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至主要內容區
Mobile Menu Button
翠玉白菜肉形石票價交通Open Data

故宮文物月刊462期(2021.09)

  • 特展介紹

    認識黑老虎—刻石取拓碑帖展介紹

    吳誦芬

    碑帖拓本作為一個古老的收藏品種,一般多以黑底白字的墨拓為主,俗稱「黑老虎」。因為拓本歷代翻刻,底色深黑易於拼湊,真假難辨,往往暗藏危機。「黑」字除指拓本的顏色外,並暗示著情況幽微難辨;有意收藏者若不仔細,容易受到蒙蔽,重傷荷包,故稱「老虎」,使得碑帖研究更增添了幾分探案的刺激。

  • 特展介紹

    讀帖閱世—拓本、《定武蘭亭》與《游相蘭亭》的文化意涵

    何碧琪

    在現代印刷術出現以前,拓本是中國書法、碑帖及金石學傳播的主要載體,蘊含中國文字學、經學、歷史、繪畫等豐富內涵,亦反映中國文人學者對文字、書法及記錄歷史的熱衷與智慧,在世界文化史中顯得非常獨特。

  • 展場巡禮

    遺摺—大學士高晉的最後一份文書

    鄭永昌

    一位清代高級官員,在他仕宦生涯之中,最後處理的公文究竟是什麼?而呈遞的內容又會是什麼?相信大家會對這樣的問題帶有一些些好奇。最近,筆者辦理「院藏清代歷史文書珍品」例行展,選件過程中發現清代奏摺裡有一種文書—遺摺,是以往相對被忽略,且直至目前,相關的研究與討論也並未多見。1 北京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曾出版《康熙朝漢文硃批奏摺彙編》,書中〈編輯說明〉提到清代奏摺按其內容可分為:奏事摺、請安摺、謝恩摺及賀摺四類;臺灣莊吉發教授則將清代奏摺依其性質分為請安摺、謝恩摺、奏事摺與密摺。2 兩岸研究清代檔案的學者中,此類遺摺文書,無疑是被忽略了。

  • 展場巡禮

    文淵閣《四庫全書》「不全」說—續補、空函與遺失

    曾紀剛

    國立故宮博物院典藏文淵閣《四庫全書》,是清乾隆年間(1736-1795)率先竣工的第一部,也是唯一存放在紫禁城內的一部。長久以來,世人普遍認為此乃「惟一僅存完備精繕之四庫全書」;伴隨影印本化身千百以及學術界探賾考求,堪稱家喻戶曉的故宮「重量級」文物,更在2017 年經文化部指定公告為「國寶」。然而,無論從史料記載抑或文物自身透露出來的訊息,在在提醒我們:眼前這部大書,其實並不完整,也非原汁原味,甚至還有別藏海外的零星手足!
    適值新一季「院藏善本古籍選粹」例行展的推出,搭配相關單元選件並試撰小文,邀請讀者一起理解和面對文淵閣《四庫全書》的「不全」,從而思考古物流轉傳藏所導致的闕遺,究竟徒留蒼白嘆息?還是正好帶出新的收穫與想像?

  • 展場巡禮

    清代臺灣的展疆拓土(1722-1874)

    賴玉玲

    康熙年間(1662-1722)清廷在施琅(1621-1696)擊敗鄭克塽(1670-1707),並經歷棄留的論戰之後,展開對臺灣的消極治理;又在隨後紛至沓來的內憂外患中,顯露對時代變局的乏力,也被迫修正對臺灣的治理,調整了臺灣的疆域。清朝面對海外邊疆的臺灣,治理政策沿續一貫防止漢人與少數民族聯合的封禁、隔離、分而治之的族群分化和民族相制措施中,逐步打開對臺灣的認識和版圖的擴張,並在晚清沈葆禎(1820-1879)的開路行動中,開啟了官方主動對臺灣疆域的拓展。

  • 展場巡禮

    實業家、蒐藏家、政治家—「阿部房次郎」的臺灣足跡

    蔡承豪

    此次「遺珠—大阪市立美術館珍藏書畫」特展內跨海而來的精選展品,主要原係日本「爽籟館」之主阿部房次郎(1868-1937)的愛藏捐贈。其實阿部房次郎本人,也曾以不一樣的身分,於八十餘年前親身造訪臺灣。

  • 展場巡禮

    戰圖又得重增册—略論院藏平定廓爾喀戰圖銅版畫

    李泰翰

    「平定廓爾喀戰圖銅版畫」為清宮製作之戰圖銅版畫系列之一,有關本套戰圖之探討,前人雖有述及,似仍有進一步探討之必要。本文擬就此套戰圖各圖排序、製作經緯,及各圖之內容說明,主要以原始檔案及銅版畫戰圖為主,期補充前人研究。

  • 文物脈絡

    明代謝宇〈磐石諸侯圖〉的發現

    簡欣晨

    院藏宋代錢選(1239-1301)〈得喜圖〉實為著錄於明代李日華《味水軒日記》的明代謝宇(?-1493)〈磐石諸侯圖〉,曾經李日華、李肇亨、李琪枝祖孫三代遞藏,在進入清內府之前被作偽者加工變造成錢選之作。此圖的創作時間落於明孝宗即位以後的成化二十三年(1487)十一月,至謝宇逝世的弘治六年(1493)閏五月之間。圖旨在於展現以削藩為非的政治見解,或可能暗示著到了孝宗朝(明孝宗朱祐樘,1470-1505;1487-1505 在位),明代官方對於建文朝(建文帝朱允炆,1377-?;1398-1402 在位)相關議題的箝制已然有鬆動跡象。

  • 博物新知

    國立故宮博物院典藏視覺化敘事的新思維

    賴鼎陞

    近來年國際知名博物館或學術界,已著手進行資料視覺化的前瞻性應用,國立故宮博物院(以下簡稱故宮)擁有厚實的典藏數位化基礎,值得透過資料視覺化,提高詮釋典藏的敘事性,創造數位資產的新價值。本文從視覺敘事的視角談起,介紹不同的視覺化方法以及實務案例,並以故宮典藏為例,解析視覺分析的過程,並展示幾種視覺化圖表。

  • 博物新知

    後疫情時代博物館品牌聯名機制的轉型—以國立故宮博物院品牌授權為例

    杜逢瑀

    「新冠肺炎」自2019 年底開始,對全球造成巨大影響。其中對於被視為二十一世紀最重要的產業之一的文化產業或文化創意產業,更是影響甚鉅,本文將介紹國立故宮博物院(以下簡稱故宮)的品牌授權機制如何在這波疫情中因應疫情的不確定、簽約授權廠商反應之意見以及為加快商品開發速度所做出的回應,轉型以迎接後疫情時代的重新佈局。

  • 文物快閃

    詩、和詩與插圖三合一的《明解增和千家詩註》

    高瑄鴻

    自古以來,《千家詩》就被當成用來教育兒童,作為學習識字、開啟智慧的讀本之一。不過,一般兒童讀詩,大多只知原作者的詩,很少有為了搭配「詩」,而加入「和詩」或「插圖」的讀本。院藏《明解增和千家詩註》就是這麼一本特別的三合一詩本。

最後更新日期:2021-09-08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