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至主要內容區
Mobile Menu Button
翠玉白菜肉形石票價交通Open Data

故宮學術季刊-卷期總覽

第23卷第4期

  • 清乾隆時代的雍和宮──一個經濟文化層面的觀察

    賴惠敏、張淑雅 過去學者探討乾隆皇帝贊助宗教活動,都注意到清朝皇帝利用宗教拉攏蒙古的關係。本文從內務府的檔案發現,乾隆皇帝跟著章嘉國師學習靜坐,早晚都需做功課。皇帝如同藏傳佛教的教徒,捨地四百頃做為雍和宮經費來源,又溢注數萬兩的銀子興修寺廟、造像,培植雍和宮的喇嘛學習誦經課程。
    本文討論雍和宮與北京城市文化的關係,試圖說明藏傳佛教在北京的普及情況。雍和宮成為北京旗人的信仰中心,許多達官貴人爭相信奉藏傳佛教。有趣的是,漢人卻對藏傳佛教抱持負面的看法,與旗人虔心的態度截然不同。下層民眾則因藏傳佛教,將祭祀所用的香通稱為「藏香」,所有的蠟燭稱為「藏蠟」。其次,北京市民家家供奉家堂佛,請佛像後,舉行「裝臟」儀式,用麵捏成各種鮮果形狀稱為「麵供」,成為北京市民禮佛和祭祖的供品,此皆說明北京市民生活習俗逐漸受藏傳佛教影響。
    雜湊碼 全文下載
    格式:PDF 檔案大小:1 MB 下載次數:131
    格式:PDF 檔案大小:1 MB 下載次數:131
  • 各抒所見:雍正十三年滿、漢文「條陳奏摺」的分析

    葉高樹 清雍正十三年(1735年)八月二十三日,雍正皇帝崩殂,乾隆皇帝御極之後,為周知庶務,洞悉利弊,旋於同年九月十九日頒降諭旨,命在京滿、漢文武官員輪班條奏,以為朝廷施政參考。這批主要收藏於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宮中檔雍正朝奏摺》的「條陳奏摺」(hacilame wesimbure jedz),自該年九月二十四日至十二月二十八日的三個月間,由各部院衙門的一九九位官員,進呈三○六件奏摺,其中包括滿文一一九件,漢文一八五件,滿漢合璧二件。就具奏人的身分而言,以八旗武職人員居多,約佔三分之一強,條奏的主旨自以旗務問題為主;其他官員奏陳的內容,舉凡行政、司法、財賦、文教、吏治諸事,涉及的範圍則頗為廣泛。由於雍正十三年「條陳奏摺」的形成,係起於新君即位欲瞭解政情,臣工建白不乏對雍正朝晚期諸多改革措施的檢討;又為除弊興利,所言亦對乾隆朝初年的政策走向產生影響,故具有極高的史料價值。
    雜湊碼 全文下載
    格式:PDF 檔案大小:2 MB 下載次數:144
    格式:PDF 檔案大小:2 MB 下載次數:144
  • 天聰八年遠征察哈爾部與滿洲國(Manju Gurun)的結構

    楠木賢道 本文利用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所藏滿文國史院檔中的〈天聰八年檔〉,分析天聰八年(1634)察哈爾部及附帶的華北遠征時皇太極對八旗軍、扎薩克軍所採取的用兵策略,並從其用兵策略來解明皇太極為汗時期的滿洲國結構。為了準備天聰十年舉行的大清皇帝即位一事,皇太極曾經在一定程度上整備過集權體制。但,對皇太極來說的權力擴張,不是對全體八旗進行直接的集權影響,而是以八旗分權體制為前提,在八旗內部增加自己所擁有的領旗數量,在八旗外緣部建立類似八旗的組織,將其置於自己強烈的影響之下,這樣兩種渠道向前推行的。
    雜湊碼 全文下載
    格式:PDF 檔案大小:1 MB 下載次數:232
    格式:PDF 檔案大小:1 MB 下載次數:232
  • 清代《玉牒》中的滿族史資料價值

    杜家驥 本文主要介紹清朝皇家族譜《玉牒》及其別類《星源集慶》在滿族史研究方面的史料價值。
    男女直格《玉牒》及《星源集慶》,由于對滿族皇族男女成員的婚嫁都有記載,而且記述其生母之身世即由哪一家族嫁給皇族,因而比較全面地反映了滿族皇家與旗人之通婚、以及與蒙古各部聯姻的狀况。經收集可知,與蒙古貴族之結姻達三百年(包括入關前)、595次,其他爲與八旗人之結姻,從中又可瞭解到滿族皇家與漢人的婚姻,進而得知混血狀况。婚姻資料還反映某些婚俗,以及皇家與滿族貴族、官宦世家之間錯綜複雜的姻親關係,而這種姻親關係,又爲研究君臣關係、官場關係、派別鬥爭、行政與吏治以及認識清朝政權的特色,提供有價值的內容。
    直格《玉牒》由于對皇室男女之生平簡歷作紀錄,因而可補文獻傳記史料之不足:1.提供無傳記之皇子、王公、公主等的某些資料。2.滿族宗室王公不少人參與朝政,他們的任職,在《玉牒》中有系統的記錄,比傳記資料詳細,尤其是《星源集慶》更爲系統。3.提供重要人物生卒年。另外,還可糾正傳記或其他文獻史料中的某些錯誤記述。
    雜湊碼 全文下載
    格式:PDF 檔案大小:1 MB 下載次數:126
    格式:PDF 檔案大小:1 MB 下載次數:126
  • 明代江南五府地區藏書家的書畫收藏風尚

    陳冠至 明代江南的常州、松江、湖州、嘉興與杭州等五府地區的藏書家,有一個值得注意的風尚,就是除了收藏典籍以外,也喜歡收藏書畫,這個特性使得今人在研究明代私人藏書時產生了一些困擾,也就是說,明代江南五府地區的藏書家,本身也很可能是書畫收藏家,兩者在定義上非常容易混淆。姑且不論明人對於「書籍」的定義與認知為何,若僅以此間藏書家喜歡收藏書畫的風尚來看,要將藏書家與書畫收藏家兩者界分清楚,是一件極不可能的事。
    本文針對明代江南五府地區的藏書家喜好收藏書畫的風氣,將這個問題呈顯出來。藉由探究藏書家喜好收藏書畫的原因,乃至書畫收藏在藏書家之間的風靡情況,希望有助將來對於藏書家的定義,能夠提供一個新的方向與參考。
    雜湊碼 全文下載
    格式:PDF 檔案大小:2 MB 下載次數:238
    格式:PDF 檔案大小:2 MB 下載次數:238
TOP