形象圖_失落的疆域—清季西北邊界變遷條約輿圖特展
  ::: 網站地圖 中文 English 日本語
標題:疆域變遷
「中俄北京條約」(亦稱「中俄續增條約」)第二款規定:「西疆尚在未定之交界,此後應順山嶺大河之流及中國常駐卡倫,及雍正六年(1728)所立沙賓達巴哈之界牌末處起往西直至齋桑淖爾(Zaysan-nor),自此往西南順天山之特穆爾圖淖爾(Temurtu-nor),南至浩罕邊界為界。」,兩國並議定派員會同勘界設立界牌。據此規定,清廷與俄國在同治年間簽訂「中俄勘分西北界約記」(塔城界約),光緒年間清廷又與俄國簽訂「交收伊犁條約」及「中俄改訂條約」,清廷的西北邊界產生重大的變化。通過展出的相關條約及輿圖,觀眾可很清楚看到大清國在同、光時期西北邊界向東退縮的情形。
大清國西北界與俄羅斯國交址地里圖(另開新視窗)

大清國西北界與俄羅斯國交址地里圖

同治三年九月
縱173.5公分 橫176公分
本圖即依據「塔城界約」內容所繪製之中俄分界圖,此圖應當不是中俄兩國簽訂的正式的分界圖,因為參與談判的兩國代表明誼及札哈洛夫(Ivan Zakharov)、巴布科夫(Ivan Babkov)等人並未在圖上簽名畫押;應是當時清廷總理各國事務衙門依據原圖另行繪製的分界圖。此圖繪製精美詳細,從東北邊的沙賓達巴哈往西南方向至蔥嶺(帕米爾高原)止,繪出一條紅色的分界線。

同治三年九月(1864年10月),清廷所派勘辦西北界大臣明誼與俄國談判代表札哈洛夫等人於塔爾巴哈台簽訂「中俄勘分西北界約記」(塔城界約),本圖即是依據此約第一、二、三款約文所繪兩國從沙賓達巴哈至葱嶺的分界圖。

圖上清楚顯示,在伊犁以西地方,從北邊的巴爾喀什湖至吹(楚)河(Chu R.);西邊的塔拉斯河(Tarras R.)順河沿山而下至那林河(Naryn R.)往東至該河發源處天山止,這塊原為大清國領地之廣闊區域均歸俄屬。大清國的邊界線被迫向東退至阿拉套嶺(Alatau Mts.)、匡果羅鄂博山(Konggor Obo Mts.)、圖爾根河(Turgen R.)、伊犁河之齊欽卡倫(Ili Birai Tsikin)、伊犁河(Ili R.)南之春濟卡倫(Ch'un-tzu)至特穆爾里克嶺(Temurlik Mts.)喀喇套山(Karatau Mts.)順天山正脊一線。失去了原屬大清國的巴爾喀什湖、列普興河(Lepsy R.)、阿克蘇河(Aksu R.)、廓克蘇河(Kuke-usu R.,亦稱庫克烏蘇河)、哈拉塔勒河(Kharatala R.)、齊欽卡倫以西之伊犁河中下游、吹河、塔拉斯河、那林河上游地區及特穆圖淖爾等地方。
新疆全省中俄交界全圖(另開新視窗)

新疆全省中俄交界全圖

民初
縱72.5公分 橫63.2公分
此圖右上方黏貼一白色籤,載有「國民政府接收前外交部地圖」,可知本圖應是北洋政府時期繪製完成的地圖。本圖繪有經緯度,從圖西南邊烏孜別里(Uz-bel)往東北方向至阿爾泰山的額爾濟斯河(Irtysh River)止,繪有一條綠色線,為新疆與俄國邊界線,在此條邊界線上所設立界牌的名稱及位置,標識甚為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